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40.信长上洛已坦途

40.信长上洛已坦途


  纳屋的忙碌此刻与小平太无关,因为京都的纲利伯父传来了新的消息。
  在纲利伯父看来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同样的,山内氏在京都的留守也给山内义治传达了京都的消息。
  山内义治肯定也已经知悉了,但是毫无反应,对信浓国而言,可能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吧。
  第一桩是美浓的一色美浓守叙任了正四位下的京兆大夫,以后也可以被人尊称一声一色京兆美浓守了。
  根据纲利伯父的小道消息,这个京兆大夫的官职纯粹是为了给那位一色美浓守冲喜。
  这位一色美浓守叫齐藤义龙,冲喜的意思是这人马上要病死了,死前让他高高兴。
  结合起来的意思就是数年前杀父自立的美浓国主齐藤义龙生病了!而且病得很重!不仅是齐藤家内,甚至连京都的公卿们都知道这位快要走到人生尽头了。
  据说这个消息还是他的亲叔父长井忠右卫门道利到京都传奏时透露出来的,别的家臣也就算了,一门众都毫不在意的透露这等消息,实在是令人费解。
  小平太反正不记得齐藤义龙是什么病死的,而且历史上也是语焉不详,甚至传说是感染了麻风病,遭到了天罚。
  但是他要是死了,美浓国主就要落到他那个十岁刚出头的儿子身上了!主少国疑,不问可知。
  配合这个消息的另一个消息也很“普通”,尾张国主织田信长不仅趁着齐藤义龙病重的时间段屡屡出兵袭扰美浓国。还不断拉拢分化美浓国众,很是有些人和他在暗地里眉来眼去。
  除此之外,信长在尾张募集资金,征调人手,发出了小牧普请令。常人看来他大约是为了建造一个攻击美浓国的前进基地,但小平太知道,信长这是要舍弃清须城,直接把本城迁移到小牧去。
  不仅如此,为了更好的争夺长良川、木曾川沿岸的土地,织田信长还会派遣得力的家臣前往墨股地方修建城砦,并由此而让一名中下级家臣武士,大大的在周边各国扬名。
  这些事与遥远的信浓国山内自然是没有半点关系,最多等齐藤氏半死的时候,往东美浓的苗木远山氏和岩村远山氏上使点劲儿。
  另一桩消息稍微触动了一下山内义治,但也仅此而已,他正在静观事态的发展。
  南近江的佐佐木京兆大夫承祯,也就是六角义贤,在之前的野良田合战中大败。威望受到了重挫,索性他就把家业让给了嫡子佐佐木弹正忠,也就是六角义治。
  这当然无可厚非,也属于正常的政治操作。但是实际上由于南近江的国人豪族们不仅开始向北近江浅井以及越前朝仓眉来眼去,还对本家六角氏的命令阳奉阴违。
  六角义治是一个刚强果决的人,刚强就是战场上敢打,平时办事也敢下死手。果决嘛,就是脑子里一过,不考虑太多,立马就干,干完了再论其他。
  这个品质不能说不好,放在成功人士身上自然是大大的褒义词,放在六角义治身上,就有一些其他的意味了。
  六角义治对于佐佐木两藤的重臣之一,后藤但马守贤丰父子三人痛下杀手。他杀的时候当然是很痛快了,家内的执权被他杀了,权力出现真空,他再以大名威势一压,指不定就能收拾人心。
  但是很可惜,他想错了,从去年年末他动手之后,佐佐木两藤的另一位近藤贞治立刻发动叛乱。这一次六角义治没有能再一次的“刚强果决”把人干掉。于是随即,永田氏、三上氏、池田氏、平井氏峰起反叛。
  即使三云氏、蒲生氏、鲶江氏也脱出观音寺城,纷纷回到领内,筹兵备战,表面中立,暗地里扩充实力。
  南近江大撕了半年,最终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群狼,六角义治彻底丧败。不仅丢掉了佐佐木氏数百年以来积累的威势,同时还丢掉了几乎所有直属于佐佐木六角氏的领地。
  原六角氏家臣一个个吃的脑满肠肥,内部也开始出现狗咬狗一嘴毛,分赃不均的烂事。于是吃相最不难看,但也吃了不少的蒲生定秀出面了。
  反正大家是谁也不服谁,不可能让谁站出来做大哥。不如你们六角家继续干着,大家表面上还跟着你混,观音寺那点地盘也继续给你们六角家留着,一年弄两个喝粥的钱。以后南近江有事,你们六角家说了不算了,重臣合议,大家投票表决办事。
  六角义治无可奈何,被迫接受调停。至此,原本可以左右近畿局势的南近江大大名六角氏失势,失去了征战天下的实力。
  而且这件事的余波不会仅此而已,必然会越荡越大,越激越深。
  看完纲利伯父送来的消息,小平太有些失神,信长已经走上了统一天下的道路,上天真是眷顾于他,上洛道路上的两大强敌,如今各自内乱丛生,变动迭起。
  “弹正,助左卫门店主来了。”辰三跑来禀报。
  “快请。”小平太将书信仔细的叠好,收进一个木盒,然后放进橱柜中的暗格,仔细确认不露痕迹以后才走了出来。
  “弹正真是耐得住啊!心性实在令人钦佩。外面一日数千贯,弹正还能在家中安然高坐。”助左卫门满脸喜色。
  “不过是早有预料的事,不值得大惊小怪。”“辰三,快上茶。”两人坐到了土间外廊上,天气有些热,外廊上既能有竹帘遮挡日光,也有些许自然风。比闷热的室内更好待客,也更舒适。
  “库存已经基本出清,大概算了算,折起来,一升作价十二钱略多。四倍多的厚利啊!弹正实在是好眼光!”
  “这么说这一笔下来,你店里总有四万贯?”“大略四万三千五百贯多。”
  “剩下的算了,给伙计们发两个钱,就按四万三千五百贯来算,咱们三七分帐。”小平太表面风清云淡的。
  “好嘞,这钱是存在纳屋柜上,还是全部送到弹正府上?”“不急,等我想想。”
  “那弹正随时招呼,两般皆可,店里还有事,我就先告辞了。”助左卫门站起身来,小平太也站起来送他。
  “对了,刚从伊势湾回来的伙计说,尾张上总介准备和北近江的浅井氏联姻结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