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照影 > 黎明 1

  三人轮流操纵脚下这个浮空平台沿着通道全速下坠,至于怎么控制也很简单,将手放在柱子上,然后……然后……然后就没有了。
  心中想着加速就会加速,心中想着停下便会停下,意随心动,真心不可思议。
  当轮到路德维希时,起初他操控起来还有些不适应,令这个古怪的金属球屡屡撞到通道上。但练久了渐渐也适应了,越用越顺手,宛若用意识驱使自己身体一般轻松自然,耳畔再没有咚咚碰壁声,只剩下风声呼啸不止。
  但很快,奇异的事情就发生了,三人渐渐感觉到身体变轻了,起初还以为只是错觉,可时间过的越久这种感觉越是明显,随身携带着的大包小包更像是没了重量一般在金属球里飘来飘去。路德维希又是惊惶又是好奇,下意识跳了跳,这一跳不要紧,只是随意一蹦居然就窜出数米高,脑袋重重磕到金属球顶上,痛的他捂着头蹲在地上半天没缓过劲来。
  又过了一阵子,轮到加西亚操控浮空平台,眼见大家伙如气球般集体飘了起来,都快飘到顶端了,他突然灵机一动,将金属球整个倒转过来,这一颠倒三人顿时轻松了不少,虽然依旧感觉头轻脚也轻,但至少还能站的稳。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强烈的失重感逐渐减退,当一切终于恢复正常之时,三人顿时意识到应该要到达目的地了。
  剧烈晃动从脚下传来,似乎是撞到了什么,震的三人站立不稳摔倒在地,下一刻,原本严丝合缝的金属球裂开十几道裂痕,苍青花瓣片片绽放,徐徐收回。
  短暂的茫然过后,三人立时翻身跳起,手持剑刃枪械如临大敌,天知道外面会不会有三百刀斧手在等着他们,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将踏进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再无外援,放眼望去,尽是敌人。
  ……
  ……
  “怎么回事?我们是不是又回来了?”路德维希端着枪管茫然四顾。
  依旧是数小时前出发时的那个地下空间,整座大厅绿莹莹一片,墙壁地面无处不泛着幽幽冷光。
  “不是。”加西亚抹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抽泣道,“咱们应该已经到了。哎呀呀呀,为什么我的眼眶湿润了?难道这就是辛福的感觉吗?”
  路德维希没有搭理这家伙戏精附体,仔细环视一周,终于发现了些许端倪,眼前这个大厅的面积比原先那个小了许多,且身后墙壁上多了一扇青铜大门,而这正是最有力的铁证。
  门立在那里就是让人开的,也是让人走的,那么,门后的世界难道就是……
  他顿时感觉呼吸急促,手脚冰冷,稳住,一定要稳住!路德维希反复告诫自己,却发现根本克制不住,身体依旧抖的厉害,骨头都快抖散了。
  他喘息着抬起右手伸向门把。
  “等一下。”淡漠至极的声音从身后飘来,依旧是那种熟悉的,听不出半丝情绪波动的嗓音,清澈动听则已,却冷的令人直打哆嗦,路德维希只觉一团寒凉的雪花重重打在身上,赶紧松开手。
  “我说你拦着我干嘛?”路德维希一脸莫名其妙。
  
  
  西尔维亚没有多加解释,踱步至青铜门前蹙眉不语。路德维希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门把上系着一条细细的铁链,另一端深嵌墙体,刚才太兴奋了居然没注意到。
  这是一扇上锁的门。
  铁链算不上有多么牢固,一刀下去就断了,推开门,一切的一切都将大白于天下。
  寻找终结这一切的方法,这件事不知何时早已深深烙印在灵魂之上,难以磨灭。加入燃烬远征军,在境外与恶魔厮杀,这两年她所做的一切究其原因根本与拯救世界之类的毫无关系。
  世界如何与她何干?
  寻找终结这一切的方法,首先要明白这一切究竟指的是什么。
  劈断链子,推门而出,多么简单的一件事,然后弄明白“这一切”这个词到底指什么,接下来不管是用剑砍还是用火烧,彻底毁掉就是了。毕竟毁灭永远要比创造要容易的多。
  ……
  
  可是……这真的是我的本心吗?若我的本心和我的本心背道而驰,又该如何抉择呢?
  我的心,又在哪里呢?
  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心空荡的厉害。
  西尔维亚摇摇头,驱散这些凌乱如线团般的思绪。
  
  “这扇门被锁住了。”
  “所以?”路德维希眨眨眼。
  “锁上必然有锁上的道理。”
  “好有道理哦……”路德维希迷迷瞪瞪点头称是,过了几秒猛然跳了起来,“等等,没准这锁链就是用来拦着咱们的,阻止我们前往他们的世界!”
  “都能走到这里,你觉得一条铁链能拦得住什么?这链子不是留给我们的,而是那些界外之人用来提醒自己的。”
  “提醒自己?”路德维希越听越迷糊,“那现在该怎么办?这可是唯一通往外界的路啊!我们总不能就这么打道回府吧。”
  
  
  “这扇门,不能打开。”西尔维亚缓缓摇头,“既然门被锁上了,这说明那些界外之人并不是从这扇门进来,继而前往我们的世界,所以这里必然还有其他暗门。”
  说罢西尔维亚睨了路德维希一眼:“该你了。”
  “啥?我怎么知道我要干什么?”
  “你知道的。”
  “可我真不知道啊。”
  “你知道的,路德维希2号。”声音幽幽响起,似乎正诉说着只属于禁忌的秘密。
  加西亚从一旁探出脑袋,瞧瞧左边又瞄瞄右边:“我说你们两个在打什么哑谜?”
  路德维希没有吭声,久久仰望着穹顶,好似被夺了魂般,曾经那个胆小怕事的家伙已见踪迹。
  他缓缓闭上眼。
  整座大厅寂静的可怕,青惨惨的冷光映在路德维希脸上,增了几分渗人,添了几分压抑。
  一双眼遽然睁开。
  加西亚正好奇的打量着路德维希,不知道这家伙又在搞什么鬼,忽见他睁开了眼,一向肆意胆大的他不知为何被惊的倒退两步。
  短暂惊惧过后,取而代之的,居然是同情。
  加西亚忽然有些同情他。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双眼?在那双瞳孔深处,他看到的是迷惘,也唯有迷惘。就像是一只被抛弃在雪地里的幼兽,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与之相比,就连丑小鸭都能称的上幸运,它只是误以为自己是鸭子,至少还忘记自己是只鸟。
  可这双眼睛的主人恐怕连自己究竟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一盏非石非玉,不着装饰的陈旧油灯出现在路德维希掌心,灯芯处跳荡着一簇妖异的幽蓝火焰。加西亚凑了过来,惊愕的盯着油灯,心想这玩意儿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蓝焰蓦地脱离灯芯飘起,在半空停滞片刻向身后飞去。这一幕可把加西亚看傻了,这火苗怎么还会飘啊?不科学啊!难不成这上面还装了推动器吗?
  火苗好似有一道无形的丝线牵引一般,在大厅里转悠了一圈,最后在一处墙壁前就此停下。
  西尔维亚抬起手,一寸寸抚过青翠如玉的墙,闭目凝神,似乎在集中精力寻找着什么。
  她猛然睁眼,一拳砸在墙壁某处,落拳处竟无声无息凹陷进去,在一阵机关咬合声中,身前墙壁居然徐徐向两旁移开,里面又是一个宽敞的空间。
  缤纷、绮丽,这是三人看到时的第一感觉,整座大厅宛如万花筒中的世界般变幻莫测。
  “一点都不护眼,五颜六色亮的我眼睛都要花了,还不如刚才那种绿油油的看的舒服呢。”加西亚扫视着周围忍不住发起牢骚,“你说这些稀奇古怪的设施都是谁建造的?难不成真的是那些界外之人吗?这么看来他们的科技好像很发达耶,真要打起来咱们可是输定了。特此声明,我可不是长他人威风哦,只是客观又公正的分析。”
  “安静。”回应他的只有这两个字。
  整座大厅空空荡荡,一览无余,只有正中央立着两根流光溢彩的方形柱,两者相隔十余米,柱子上都雕刻着繁复无序的纹理。用不着挂个横幅立个牌子,三人就已猜到前往另一个世界的关键点一定就是这个。
  路德维希和加西亚很快便注意到在每根柱子上都铭刻着几个不明含义的符号,两人顿时如发现新大陆般兴致勃勃围着柱子,开始琢磨这些符号究竟是什么含义。
  西尔维亚漫无目的在大厅中踱着步子,宁柔的光晕如溪流般在身旁流淌,整座大厅好似被光雾割裂成无数个空间。
  一步之遥,两重世界。
  忽然,她感觉自己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垂首望去,却见原本光滑如镜的地面出现了一处不明显的凸起,西尔维亚怔了怔,扭头往向一旁,那两位依旧还在柱子前锲而不舍研究着上面的符号。瞧这起劲的样子,没准钻研个十年八年,两人头顶上也能混个古文字学家的头衔。
  西尔维亚仔细对照一遍方形柱和这不明异物,竟发现它们无论是材质还是纹路都是惊人的相似,这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是残损的断柱。
  似乎原先这里立着的柱子并非是两根,而是三根,后来不知为何被弄断带走了一根。
  为什么要带走?带走的那根究竟是什么?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又是谁?
  太多的疑问得不得解答,西尔维亚原以为自己距离真相已经越来越近,殊不知知道的越多,越是迷茫,上一个谜团还没未解开,下一个又接踵而至。
  “哎呀,没辙了没辙了,我不干了!”路德维希颓然坐倒在地,扭头望向加西亚,“你说这上面到底写的是什么?”
  加西亚耸耸肩:“我又没学过,怎么可能知道这些鬼画符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我猜这应该就是那个世界的文字吧。”
  ”你不觉得这是句废话吗?”路德维希白了一眼。
  
  “注意,接下来的可不是废话了!这上面的文字应该指的是地名。”加西亚言之凿凿做出结论,“它会将我们传送到对应的地方。啧啧啧,连传送阵都出来了,我越发觉得咱们前景不妙啊。”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该选哪一个?”路德维希眨眨眼。
  遇事不决抛硬币,这一向是西尔维亚惯常使用的办法,她没兴趣也没时间这样干耗着。
  一道银光升空而起,凌空翻转,好似一把锐利明快的小刀,肆意切割着迷离绚丽的光晕,将之搅得粉碎。
  银光陡然收敛,光华全无,硬币已被西尔维亚握住。
  正面为左,反面为右。
  张开手,第纳里乌斯银币静静躺在手心,当代国王希克斯一世那张威严肃穆的方脸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正面。
  “左。”
  “你说我们该如何驱动这根柱子?”加西亚问。
  “意志。”西尔维亚不再多言,将手放在立柱顶端。
  迷离光彩蓦然从大厅的每一个角落升腾而起,宛若世间的万般色彩都被抽离出来揉在一起,又好似一面映照着世间百态的镜子被击得粉碎。
  当光辉升腾到极致,三人身影已完全淹没其中之时,光华突然收敛。
  晦暗如墨的大厅中央,三人已消失无踪,连半片衣角都没剩下。
  ……
  光怪陆离的色彩缓缓褪去,三人震惊的望着周围。
  “咱们怎么又回来了?”路德维希懵了。
  眼前依旧是两根方形柱,依旧是光彩夺目的大厅,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尽头已多了一扇门。
  西尔维亚将目光扫向一旁,果然,不远处的地面残留着些许不明物体,断口处平滑整齐,显然这里曾经也立着一根柱子,如今早已被拆了。
  这到底是为了隐瞒什么?
  路德维希早已按捺不住,飞快窜到门前,兴奋的搓了搓手,深呼吸几次,猛然推开。
  刺目光芒扑面而来,耀得人睁不开眼,许久,他才勉强睁开一道缝隙,眼珠子咕噜噜向外打量。
  繁密茂盛的植被肆意蔓延,异花片片,蝶舞翩翩,好一幅繁花似锦的画卷。似乎刚下过一场雨,地面湿漉漉的,空气略显闷热,虫鸣鸟叫声不绝于耳,放眼望去尽是生机勃勃之景。
  
  “哇噻,世界之外真的存在另一个世界!”路德维希怔怔打量着周围,惊讶得合不拢嘴。
  “难道这里就是星球表面的世界?”加西亚若有所思,“所以说我们原先所处的空间就在脚底下吗?咦!不对啊,刚才乘坐浮空平台一路向下,应该就已经到达星球表面了,为什么还需要使用那个柱子把我们传送到这里来呢?”
  星球这个词语是列蒂维拉创造的,在她的猜测中,这个世界是一个空心球体,塞兰特王国就处于球心,而那些界外之人则居住在球体的表面。
  西尔维亚没有吭声,转身将门关上,小心翼翼将一切人类活动的痕迹抹去,以确保不会有人知道,有三个不速之客已经从那个囚笼里逃出来了。
  这扇门就镶嵌在一座小山坡上,门上爬满扶芳藤,将门遮得严严实实,如若不仔细观察就算近在咫尺也很难发现,这里居然会有一个通往其他世界的传送点。
  从这一刻开始,由面瘫,戏精加胆小鬼组成的界外考察团,终于踏上了星球表面的土地,他们肩负着撕裂重重迷雾,看清世界本质的重任。至于这些远方来客,给这个世界的土著们带来的究竟是烟花爆竹,还是血与火,至少现在,还没几个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