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六零军嫂有空间 > 第522章 囚禁

第522章 囚禁

    张来娣跟张招娣她们走了。
  
      冯晓莲气得坐在地上拍腿大骂道,“这两个天杀的赔钱货,我就知道她们靠不住。”
  
      说完又眼泪汪汪的看着张晓辉,哭诉道,“儿啊,咱们张家要绝后了呀,咱们张家的香火要灭了,我要是死了,也没脸去见你爹呀...”
  
      张晓辉愧疚的蹲在地上,抱着头。
  
      站在一旁的王伟气不过,指着冯晓莲和张晓辉骂道,“你们张家人真是好样的,拿着我当猴耍是不?你们张家的丫头还真是厉害,看到没有,我伤口现在还在流血呢。”
  
      王伟说着就把伤口露出来,给冯晓莲和张晓辉看。
  
      冯晓莲和张晓辉面色难看,却都不说话。
  
      王伟气势嚣张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拿钱送我去医院呀,我要是死了,你们张家人就是杀人凶手。”
  
      站在角落里的张盼娣心生警惕,现在家里没了张来娣那个顶缸的,死老婆子不知道会不会让她和王伟结婚?
  
      张盼娣想着自己手里也有钱,大不了离家出走,这个家她早就不想待了。
  
      就在张盼娣打算要溜走的时候,王伟那阴沉沉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她的身上,嘴里说着,“冯老婆子,你们张家到底还想不想要男孩延续血脉了?”
  
      冯晓莲想也不想道,“想,当然想。”
  
      通过这次事情,非但没有打消冯晓莲心中的执念,反而让她变本加厉的觉得自家就是因为没后,才被人欺负,女孩儿都靠不住,那些将来嫁了人之后,都不再是张家人了,只有男孩才是张家人。”
  
      王伟冷笑一声道,“那行,张来娣既然不愿意和我圆房,那就让张盼娣和我圆房。”
  
      旁边的张盼娣听了,跳起脚大骂道,“王伟,老娘也不是好欺负的,你要是敢胡来,老娘废了你。”
  
      张盼娣说完,扭头就想离开,却被王伟死死拽住胳膊。
  
      冯晓莲想了想,对张晓辉道,“把盼娣给我关起来。”
  
      说完还不忘叮嘱,别忘了把门窗封死。
  
      张晓辉答应一声,就跟王伟两人不顾张盼娣的挣扎、叫骂,就把张盼娣给关了起来,张晓辉还用木条把窗户给封死了。
  
      然后才带着王伟去了医院,把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王伟受的伤并不重,去医院的时候,伤口已经结痂了,处理完伤口,王伟就跟着张晓辉回了张家。
  
      冯晓莲还没睡,看到王伟和张晓辉回来了,就有些疲惫的对王伟道,“以后盼娣就是你媳妇儿了,希望你们两个啊,能尽早为我张家生个男孩出来。”
  
      王伟这一晚上,又是挨骂,又是挨打,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气,这时候听到冯晓莲的话,心中顿时大喜,连连点头道,“奶奶您放心,我保证赶紧给您生个重孙子出来。”
  
      冯晓莲点了点头,然后让张晓辉回屋里休息,她自己也回了房间。
  
      王伟兴奋的打开门,然后又赶紧把门关上,锁好。
  
      张盼娣坐在床头上打着盹儿,突然听到开门声,就看到王伟进门了,顿时吓得一激灵,立刻站起身,警惕的看着王伟,色厉内荏的警告道,“王伟,你别过来。”
  
      王伟哪里会听张盼娣的话,冷笑着一步步靠近张盼娣。
  
      张盼娣瞪着王伟,狠声道,“王伟,我可不是张来娣,张来娣性子懦弱,我张招娣13岁就在大街上混,跟这一带的老大杨旭很熟,你要是敢打我的主意,我叫人弄死你,你信吗?”
  
      杨旭是这一带有名的混混头子,心黑手狠,还是个练家子,打架十分厉害,手底下聚齐了不少混混儿,特别是近两年,
  
      张盼娣和杨旭的一个手下勾搭上了,哪里看的上窝囊的王伟?
  
      王伟听到张盼娣提到杨旭,眸中闪过一抹惊讶,这一带的小混混儿就没有不知道杨旭的,只是让王伟没想到的是,张盼娣竟然跟杨旭认识?
  
      这样的话,那可不好办了呀。
  
      张盼娣见王伟目露沉思,顿时得意道,“王伟,你也不瞧瞧自己这幅德行,长得丑就罢了,还没有自知之明,整天游手好闲,
  
      不干个正事儿,只知道吃软饭,我一个女人都替你臊的慌,就你这种窝囊废,还敢打我的主意?”
  
      王伟听到张盼娣,骂自己是窝囊废。本来已经退缩了他,心中顿时升起一股邪火,朝张盼娣冷笑道,“我就算是窝囊废,那我也是你男人。”
  
      王伟说完,再不迟疑,上前直接把张盼娣给扑倒了……
  
      第二天一早,夏玲就起床了,家里做好了早饭。
  
      冯晓莲打发张晓辉出去干活,她则看着依然紧闭的房门,微微皱了皱眉。
  
      不过很快,房门打开,王伟从里面走出来,依然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满脸餍足,眼神中却有着一抹嫌弃。
  
      王伟冲床上的张盼娣道,“行了,别装了,妈的,又不是第一次,我告诉你张盼娣,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男人,以前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了,以后,你要是敢给我戴绿帽子,老子弄死你。”
  
      床上的张盼娣双目恶狠狠的瞪着王伟,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好似恨不得从王伟身上生生咬下一块肉来。
  
      王伟却只是冷笑一声,根本不搭理她。
  
      冯晓莲见王伟出了门,再听王伟刚才的话就知道,他已经和张盼娣成就了好事儿。
  
      王伟折腾了大半夜,早就饿了,看了眼餐桌上只有咸菜馒头,顿时有些嫌弃道,“这些东西是给人吃的吗?我要吃豆浆油条。”
  
      冯晓莲看了眼王伟,说道,“豆浆油条多贵呀!现在馒头怎么啦?我年轻的时候,能吃饱就不错了,更别说现在还有白面馒头吃,你就知足吧。”
  
      王伟听了冯晓莲的话,顿时不乐意了,叫嚣道,“奶奶,时代不一样了,您说的那都是老皇历了,”说完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幅无赖样儿。
  
      “我不管,反正不吃饱饭我就没运气,没力气,我就不能给你们生儿子……”
  
      王伟的话,让冯晓莲又羞又气,王伟可不是夏玲,也不是张来娣,对冯晓莲没有丝毫的敬畏之心,可不是冯晓莲说什么,他就会听什么的。
  
      冯晓莲对于王伟的无赖,没有丝毫办法,只能叹口气,回屋里拿了五块钱,递给夏玲,没好气儿的道,“去买三块钱的油条,两块钱的豆浆回来。”
  
      夏玲接过钱,也不敢多说什么,点头立刻就去办了。
  
      夏玲刚出去买豆浆油条的时候,张盼娣也从房间里走出来了,此时的张盼娣满脸阴郁,特别是看冯晓莲的眼神,透着一股子怨毒,那冰冷的眼神看的冯晓莲浑身不自在。
  
      冯晓莲眼神躲闪着,不敢与张盼娣对视,嘴里说着,“盼娣起来啦,去洗漱吧,你妈去买豆浆油条了,一会儿多吃点儿,补补身子。”
  
      张盼娣冷笑两声,转身就往大门口走。
  
      不等冯晓莲说话,王伟立刻紧张的站起身,呵斥道,“张盼娣,你去哪儿?”
  
      张盼娣一言不发,加快了步伐。
  
      眼看张盼娣已经走到门边,要打开大门的时候,王伟一把抓住张盼娣的胳膊,把她给拖了回来。
  
      张盼娣立刻挣扎着,一边骂道,“混蛋,放开我!”
  
      王伟可是没忘张盼娣说他认识杨旭的事情,若是让张盼娣跑出去,找杨旭来教训自己,到时候自己可该怎么办?
  
      冯晓莲也站起身劝道,“盼娣呀,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出家门了,好好在家养身体吧。”
  
      说完就任由王伟把张盼娣又拉回房间里关了起来。
  
      夏玲很快就买了豆浆油条回来。
  
      冯晓莲虽然已经吃过一个馒头,喝了一碗稀粥,但是,闻到豆浆油条的香味儿,又忍不住跟着王伟大口的吃了起来。
  
      夏玲在一边眼馋的看着,着实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拿一根油条。
  
      冯晓莲动作迅速的抄起筷子,就狠狠拍打了一下夏玲的手背,训斥道,“你咋那么馋呢?这是给孩子补身体的,你吃什么吃?”
  
      夏玲立刻不敢说话了。
  
      五块钱的豆浆油条本也没有多少,王伟虽然个子不高,人也瘦,但到底是男人,吃的就有点儿多,再加上冯晓莲也很久没吃豆浆油条了,不知不觉就吃多了,等两人吃饱,桌上的豆浆油条也差不多被两人吃光了。
  
      王伟倒是无所谓,他现在虽然和张盼娣圆了房,可却丝毫没有把张盼娣当做自己媳妇疼的意思,首先张盼娣看不起他,二来,他可不是张盼娣的第一个男人。
  
      所以王伟现在是打心眼儿里没把张盼娣放在心里,甚至有些轻视。
  
      最后在冯晓莲的催促下,王伟端着两个馒头,一点咸菜,给张盼娣送到屋里。
  
      现在才上午九点,王伟在家也没事儿,就对冯晓莲道,“奶奶,我要出去玩儿,给我点儿钱。”
  
      冯晓莲见王伟一个大男人冲着自己伸手要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说道,“王伟呀,你年纪也不小了,该去找个正经工作了,咱家也不富裕,日子得节省着过”
  
      王伟撇撇嘴道,“奶奶,我之前就说过了,我是入赘你们家,养家糊口的事儿我不管,想让我去干活,没门。”
  
      冯晓莲气的心里憋火,还不敢发,怕把王伟气走了,到时候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王伟见冯晓莲不给,立刻威胁道,“奶奶,你要是不给我,那我今天晚上就不来了,反正我和盼弟还没扯证,我们现在最多算同居关系,可不是夫妻。”
  
      冯晓莲被气得没脾气,只能回屋拿了两块钱。
  
      王伟顿时气道,“你打发叫花子呢?两块钱能买什么?告诉你,不给我十块钱,今天出了这个门,我就不会再回来。”
  
      冯晓莲气得脸色涨红,胸口发闷,却也只能认命的,又给王伟拿了八块钱,凑了十块钱。
  
      王伟接过十块钱,得意洋洋的打算出门,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冯晓莲道,“奶奶,你可看好盼娣,若盼娣跑了,后悔的可不是我。”
  
      冯晓莲气得已经不想再和王伟说话了,摆了摆手,表示知道了。
  
      王伟这才得意洋洋的离开了家,直到晚上王伟才回来,身上还有点酒味,想来是出去喝酒了,不过并没有喝醉。
  
      回到家,见冯晓莲、张晓辉、夏玲都在屋里看电视,看到王伟回来了,张晓辉和夏玲都没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
  
      冯晓莲倒是主动开口道,“王伟回来啦。”
  
      王伟笑嘻嘻的点头道,“是,奶奶。”
  
      冯晓莲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此时是晚上9点,冯晓莲道,“天色也不早了,你回屋睡觉吧,我们也该睡了。”
  
      王伟笑嘻嘻道,“行啊奶奶,盼弟都等我一天了,我先回屋了。”
  
      说完,一摇三晃吊儿郎当的进屋了,不一会,屋里就传出张盼娣怒骂的声音。
  
      冯晓莲面无表情的对张晓辉和夏玲说,“咱们睡吧。”
  
      闫光远把张来娣送到厂子宿舍楼下,握着张来娣的手,心有余悸道:“来娣要不咱们结婚吧?”
  
      张来娣惊讶的看着闫光远“啊?不是说过年结婚的吗?”
  
      闫光远却满眼心疼道:“我已经等不及了,我怕你...”闫光远把张来娣抱进怀里“...被人抢走!”
  
      张招娣早就自觉的进了宿舍,给两人留下说话的空间。
  
      张来娣脸有些红,却没有推开闫光远,今天的事情也把张来娣给吓到了,于是,张来娣想了想就点了点头“好!”
  
      “哈哈...”闫光远高兴大笑,满脸的喜意遮都遮不住,精明能干的男人,在这一刻,笑的像是一个大傻子。
  
      “只是...”张来娣担忧道:“我们恐怕暂时不能领证了,户口本在奶奶手里,她怕是不给我。”
  
      “没事,”闫光远拍着胸脯道:“我们先办喜宴,有那么多人给我们证婚,然后,过段时间等你奶奶死心,你再去要户口本,我们就能领证了。”
  
      张来娣浅笑点头“好!”
  
      夏至很关心张来娣一直没睡,过了两个小时,夏至给秦云打电话,得知张来娣没事,这才放了心!
  
      夏至第二天去服装厂巡视,特意把张来娣叫来自己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