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燕云二十八骑 > 第九十九章 老朋友

第九十九章 老朋友

    “快,让将士们放下手中的活计,各就各位,做好防御准备,以防敌袭。”唐风向龙彦章下令道。
  
      龙彦章下去立马命令各部队归位,整个城墙的防御迅速填补了上去。
  
      唐风仔细地打量下了前方的这些人,人数并不是很多,看起来不像是来突袭的,倒像是在追杀。
  
      这是怎么回事,加上上次丘道真那会,这个月这顺州城外都上演两回这样的事情了。
  
      待这些人慢慢地靠近顺州城,唐风清晰地看见,骑马走在正前面的真的是一位女子,而且还是一位秀色可餐的女子。
  
      唐风再仔细看清看明白时,他发现女子后面还有一个与自己年纪稍微小一点的少年,是如此的面熟,似曾在哪里见过。
  
      正在努力回忆的唐风突然一下记起来,口中喊道:“慕容垂!”
  
      这时安排士兵防守的龙彦章刚好再次赶过来,听到唐风说到慕容垂这个名字,不禁疑惑,问了句:“谁是慕容垂?”
  
      “慕容鲜卑的少主,我以前的一位朋友,他曾经留我一命!”唐风所有沉思道。
  
      龙彦章听后不再言语,只是仔细的打量着前方的这些人。
  
      女子带着少年来到了顺州城下,可是此时顺州城门紧闭,后面追兵正穷追不舍。
  
      女子望了下站在城头的唐风:“快开门,我们要进去!”
  
      后面的慕容垂也下意识的抬头望了下城头,不觉楞了一下,跟唐风同样的感觉,眼前的这人怎么如此熟悉。
  
      慕容垂直盯盯地看着唐风,唐风似乎也察觉到了他的眼神。
  
      眼看追兵快要将近,唐风对着手下喊到:“开城门,让他们进来!”
  
      旁边的龙彦章没说什么,既然是唐风的朋友,自然放他们进来,况且就这么几个人,放进来也不怕他们掀什么风浪。
  
      顺州城门徐徐打开,少女带着少年和几个随从进了顺州城,待她们都进了城后,城门再次徐徐关闭。
  
      等到追兵赶到顺州城下时,城门已经稳稳地关闭了,对于这群追兵,唐风可没什么好脸色,鲜卑可是敌对方,当下就下令弓箭手放箭,几个胆大的走在前面的鲜卑胡兵立即被射成刺猬,余下的纷纷向后退去,待退至弓箭的射程之外,那些鲜卑胡兵再回头望着眼前这顺州城。
  
      双方对峙了一会儿,鲜卑胡兵才纷纷散去。
  
      少女带着少年一进了城便立马被唐风的手下给扣押了,并解了她们的兵器。
  
      唐风和龙彦章领着手下走下城墙来到城门处,少女和少年及随从被老老实实的押在那。
  
      唐风走到她们的面前,再次确认是慕容垂没错,而此时慕容垂也认出了唐风。
  
      “好久不见,慕容少主,我的老朋友,当初谢谢你留我一命,来人啊,都给我松开!”唐风说道。
  
      一旁的慕容湮儿听得一脸糊涂,怎么眼前这人认识自己的弟弟?
  
      将士们给慕容垂一行松了绑,慕容垂看着唐风,没有说话,没有想到昔日高高在上的少主今天却沦为了唐风的阶下囚,这是慕容垂所不能接受的,至少他的自尊弯折不了。
  
      唐风见慕容垂没有开口说话,便把头转向了眼前的这位绝色美女,饶有兴趣地笑了一下:“不知这位是何方神圣,竟然跟慕容少主一起?”
  
      慕容湮儿白了唐风一眼:“我乃鲜卑大燕国的公主,你识相的就快点放了我,不然我定会要你好看。”
  
      “性子还挺烈的吗?”龙彦章补了一句。
  
      区区女子怎么能吓得了唐风,莫要说你是公主,就算你是燕国的君主,也照抓不误,老子打的就是你们这些异族胡人。
  
      “这下正好,绑了你这个公主换点银两,相信能值几个钱?”唐风笑道。
  
      “你...”慕容湮儿气不打一处来,自小就没有人这么忤逆过自己,于是习惯性的就给唐风一巴掌。
  
      唐风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抓住慕容湮儿的芊芊细手:“呦,堂堂一国公主连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你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地盘吗?竟还敢如此刁蛮任性!”
  
      被唐风一把抓住的慕容湮儿顿时动弹不得,其随从眼见自家主人要吃亏,于是纷纷想上前相助,可惜全部被龙彦章及卫兵门抽刀制止,刀架在脖子上,谅谁也不敢乱动弹。
  
      “放开我姐!”此时沉默一旁的慕容垂开口说话了。
  
      唐风转头看了眼慕容垂后便一把放开了慕容湮儿的手,谁知慕容湮儿趁此唐风不注意给他踩了一脚。
  
      唐风顿时“啊”了一声抱住自己的脚直跳:“你...”
  
      龙彦章过来一把扶住唐风,看见他一脸痛苦的神情不由得捂嘴“噗嗤”一笑。
  
      唐风望了龙彦章一眼:“诶,我说你到底是哪边的啊?”
  
      待脚趾没那么疼痛之后,唐风再次站在了慕容垂面前,还不忘撇了慕容湮儿一眼,用眼神告诉她:“你别得意!”
  
      慕容湮儿一把把头转了过去,没有理会唐风。
  
      “你不在你的大燕国好好待着,怎么会跑来我这?”唐风对着慕容垂问道。
  
      “这不用你管,谢谢你救了我,就此告辞!”慕容垂说完欲领众人离去。
  
      “等等,我还没说要放你走!”唐风道。
  
      “怎么,想取我人头吗?”慕容垂转身对着唐风说道。
  
      “何必端着你公子爷的态度,你知道我不会这么做,看刚才那情形,那帮人应该是在追杀你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但如果此时你踏出顺州城一步,恐怕就很难再活着了。”
  
      唐风说的没错,外面的鲜卑胡兵正守着他们呢,慕容垂没有言语,慕容湮儿看了自己弟弟一下,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弟弟怎么会认识眼前的这个人,但他说的很对,此时他们绝对不能出去,不然指定九死一生。
  
      “留下来吧,就当是来我这做客,也让我还你一份人情,我们就两清了。”唐风继续说道。
  
      慕容垂仍是没有说话,慕容湮儿此时不知自己弟弟是怎么想的,但她得必须保护好自己的弟弟,他是慕容的少主,日后得为父皇报仇重振家族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