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九六年开始 > 第五十七章,一把黄泥抹二弟上

第五十七章,一把黄泥抹二弟上


  等苏寒的拖拉机离开了废品厂,王德贵就打开了纸条,看了纸条里面的内容,果然如此,苏寒他们被控制了,而且还有恒胜公安局的局长。
  王德贵不得耽误,立马安排好废品厂的杂事,交代了几句,他就去了县公安局。
  苏寒和排骨几人坐在老罗的拖拉机上,打算回大有国去,当拖拉机经过一家银行的时候,苏寒让老罗把拖拉机停在了银行门口。
  96年的广安这县城里,跟后世以后的小镇都不如,城市内还没有交通规则约束,甚至还有牛马车在路上跑,有时候还能在路边看见牛马排的粪便。
  苏寒过路过这家银行叫农业银行,想起了自己的贷款也是这家。
  他与银行在从恒胜出发前就预约好贷款事宜,只是被黑五抓去当过了两天。
  “停这里干什么?”排骨问。
  “取钱不行吗?我想在拿点私人财产贡献给大有国。”苏寒跳下拖拉机,回头看了一眼排骨,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苏寒想,如果不是肖文娟还在“大有国,”他可以直接摆脱这两人,自己好歹后世也混了几年社会,打架从来不怕事的。
  而且,自己前不久刚可是杀过人的,还是杀的恶匪。
  排骨看着苏寒进了农业银行,他使了一下眼神,让自己另一个手下跟上去,他自己刚才搬了废品,下了苦力,现在的确是太累了,就坐拖拉机上休息着。
  这个年代取款不要领号,进去排队就行了,如果脸皮厚或者露点杀气,可以直接插队。
  这个年代的人,都不太愿意把钱存银行,宁愿放家里生霉发梅,或烂了都不放银行,所以苏寒进去直接遇见了空窗口。
  一样的套路,苏寒取钱不是目的,目的是在填写取款单的时候,把准备好的第二张纸条交出去。
  隐藏的手法,排骨安排的人并没有发现。
  苏寒只取了一千元,然后回“大有国”,希望能等待解救吧。
  如果不是苏寒爱国,如果不是肖文娟,苏寒可以一走了之或者直接冲公安局去,他这是爱国,要一锅端这个反,革命。
  与此同时,关A县公安局,刚接到王德贵报案不久,又接到县农业银行的工作人员报案。
  县公安局的局长廖远鹏拿着两张同样笔记,同样内容的纸条看着。
  这上面写内容大概是:
  大有国余党,有火药枪两支,还有几个人质。
  苏寒,肖文娟,罗六二,张启华。
  速来解救。
  特别是张启华的名字还特别注重了,恒胜镇派出所的所长。
  廖远鹏看着这张启华时,这不是自己的老战友吗?他不是在恒胜镇当值吗?
  于是他给恒胜镇公安局打电话,确认了张启华已经失联快两天了。
  廖远鹏从两张纸条来看,一定是被害人员利用这样的方法在求救。
  县公安局确定了事情的真假,立刻召开了会议,城里了专案组,而且还联系到了地方武警部队,展开营救人质,毕竟上一次大有国在没有枪的情况下也是部队出面解决是。
  现在大有国有火药枪,还有很多钢刀长矛,公安局的只能协助。
  现在唯一的难点就是,大有国的地方不明确,按照苏寒所画的非专业地图,没有几个人能看懂,只能估摸着去寻找。
  …
  苏寒回到了大有国,上交了钱,还单独自己掏出了一千元来表忠心,让黑五很满意,当天晚上杀了鸡鸭来款待苏寒。
  1000元这年代对穷乡里来说还是很多的。
  现在苏寒确定了他能赚钱的本事,大有皇帝开始招呼自己的子民开始到处捡垃圾,家里有不要的废品都拿出来充公上交国库。
  大有国毕竟很小,废品太少,还要等几天才能在送货,所以,苏寒开始在期待着接下来的几天,党,和政,府就会来救自己吧。
  苏寒心里祈祷,我这么爱国,将来赚钱了一定为祖国做贡献,你们一定要来救我啊。
  也许是苏寒祈祷的心态,也许是这一次经历他印象深刻,留下了烙印。
  他潜意识里开始对自己发誓,如果祖国能在三天之内救自己出去,自己以后赚的钱都以国家利益为主,甚至全部捐献给祖国。
  又到了晚上,苏寒和肖文娟又上演了一场好戏。
  “啊,好舒服,啊温柔点。”
  “啊,继续,啊听,啊不要听。
  “啊,我还想要……”
  苏寒可不想变成这里的种猪,这都成为了他每晚必做的功课。
  因为苏寒的赚钱能力,及他主动送出1000元的表示,于是第二天大有国没有在限制苏寒的自由,只是表面上安排了几个人保护他,实就是监督。
  总的来说,比前两天自由很多。
  苏寒三天没有换衣服了,也没有洗澡,在加上天天和肖文娟演戏,流一身汗,现在自己都嫌弃自己,一身臭烘烘的。
  苏寒打算出去洗澡,顺便把衣服洗一洗,哪怕是没有换的,这夏天穿湿的也不怕,很快就会干,而且还很凉快。
  苏寒带着自己“保镖”在大有国内溜达着,这个国家半小时就能走完整个角落。
  在路过村里一小学操场上,张启华正在训练着大有国军人的军姿。
  这是个由40人方队的普通老百姓组成的一只精英,算是黑五手下的精英部队吧!
  张启华在这两天给新兵的训练中,也开始给自己留了点后手。
  虽然这军队张启华没有调动权利,但他有指挥权,而且他利用自己当兵多年的经验,他在训练中,他上在别人看不出来的情况下,与这只军队走得很近,套上了一些感情,在不经意间就把这些兵已经洗了一次脑。
  军事洗脑大忽悠。
  丢你老母海,老子居然叛国了,广冻籍的张启华一句暗骂。
  这两天张启华常常想到的一句话,就是老子要叛国了。
  想起苏寒那个小子,天天与自己的那个肖姑娘花天酒地,沉迷美色,夜夜笙歌,难道他把大伙都忘了?不打算离开这里?
  张启华正想着苏寒时,刚好看见他走了过来,他立刻对这一群“兵”喊道,“稍息,你们先原地休息一下。”
  “张叔,几天没有见面,张叔还是精神抖擞啊。”苏寒不敢喊镇长也不能喊局长,只能以他长辈称呼。
  “哼”张启华闷哼一声,“几天不见面,你小子脚还没有软啊。”
  “张叔,你误会了,有些事以后给你解释,你可别乱说啊。”苏寒也知道张启华把天天晚上的演戏,当成了自己天天在干羞羞事。
  “先不管你花天酒地的事。”张启华看了看周围,才凑过身去,小声问,“你昨天出去了一趟,有没有想办法出去。”
  “放心,一切都在把握中。”苏寒也左右看了看,对张启华安慰道。
  这时,排骨刚好走了过来,想偷听苏寒他们两人在聊什么,苏寒立马转变语气道,“张大人好好替陛下训练军队,有军饷上面的事情,或其他要求都可以找陛下商量,只要我苏寒在大有国,保证要让大有国子民富裕起来。”
  苏寒说完就走了,张启华也知道这里时时刻刻有人监视着他们,不敢在太高调。
  苏寒出来绕圈是找洗澡的地方,饶了半天也没有在村里看见个堰塘,更别说河流。
  没有洗澡,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几天了,好难受,于是带着气就回自己住处。
  “你怎么了?怎么生这么大的气。”回到房间里肖文娟见他嘟嘴老高,像个孩子一样。
  “这周边几个村里,一个堰塘都没有,想洗个澡都找不到地方,你说气不气。”
  “洗澡多方便,我知道那里有堰塘。”
  “真的?带我去。”
  “带你去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件事。”
  “什么事?”
  “你答应了我,我就带你去。”
  “好,我答应你,你说什么事。”
  “等,等会我也去洗澡。”肖涵有些害羞,“你要答应我,第一我洗澡你不能偷看,第二我洗澡你要帮我把风。”
  “就这么简单?”
  “嗯。”
  “我答应你,快带我去吧。”苏寒迫不及待的想洗澡去了。
  肖文娟也是今天问的村里的大婶,才知道有个堰塘。
  苏寒一个男生夏天三天不洗澡都受不了,更别说肖文娟是个女生。
  肖文娟知道洗澡的位置后,自己还单独去踩过点。明确知道位置后,她就一直在想找什么理由让苏寒带自己去洗,顺便让他帮自己把风。
  只是她是女生害羞,不好意思开口,毕竟要让别人给自己把风。
  现在,苏寒主动提出,这是个好机会,所以就方便了自己。
  村外不远处堰塘边。
  “你不准来偷看。”
  “嗯”
  “一定不要过来偷看。”
  “放心吧,我保证不看。”
  来到大有国村的后边堰塘边,肖文娟对苏寒再三强调后,才紧张地下了堰塘。
  肖文娟在村里接了一套换洗衣服,村里女性还是很爱干净的,衣服虽然破旧点,但洗得很干净,反倒是村里的男性衣服,苏寒不敢穿,穿他们的衣服不如就穿自己的湿衣服。
  见肖文娟要下堰塘,苏寒对跟着自己的几个“保镖”道,“你们两个走远点,难不成还想偷看我媳妇洗澡?”
  两个跟屁虫知道苏寒也不会跑,就后退了几米远,苏寒能在他们的视线内就好。
  过了一会儿,肖文娟洗完后,苏寒让她回去,不用给他把风什么的。
  肖文娟回去了,苏寒才跳下去洗。
  两个跟屁虫怕苏寒跑了,就把他衣服拿在手上。
  “喂,喂,喂……你们干嘛?”苏寒见他们两个把自己衣服拿了,他问道。
  “保险起见,理解下。”
  苏寒无奈,“等会我还要洗衣服呢,你们不要把我衣服拿远了呀。”
  “不会,我们就走这里。”
  与此同时。
  关A县城公安局及地方部队官兵通过探查终于知道了大有国位置,他们组织地方部队和公安干警接近三多百,对大有国开始进行围剿。
  这次国家上面下了文件,只对大有国为首的高层进行严惩,要公开审判枪毙,其他群众主动放弃抵抗都不会处罚,法不责众,毕竟他们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
  而黑五是曾应龙的亲弟弟,也是头目,首当其中,会是第一个吃枪子的。
  苏寒现在不知道,此刻的大有国内乱成一片,清一色的军人突然围住了大有国,吓得那些愚钝的农民直接放弃了抵抗。
  有的人还执迷不悟,以为自己有火药枪,还没有举枪直接就被击毙。
  “碰碰”的两声枪声。
  “这枪声是?”苏寒洗澡正在悠闲洗澡,突然听见了枪声,这枪声不是火药枪,有点像后世玩的反恐精英CS里的AK枪声。
  “难道?来救我了?”苏寒高兴地往岸边走去,缺却见两个跟屁虫拿着自己的衣服跑了。
  “你们往那里跑?我衣服呢?”
  跟屁虫转身,拿着苏寒的衣物在手中晃了一下,“我回村看看,你那里都不要去,我等会给你把衣服送来。”
  两人走了,刚回村就被抓住。
  村里所有大有国的人都控制住了,一些想反抗的被张启华洗脑喊住了,让他们立正。
  为首的黑五被抓,他手下一些骨干反抗的直接枪毙。
  只是一瞬间,村里就被控制了。
  廖远鹏安排自己手下的人道:“村周围在去巡查,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肖文娟也刚回村,张启华就对她问:“看见苏寒没有?”
  “他在村后堰塘洗澡呢。”
  “这小子……”张启华被救后,心情好了许多道,“走,带我去找他。”
  没有衣服的苏寒,只好待在水里。
  这时……
  “你,给我上来。”突然一个声音从苏寒身后传来。
  苏寒回头见是两名穿着公安制服的人,手中正拿着手枪对着自己。
  “大哥,公安大哥,我不是大有国的人,我是受害者,我非常爱国的,天地可鉴,我是爱国良民。”苏寒在水中举起了手道,生怕对方枪走火,把自己蹦了。
  “你少给我来这套,反,党都是这样说的。”其中一公安道,“少废话快给我上来。”
  “你们认识张启华吗?”苏寒不放弃,又问。
  “什么张启华,不认识,少给我废话了,快点上来。”
  他们不认识张启华,苏寒只好先配合他们,可是他想上来,自己没有衣服,他说道,“我没有衣服呀,被大有国的人拿走了。”
  “管你有没有衣服,先给我上来。”
  公安才不会苏寒穿没有穿衣服,语气充满了果决,不上来就开枪。
  苏寒知道国家对反,党很严,这样的特殊时期,千万别与公安对着来。他左右看看有什么塑料袋子,能找个塑料袋套在自己下身也能遮挡一下,只是他发现周围都没有塑料袋子,被最近大有国的人拾破烂捡光了。
  “这……”两名公安见苏寒拿黄泥画内裤。
  公安目光对视,忍不住想笑,还有这种操作?

Ps:书友们,我是蒋小天天,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