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九十五章 失踪

第九十五章 失踪


  苏晓尘一杯酒下肚,心中有些话很想说出来,可到了嘴边却踌躇起来。半响方问道:“舅舅,倘若明知树上有颗果子难以高攀去摘,可还是很想吃,当如何?”
  叶知秋微微一笑,道:“有多高?”
  “呃……很高很高。”
  “既然是很高,若为了摘它摔个半死,还不一定摘得到,岂非逞匹夫之勇?何况……难不成这树上就只有这一颗果子么?”
  苏晓尘想了想,叹了口气:“并非没有别的果子,只是眼中只看得到这一颗罢了。”
  “晓尘,你还年轻,看东西有时难免太狭隘。今日你瞧着这颗果实好,说不定过几日便瞧着别处的更好了呢?”
  苏晓尘摇头道:“我不会。”
  叶知秋笑了:“舅舅也似你这般年轻过,年轻人的心思岂能不懂。可这世间万物皆有定数,大丈夫处世,当量力而行,伺机而动。若只是一味地强求,不知变通,到头来只怕是自讨苦吃了。”
  苏晓尘听得越发郁闷起来,一仰脖又是一杯下肚。
  叶知秋笑盈盈地替他满上,说道:“晓尘,舅舅知道你所指何事。清洋公主朱芷潋确实是才貌兼备,兰心蕙质。不过这门第……过于悬殊。你若真和她在一起,岂不是要成了太子殿下的连襟?这对舅舅来说可是高攀不起啊。”
  苏晓尘见舅舅一语点破,脸上一红,却仍是不死心:“可是舅舅……倘若两个人是两情相悦,并非只是一方有意,难道不应该在一起吗?孩儿知道她出身高贵,但孩儿还请舅舅能想一想办法,成全我与小潋的心意。”
  叶知秋叹了一口气道:“晓尘,其实你与茵儿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你是孤儿,我和你舅母也一直都希望你能和她在一起。你舅母是个不放心的人,若是你能娶了茵儿,自家人入了自家门,她这心里的石头便可落下了。”
  苏晓尘此时满脑子想的都是朱芷潋,纵使之前舅舅曾与他提过与表妹之事,当下哪里听得进这些,直言不讳地说道:“舅舅,我与表妹确实自小要好,可是她与我只是兄妹之情,并未谈及其他。舅舅的用心孩儿心里也明白,可这事舅舅可曾问过表妹?”
  叶知秋见他满是拒绝之意,笑了笑,说道:“舅舅知道你此时只想着那位碧海的公主,但你实是曲解了舅舅的意思。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你舅舅此生做过的大小媒人也数不胜数了,怎会反拦着你的好事。舅舅的意思是,你既然对公主有情,舅舅自当全力以赴斗胆向圣上奏请,成与不成还须看你二人的缘分。但舅舅希望你不管是什么结果,都可以与茵儿白头偕老,即使将来你娶了公主做了正妻,再娶妾室也未尝不可,如此岂不是两全其美?”
  苏晓尘万万料不到舅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呆了半晌,方才说道:“孩儿何德何能,能得舅舅如此厚爱?表妹是舅舅的独生女,配与我作妾室,岂不是耽误了她?”
  叶知秋板下脸说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说可以便是可以,茵儿还能不听我这个当父亲的么?于你而言,我虽是你舅舅,也是等同养父,如今又要替你说媒于碧海,我的话你要是不听,又去听谁的?”
  苏晓尘听了,沉默不语。
  叶知秋看他脸色为难,又缓和了些,轻声道:“舅舅也是这般的年纪了,难免要瞻前顾后,你表妹托付给外人总是放心不下,你这个孩子心肠又好,自家人知根知底的,所以舅舅才一心想要撮合你和茵儿,你若能答应了舅舅,舅舅没了后顾之忧,才好专心替你去求陛下的恩典啊。”
  苏晓尘听了实是不情愿之极,虽说他与表妹感情甚好,但说到男女之情,他心中只有朱芷潋一人。可他也清楚,此事若凭一己之力,绝无成功的可能,只有舅舅出面,才能有一线希望。
  他看着舅舅殷切的表情,便是想说不愿意,此时也无论如何难以启齿。当下只好顺从地点了点头道:“若舅舅肯成全孩儿的心愿,孩儿愿意善待表妹一生,绝不有负舅舅和舅母的托付。”
  叶知秋哈哈大笑起来,又替他满斟一杯道:“如此甚好,你舅母知道了也一定是欢喜得很。”
  叶知秋其实知道,只要有杨怀仁在暗中撮合,苏晓尘与朱芷潋是拆不散的,就算自己有办法从中作梗坏了这俩人的姻缘,势必会惹恼杨怀仁。倘若因此惹得杨怀仁撕破脸皮,自己的复国大业便没了依靠,决不可因小失大。但是,若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苏晓尘,这他也决不能答应,因为只有这两人成了夫妻,他心中的另一个计划才能实现,隐忍了这么多年,岂能在这种事上功亏一篑?所以,必须在今夜,好好逼一逼这个养育了十七年的孩子。
  叶知秋端起酒杯,笑道:“晓尘,你既然已经答应了舅舅,那舅舅也就放心了许多。来,且共饮一杯,来日便看舅舅的本事,替你谋下这门碧海的好亲事。你饮完这一杯酒,便可回去安心地睡觉了。”
  苏晓尘见他说得如此有把握,不由一喜,又是一杯饮尽,不觉头已经开始有些晕了。他站起身来,想要告退先回自己的帐篷里去。叶知秋却叫住了他,大有深意地说道:
  “晓尘,我与你舅母养育了你十七年,虽非亲生,但待你如何你是心里清楚的。舅舅不求你别的,只求你将来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忘了我们,不要忘了这份恩情。你可做得到?”
  苏晓尘见舅舅脸色极其郑重,不敢怠慢,也恭恭敬敬地回道:“舅舅与舅母的养育之恩,孩儿此生不敢忘!”
  “好,好,好,你去吧。”叶知秋放下了自己的酒杯,目送苏晓尘出了帐篷。
  第二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日,曹将军环顾了一下营地,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这边叶知秋先是护着清乐公主朱芷洁上了鳯头舰,这才带着众人上了船,曹将军细细地清点了一遍人数,跑来回报道:
  “禀告叶大人,此次出使碧海使团的所有人皆已上船,随时可以渡江。”
  叶知秋朝着远处落英湖的方向手搭凉棚看了一会儿,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那便出发吧。”
  瀚江渡了大半日,西岸边早有温帝派来的杨将军带着五千羽甲候在那里,见了叶知秋又是一阵寒暄。于是使团跟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继续西行。
  朱芷洁坐在车辇上甚是无聊,身边只有从碧海带过来的两个宫女,眼见离万桦帝都越来越近,心下不由紧张起来。她忽然想到了苏晓尘,心想关于到了帝都的一干事宜不如先问问他,还有太子的一些喜好,心里有些准备总是好的,于是便差了身边的宫女去唤。
  不料,这宫女去一找,居然发现,苏晓尘不见了!
  老曹正和叶知秋行在队伍的前头,听到这个消息,脑袋嗡的一声就要炸了。叶知秋皱了皱眉道:“不见了?怎么可能?曹将军不是出发前还清点了人数么?”
  老曹哭丧着脸说:“末将确实是按着出使的名单来清点人数的,只是……只是忘了苏学士不是此次使团中人,便忘了算他……”
  正在此时,带领军队的杨将军察觉到了后面的骚动,便拨转马头过来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
  老曹刚要说话,叶知秋十分镇静地笑道:“并没有什么事,只是清乐公主殿下说山路有些颠簸,希望我等能行得略慢一些。”
  杨将军“哦”了一声,道:“公主殿下万金之躯,是最重要的,末将这就去前面命他们慢行。”
  老曹见杨将军骑着马去远了,呆呆地看着叶知秋,脸上十分惶恐。
  叶知秋低声道:“曹将军,你与杨将军都是正四品的军衔,也都是身负护卫之责。今日是你在碧海离境时忘了清点人数,此责是归不到杨将军头上的,日后到了帝都倘若陛下问起,岂非他成了护卫公主的功臣,而你成了丢失使臣的罪人?”
  老曹被他说得冷汗直下。
  叶知秋继续说道:“晓尘是我的外甥,我自然是比谁都要着急,但将军的前程也是要紧。倘若过几日我外甥好端端地回来了,你丢了人的事儿却传到陛下耳中,受了责罚,岂不是冤屈?所以我替将军暂且先瞒下此事,这几日好好暗中寻查便是,将军切不可再声张了。”
  老曹听他这样说,简直感动得要痛哭流涕。丢了至亲之人,却还事事替自己的前途着想,替自己遮掩。朝中人都说叶知秋性子冷漠,其实竟是如此善心之人……当下一抱拳慷慨激昂地回道:
  “叶大人……您如此袒护末将,此情此恩末将没齿难忘,日后不管任何事,只要叶大人能用得上末将的地方,但凭吩咐,绝无二言!”
  叶知秋轻轻“嘘”了一声,只淡淡一笑,示意他不必再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