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镇鼎 > 第21章 强者征途正式开始

第21章 强者征途正式开始


  炼具上身后,萧邕的下降速度比开始快了起来,耳边的呜呜的响,崖壁快速闪过。
  此时,萧邕心里却是在祈祷猫头鸠快点来攻击他,只有这样,他才可以到达水潭里,掉落巨树上终究有些不靠谱,万一抓不住树枝呢?
  猫头鸠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它只有一个最原始的欲望,就是要将他作为食物,眼里看到的只是满满的能量,心里想的就是要吃了这敢于窥探自己洞府的小爬虫。
  看到食物急速下降,猫头鸠头一低,翅膀一转,也快速朝下飞来。
  “近了。近点,再近点!”萧邕不停地念叨。
  “就是这时!”看到猫头鸠距离自己不到六尺,双爪朝自己抓来,萧邕怒喝一声,刀从左侧扬起,向右上挥去,全力一击,狠狠地劈在猫头鸠的爪子上。
  猫头鸠嘶鸣一声,振翅朝上飞去;萧邕加速朝左下坠去,直飞水潭方向。
  萧邕心里叹道,“也就这一下,成不成看命了。”
  “成了!”念头刚起,人已经距离水面不到三丈。
  没来得及反应,脚掌痛,蛋痛,胳膊痛,头痛,一路疼痛传来,人嗖嗖地往水底坠去;水面溅起巨大的浪花,直往后方扑去。
  下降速度越来越慢,萧邕逐渐纠正自己下降的趋势,使得自己直立起来。摸了一下蛋蛋,还在,似乎也没有碎裂,只是还很痛。
  待下降趋势停止后,右手拿着刀平压一下,人快速朝上窜去。
  忽然,背后一下重击传来,身体巨震,不由自主地前倾,也不由自主往前扑去。
  回头一看,不由得毛发直竖,一条水蛇,两尺大小的水蛇,其头距离自己不到三尺远;“妈蛋,这么大的蛇,比昨天看到的还大那么一点,真是屋漏逢阴雨。”
  刚才应该是它没咬中自己,或者是想将自己顶出水面,然后慢慢地品尝。
  快速转过身来,将刀横在身前,“是了,它应该在水下没办法张开嘴吃我,那就好办。”想到这里,萧邕的心就没有那么慌张,双手推着刀,不停地往后退去,也不断往上升。
  看到眼前的人类完好无损,水蛇身体一弓,头部再次朝前急速撞来;萧邕左手抓住刀背,右手紧握刀柄,刀口对着水蛇,死死地护在前胸,盯着它要撞的部位。
  水蛇没有那么多想法,它就是想撞伤前方的人类,最好是撞死。不能张口,攻击就是简单而又直接的一撞。
  在水蛇撞上刀口的一刹那,萧邕被撞得快速后退,但他瞬间松开左手,右手狠狠地往下一拉,前方立马出现血花,蛇吻被割破。
  水蛇怒了,再次朝萧邕撞来,其蛇吻也再次被割破,在水蛇前进的水道,一路是血。
  这时,萧邕已经冲出水面,快速扫视一眼,距离水潭边不到一丈,便加速横推刀面,快速往后方退却。在水里,自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由于只退不进,水蛇来不及对自己缠绕,否则自己就很难处理。
  退去四尺后,可以踩到实地,萧邕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该死!”余光中,猫头鸠还在上空盘旋,看到自己出得水面,直扑而来。
  没有丝毫迟疑,转身就跑,直奔右侧而去,跑过三丈就是树林,那里会有更大的活动余地。
  “哗啦啦”水声响起,水蛇头窜出水面,血盆大口张开,直向萧邕咬来;“唳”一声尖叫,猫头鸠双爪朝萧邕抓来。
  一蛇一鸟也是相互发现了对方,双方都迟疑了一下,也给了威胁对方的动作,但都是没有改变初衷,目标还都是萧邕。
  “妈蛋,你们两个斗一斗不好吗?怎么非要一心一意对我?”萧邕郁闷得不行,飞速朝前跑去。脚发木,蛋还痛,浑身不舒服。
  忽然,他停了下来,将手中的刀朝猫头鸠扔去,接着拿出一把刀朝水蛇扔去。
  一声惨鸣,猫头鸠转身朝上飞去,却马上就往下坠落,扑棱棱落到水面上,右侧翅膀上插着一把大刀。
  水蛇也是嘶的一声头部落下,重重地拍在水面,大刀擦着它的身体而过,其左侧被割出寸深的口子。
  再次拿出一把刀,头也不回地朝前跑去,钻进森林后,选择一棵五尺大树,嗖嗖地爬了上去。爬到树冠内,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没有大的伤痕;这才盘坐下来,取出一块元石开始吸收。
  萧邕在吸收元石,水潭那边传来剧烈的搏斗声,现在已经和他无关,只是尽快恢复自己快要消耗殆尽的元力。
  半个时辰后,水潭那边已经安静下来,萧邕也将一块元石吸收完毕,再次站起来检查一下自己的状态。脚不麻了,蛋蛋的不适也轻了很多,衣服却是有不少地方破损。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这次出来只带了一身衣服,再也没衣服可换,看来只能穿着这身衣服回宗门。
  拿出卤牛肉和干饼解决晚餐后,好好地把周围整理一下,随后再次盘坐下来,“该开第五脉了。”
  引导着元气进入第五脉,轻微刺痛的感觉顺着脉络走下,一直到与先前四脉联通,“通了!”迅速拿出两块元石吸收元气,引导元气通向第五脉,暖暖的感觉,很舒服。
  “哇,小子,你开通五脉了?不错不错!”鼎灵的声音忽然响起。
  “破鼎,你醒来了?那么多东西,也没看到你修复多少啊,是不是没有修复自己?”
  “小子,你懂个屁!”鼎灵怒嚷道,“如果不是本鼎受伤太过严重,怎么会选择你这个小虾米?”
  “破鼎,你不选择我,还能选择谁?我还不稀罕你呢,打架的时候不敢出来,没事的时候老咋呼,你的能力也就这样了。”
  鼎灵明显被萧邕呛到了,半晌都没吱声。
  “怎么?被我说中了吧?”
  “小子,对本鼎好一些,不然本鼎不伺候你了。”
  萧邕哈哈大笑,“破鼎,你要搞清楚,现在是老子在伺候你,给你买碎片和矿石。”
  镇鼎幽幽地说道,“小子,你又对本鼎没礼貌了。这次本鼎醒来,有了一些新收获,不知道你要不要。”
  “当然要了,不给我,难道你能给别人?”
  “小子,对本鼎礼貌一些,不然本鼎宁愿浪费,也不给你。”
  “那你就留着吧,或者另找别人。”萧邕觉得不能养成镇鼎自大的习惯,本来应该是自己的私有物品,现在好像变得是要求它一般。
  鼎灵被噎得半天没吱声,良久才叹了口气说道,“小子,这次本鼎修复了一部分,开启了初级功法部,里面有九部功法,不知道你要不要。”
  萧邕激动了一下,小心脏扑通扑通不受控制地快速跳了起来,嘴上却是说道,“你愿意拿出来,我就看看;你不愿意,我今后也会在宗门找到功法。”
  鼎灵是谁,几十万年的老妖精,已经看到萧邕的小心脏在扑通扑通快速地跳动,知道他是嘴硬而已,也没有多计较,把九本功法全部拿出来,漂在萧邕前面。
  萧邕一把抄过,全部抓在手里,一本本地拿开看封面。有修武的,有修魂的,有炼丹的,有炼器的,还有制符的;《摆刀》、《柔剑》、《炼魂》、《炼体》、《拔刀斩》、《初级制符》、《初级炼丹》、《基础丹方》、《初级炼器》,其中《炼魂》和《炼体》还是用不知名皮革制品记载。
  不禁疑惑地问道,“修武、炼丹和炼器还可以理解,这修魂和制符是什么?”
  鼎灵不屑地说道,“你看内容不就知道了?”
  翻开《炼魂》,扉页即写到:魂乃灵,有灵方能活,有灵方能展;魂可杀敌,魂可聚能;炼魂之道,在乎裂,在乎炼,在乎聚……
  忽然,萧邕抬起头,疑惑地四向看了看,又回头看看书,自语道,“现在已经天黑,怎么我还能看清书上的字?”
  鼎灵也是有些奇怪,“你没练过眼睛方面的功法吗?还有,你吃过什么特殊的果实或药材?”
  “都没有。不管了,能看见不是更好吗?”说着把其余八本收进储物戒,再次看起《炼魂》来。
  “咦,我以前念的无名口诀不就是这里面的前三页吗?”看完四页,萧邕惊讶地叫了起来。
  “你竟然修炼了部分《炼魂》?这也太奇怪了。”
  “我练的只是裂魂部分,而且后面一页没有,这下好了,可以练全套功法了,没有后面部分,再怎么练也不会有很大的成就。”说完,不再吱声,专心接着看下去。
  一个时辰后,合上书本,过一个时辰才叹息道,“炼魂还真是不简单,魂的强大更不简单,可以杀敌于无形,可以炼高级丹。炼魂还需要炼体,没有强大的体魄,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把《炼魂》收起,将《炼体》取出。半个时辰后,萧邕合上书,叹道,“这炼体需要需要多少材料,需要多少银子啊;妈蛋,这炼体还真是烧银子的玩意。强者不好当啊,既要累死累活,又要大量花银子。”
  “小子,你准备怎么办,知难而退?”
  “哈哈,知难而退?不不,老子要知难而进,强者征途,正式开始!英子,等着我,哥很快就会来找你!”说到后边,萧邕大声叫喊起来,其声音在峡谷内回响,良久方才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