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嫡女生存手札 > 第五百九十五章:奇怪的感觉

第五百九十五章:奇怪的感觉

    景宁退回到萧凛身边,她看着面前的神秘男人,对他说的话更是一脸茫然,这以力借力完全是刚才随机应变的。
  
      也就是说,是景宁误打误撞,随便一出手,就把这力气给化解了。
  
      其实,景宁体内有几十年的内力,正是那一日,老人所传的,这几日,她都会找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把这内力好好吸收,让自己能运用自如。
  
      “这位兄台,我们已经寻到人,这次真的是误闯。”萧凛把景宁拉到身后,他上前一步说道。
  
      神秘男人刚想拒绝,但是旁边的女人却凑到他耳边嘀咕几句,随后两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萧凛的身后。
  
      景宁感受到目光,毫不忌讳的直视,她看着面前这两个人,眼中一片清明。
  
      “可以,你们走吧!”神秘男人最后说道,这突然的转变让景宁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多谢!”萧凛牵着景宁的手,给两个神秘的人道谢之后,便快速离开这个地方。
  
      然而景宁在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这两个人,她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熟悉的感觉。
  
      等到景宁他们全都离开之后,在原地的两个黑衣人把脸上的面纱拆下来,露出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他们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哥,是不是很像?”女子笑了笑说道。
  
      “嗯,你不说我还没发现,如今一想,倒是真的挺像的。”男子点点头,他刚才盯了好久,发现景宁脸上的轮廓的确跟那个人很像。
  
      “那我们要不要告诉族长?”女子心里有些小激动,她开心的问道。
  
      “不。”男子拒绝道,他看到她脸上疑惑的神情,接着说道:“等我们确定了再说,不然会让他们大家失望的。”
  
      女子想了一下,觉得也是。
  
      ……
  
      萧凛几人快速离开林子,深怕那两个人反悔,又拔剑相对。
  
      回到宁萧殿之后,天边已经开始泛白了。
  
      萧凛在景宁帮忙处理肩膀上的伤口时,他疑惑的问道:“宁儿,你今日去了哪里?”
  
      景宁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来,他一边替他包扎伤口,一边把今日遇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萧凛,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秘密?为什么我感觉现在出现的人都很奇怪,而且我感觉刚才那两个人对我的脸好像挺感兴趣的。”景宁一想起刚才那两个人的眼神,她没有感到不好的情绪,更多的是一种熟悉感,来自灵魂深处的熟悉感。
  
      萧凛没有说话,从景宁问的第一句话时,他的心里就想起鸠山山崖崖底听到的秘密,虽然断断续续,但是他唯一能知道的就是,景宁的身世似乎并不是郑家女这么简单。
  
      “萧凛?你想什么呢?”景宁看到萧凛分神的模样,忍不住推了萧凛一把。
  
      “没事,宁儿,这件事交给为夫去查,你也不严重想这么多。”萧凛把景宁抱在怀里,吸取她身上的香味。
  
      景宁扭动一下身子,在他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靠着。
  
      许是因为今日心惊胆战的,所以她没过多久,她就睡着了。
  
      而萧凛看着天边渐白,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他紧紧抱着怀中的人儿,生怕一松手就消失不见了。
  
      “宁儿,不管是谁,都不能把你带离我身边!”萧凛在景宁额头印下一个吻,随后抱着她回到床榻上,轻轻替她盖上被子。
  
      萧凛想着现在也睡不着,便去御书房处理公务了,顺便再翻查一下资料,看看能不能找到相关的线索。
  
      ……
  
      几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拍卖会也如期进行,乐儿和风无伤他们也从翡翠国回来。
  
      这次拍卖会的主持者正是乐儿,拍卖会的地方是在翡翠城最大的一座酒楼里面。
  
      这次拍卖的东西,主要是从矿山挖出来一些比较稀有,而且色泽鲜艳的玉石翡翠,价高者得的道理大家都懂,所以在拍卖的时候,酒楼都响起了高低起伏的喊价声。
  
      这件事情,景宁全权交给乐儿,而她正喜滋滋的坐在楼上看着底下的场景。
  
      和景宁在同一楼层的一个雅座那里,坐着两个一模一样长相的男女,因为他们的脸相似,再加上绝色的容颜,让大家都忍不住偷偷瞄看几眼。
  
      “我都说了蒙着脸,躲在暗处就好了,你倒好,非要把面目露出来。”男子不悦的接受这来自周围人的目光。
  
      “怕什么,咱们长得这么好看!”女子呵呵一笑,一脸嬉皮笑脸。
  
      男子闻言,侧目斜视瞟了她一眼。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景宁,但是景宁却看不到他们,所以他们都不担心面容被景宁看到。
  
      “你想办法混进宫。”中途的时候,男子突然说道,能接近景宁的办法就是混进宫,成为景宁身边的人。
  
      “现在宫里守卫这么深严,你以为你妹妹我是会变脸啊啊,想混进去就能混进去的!”女子白了男子一眼,无奈的的说道。
  
      就在这时底下的拍卖会变得热闹起来,因为接下来拍卖的不是珍宝了,而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药材,比如人参,比如灵芝,更比如罕见的无花果……
  
      来的都是商人,他们不管拍卖的东西是什么种类,只要是能赚银两的,他们都不会排斥。
  
      此时,莫笙悦坐在景宁旁边,前者听着这银两的价格越来越高,心里都笑开了花。
  
      “景宁,真想不到你居然还会弄个拍卖会,曾经我还以为你会直接找到买主,然后把矿山开采出来的东西都卖出去。”莫笙悦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景宁笑了笑,开口道:“如果真的只卖给一个人,那如果遇到下一个人,他开的价格更高,那到时候岂不是会后悔?”
  
      “的确。”莫笙悦点点头,附和着景宁的话。
  
      今日集中在这酒楼的,除了宁国的商人,比如公孙家,还有别的国家商人也来了,大家都是慕名前来的,毕竟从这翡翠国开采出来的玉石,真的是上等的。
  
      公孙铭坐在位置上,静静地看着底下的东西,没有一样是在脑海中出现过的,但凡有一样是脑海中的,他就会相信那个地图是真的,而如今什么都没有,让他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