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九六年开始 > 第101章

  8月27日,肖爸爸和毛三两人一人开一辆捷达小轿车,栽着苏寒,蔡雅,武川,肖涵,还有叶江。
  他们这是去重庆江北机场,然后转车各自去自己的学校报道。
  重庆,后世的直辖市,属于国内的一线城市,只是地里位置原因,也有人将他列为二线城市。
  97年还没有高速通往重庆,要等后世2016年才会通往,所以苏寒他们走的省道在变国道。
  90年代去重庆最快的速度就是自己开车,如果是火车,途中会停止几个站,比如南充、遂宁、内江,每个站又要停止半小时,所以还不如自己开车去。
  自己开开车慢一点的3小时,快一点的两小时就到了,如果乘大巴车,中途也是走走停停,要四五个小时,更加缓慢。
  肖建平车上座的是蔡雅和肖涵和苏寒,苏寒和肖涵两人坐在后排腻在一起。
  武川和叶江两人坐的毛三开的车。
  在车上,肖涵拿出一个她在寺庙里拜来的护身符在手中,她对苏寒道,“把这个带着,走得匆忙,没有给你系绳子,到了上嗨记得系个绳子带着脖子上。”
  “谢谢。”苏寒本来不相信迷信的,但这是肖涵的一片心意,他只好收下。
  这种护身符里面其实就是一个五毛或者一元的硬币,然后加一些什么糯米,还有小铁珠子,一张黄子画了乱七八糟的符文。
  苏寒将附身符放进了兜里,两人依偎在一起,闭幕养神。
  开车的肖建平笑得很甜,自己女儿和女婿这是多恩爱呀,反倒是蔡雅,古井无波,装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她虽然表面没有什么,但是内心缺挺高兴的,现在先让给你,晚上他是我的。
  蔡雅这次是跟苏寒去上海的,作为他的助理,她要在接下来为苏寒的计划,在上嗨布局。
  两架捷达汽车,进入了充庆山川路线时,路的弯道多了起来,好在公路是国道,铺了水泥的不颠簸。
  当车行驶到一处深山密林的时候,路的两边树木茂盛,枝丫都将公路天空上面的光线遮住。
  这一段路,感觉阴沉沉的,很少诡异,如果不是听见丛林鸟叫还以为进了原始森林。
  就走这时,开车走在前名的毛三,突然发现前面路口被封,乱七八糟的石头将路封死。毛三一个急刹,后面肖建平也定下来车。
  “怎么回事?”肖建平自言自语地问了一句。
  大家都下了车来。
  其实,苏寒他们进入重庆山脉时,他们就被人顶住了,因为他们太高调了,开着20万的豪车,居然敢进深山老林。
  毛三下了车,他是混社会的老手,一看这就是劫匪,也就是拦路神。
  苏寒下车也看见拦路的石头,想起了黑五曾凡春,大有国的那个搞笑皇帝。
  苏寒心中郁闷,怎么走到那里,都会遇见劫匪。
  郁闷归郁闷,不过在个年代的社会就是怎么乱,交通信息不发达,很多人就是靠这个吃饭的,深山老林靠打家劫舍,海边渔民靠走私。
  “寒哥,喊嫂子和雅姐上场,别出来。”毛三回头对苏寒喊道。
  苏寒也知道毛三的意思,然后让肖涵和蔡雅在车上不要出来,然后打开后备箱,拿出了几根钢管。
  90年代开长途车的人车上都会准备这些,就是预防拦路的劫匪。
  肖涵看见苏寒拿钢管,有些担心又害怕,她问,“苏寒,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事,你就呆在车上,我们男人会处理的。”苏寒安慰道。
  苏寒把钢管拿出来,大家一人拿了一根在手中,反倒是毛三手中还拿的一把大砍刀。
  这时,山林里冒出一群人来,十七八个人,手中拿的也是钢刀,每个人脸上还带着面罩。
  蔡雅在车上看见了,这是又架打,怎么少了自己的份,她对肖涵说了一句,“我下去帮忙。”
  地上没有板砖,蔡雅下车就捡起了一块大石头。
  肖涵见蔡雅都下车了,自己在车上害怕,还不如下去帮一帮苏寒,她也下了车,捡起地上一根干了的书枝。
  对,没错,肖涵准备拿枝丫与保护苏寒。
  “你们两个下来干什么?”苏寒回头很生气道,因为这不是普通混混,这是亡命之徒。
  “我来帮你呀。”蔡雅垫了垫手中的手头把玩笑道。
  “你呢?你又下来干什么?”苏寒看着肖涵。
  “我,我也是来帮你的。”肖涵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害怕。
  “寒寒,快回车里去。”肖建平见相机女儿下车了他担心道,今天这场面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他也非常害怕。
  这时,劫匪已经把苏寒他们围住了,特别是看见蔡雅和肖涵两人时,他们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一眼。
  “哈哈,你们今天一个都跑不了,一个都跑不了。”领头的人说道。
  苏寒听闻这劫匪的声音,年龄应该是在30-40岁间。
  “各位朋友,我知道你们也是为了钱财,你们直接开个价钱,我买一条路来。”毛三似乎很懂道行,他对开头大笑的男子问道。
  “好,一看你也是在道上混过的。”领头的男子见毛三很懂规矩,他也爽快说道,“一个人5000元,你们一共7个人,3万五,路给你们开啦。”
  “出门在外,我们也没有带这么多现金,能不能少一点。”叶江直接还价了起来。
  “江哥。”毛三对叶江提醒道,“不要讨价还价,这是规矩。”
  “哈哈。”领头的劫匪,摸了一下面罩大笑道,“4万。”
  “好,成交。”毛三回答道。
  这时,一个蒙面劫匪从后面走了过来,在领头人耳边小说说了几句,然后那个领头的劫匪将目光看向了苏寒。
  领头劫匪眼里寒光一现,想起去年火车站上的场景,自己差点回来不到,而且老大的命都搭进去了。
  不是别人提醒,他还真没有注意苏寒,因为去年的苏寒比现在黑,虽然如此,但是的到提醒,他还是认出了苏寒。
  领头人对蒙面劫匪说道,“你去喊小刀来,他杀父仇人来了。”
  小刀,就是苏寒杀死那个刀疤汉子的儿子,叫王力,因为90年代户口本是手写的,父亲报上去的名字是力,但他父亲不会写字,把力写成了刀,结果就有了现在的王刀。
  蒙面小弟向后面跑了过去。
  领头老大这时才对苏寒他们说道,“不好意思,各位,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了啦。哈哈……”
  “这位大哥,刚才都答应了购买一条路,你怎么突然反悔了呢?”
  “反悔吗?”劫匪直接把脸上的面罩撤掉,他看着苏寒狠狠道,“我这是反悔吗?我这是替我大哥报仇。”
  苏寒看着劫匪的脸,瞬间想起了火车上的事情。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