E8中文网 > 沉凰 > 第540章 定局

第540章 定局


  谁都不知道无命还做了些什么安排,还留着怎样的后手。
  暮抱紧手中的千魂琴。她要在千魂琴陨毁之前拿到她想要的东西。
  宁姒摔在地上,一身骨头几乎散了架,许久之后才重新站起来。季牧之迅速解决完所有黑袍,跑过来将宁姒护在身后。
  “快走。”季牧之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不能让她拿到烛阴之心。”
  “不走。”她怎么可能抛下季牧之独自逃生?
  季牧之耐着性子劝道:“无命肯定留了后手,我死不了的。”
  “那就一起送她离开这个世界吧!”
  两人并肩而立,坚定又决然的面对蓄势待发的神明。衣袂在江风的撕扯下猎猎作响,如悲壮的战歌在秋日的清寒中回荡。
  暮盘膝而坐,将琴横置于膝上,手指拨动琴弦弹出第一个低沉的音符,紧接着琴音如行云流水远远扩散,苍凉压抑的曲调中遍布杀机。
  每拨一下,弦柱上就会多出一条裂缝。她不知道千魂琴还能支撑多久,但是这一次,即便不能赢,她也不能输,要下地狱可以,得让这俩人陪着自己一起去。
  音波如利剑射来,将宁季二人分开。两人各自为战,季牧之主攻在前,宁姒帮着打掩护的同时也在观察,只要一有机会便向暮发动攻击。
  千魂琴的攻击威力巨大,攻防兼备,哪怕是玄天刀的锋芒也无法将其穿透。二对一,人多的一方反而愈发落于下风。
  铮铮两声,琴音化镖擦着季牧之的脸飞过,留下两道细而深的血痕。鲜血淌了半张脸,触目惊心。
  关心则乱,宁姒正想做点什么来缓解琴音对他的追击,忽然有什么东西攥住她的心口狠狠捏了一把,不疼,却是说不出的难受。
  耳朵里的琴音不知道何时已经变换,从充满肃杀之气的死亡乐曲换成了温柔的催眠低吟。宁姒用力摇头,终究没有攥住最后一丝清醒,霎时间万籁俱寂,好像一切都结束了。
  琴音化形成肉眼可见的黑雾将宁姒包裹其中,季牧之红着眼冲过去,任凭他耗尽力气,也无法损其分毫。
  黑雾卷着宁姒来到暮身旁,再变为硕大的圆球,将两人圈在其中。
  季牧之双手举起玄天刀全力刺下,黑雾顷刻间聚成几双凝实的手挡住玄天刀的锋芒。
  暮十指飞快的拨弄琴弦,对正在弹奏的曲子早已烂熟于心。
  她抽空瞥了屏障外的季牧之一眼,讽刺的笑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能让神明让路的千魂琴,又何惧你区区神器?”
  ……
  陷入混沌中的宁姒做了个梦。
  梦里有一个背影,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为未曾亲眼见过,熟悉是因为没少看到这个背影的雕像。
  荡丘山下的敬神石,卫国罗萨宫神台上托举神木的身影,都是她。
  她大步跑过去,想到正面一睹女神的芳容,却怎么也追不上。
  有温和的声音传来,带着几分笑意说道:“你终于来了。”
  宁姒当场愣住。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
  背影转身,将几乎及地的长发甩到背后,露出一张看不出年龄的脸,但确是男人无疑了。
  “你你你……”宁姒望着他的眼睛说不出话来。
  重瞳……是重华?她居然梦到重华了?
  “别慌,坐。”
  “坐?”宁姒环顾四下,到处空荡荡的,坐哪儿?
  对方并不解释,直接往下坐。就在宁姒因他即将摔个屁墩儿而尴尬时,竟凭空出现了一根石凳,并稳稳的托住了他。
  除此之外还有石桌和茶台,以及另一根凳子。
  宁姒有些无措的坐下。
  他给宁姒倒了杯茶:“听说有人托你把一件东西还给我?”
  “嗯?”宁姒又懵了。她有什么需要交给重华的吗?
  仅一瞬她就反应过来,瞪圆眼睛不可思议的问道:“你是……你是太昊公?”
  太昊公笑着默认,兀自感叹道:“真是绝情啊,一点记忆都没留下。”
  宁姒不关心他在打什么哑谜,只想快些把晟委托的事办了。她伸出手,手心向上说道:“这是您的东西,快拿回去吧!”
  视线往手上随意一瞟,直接吓得起身:“怎么回事?火焰印记呢?”
  怎么不见了?
  难不成洗手的时候被洗掉了?可这又不是画上去的。
  太昊公笑道:“东西我已经拿到了。”
  “哦?”宁姒不敢相信,偷偷在桌下捻了捻手指,果真已经无法生火了。
  她松了口气,又有点失落。那么逆天的金手指说没就没了。
  又自我安慰,现在不是患得患失的时候,还是抓紧机会多打听些太昊公和晟暮之间的事。
  然而还没等她开口问,太昊公先说话了:“你还不回去吗?”
  “回去?”宁姒稍怔,这才想起自己和季牧之还在苦战暮的千魂琴。
  她赶紧起身:“要要要,我得马上回去。”
  太昊公的声音越来越远,周围的迷雾也越来越浓:“好孩子,把她给我带回来吧!”
  突兀一声后,琴音戛然而止。正准备一鼓作气将宁姒炼化的暮木然低头望着断掉的琴弦和遍布裂缝的琴面,四肢百骸迅速变得麻木,她的神元正在从这具躯体中抽离。
  是堕神花……该死的无命,他居然在主动送死之前汲取了大量的堕神花花毒。
  暮用力揪着心口的衣裳,闭上眼睛发出撕心裂肺的绝望哀嚎:“你不公平,你不公平!”
  所有人都在玩弄她,天道也从来不曾与她同行。
  怨毒的目光转向仍处于昏迷中的宁姒,暮将手拢成爪状,狠狠剜向宁姒心口。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一败涂地。即便是死,她也要拉着宁姒一起。
  “放开她!”
  季牧之举起玄天刀奋力戳刺黑雾凝聚的屏障。
  千魂琴弦断,加上堕神花毒发,让屏障的力量大大减弱,还真让他戳出一道口子。
  千钧一发之际,他奋力扑向暮,将玄天刀送进她的胸膛。
  刀口溢出丝丝缕缕的金光,因二者结契,神器的力量也同样作用在千魂琴上。琴面上的裂缝越来越大,直至完全崩裂。
  声音如瓷器碎裂的声音相仿,清晰落入暮的耳朵里,她终于放弃了挣扎,瞪着眼睛躺倒在地上。
  真不公平!
  天道从来没有想要她赢。
  神识完全消散的前一刻,暮隐约看到有什么东西嚎叫着从千魂琴碎片中涌出来。
  是了,那是作为法阵引子的一千生魂。他们只是被禁锢在琴身中,而没有成为琴的一部分。
  暮笑了。
  还没有结束呢!
  神识完全消散那一刻,她无声的对那些生魂说:去吧,去毁了这天地,让他们知道,黑暗绝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离开而消失在这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