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26.木曾十段游击兵

26.木曾十段游击兵


  我们现在来回顾一下木曾义康的心路历程。
  “狗杀才的山内义治,居然要来干我,我一定要给他一个下马威看看!”
  “居然是山内义胜个臭小子来打我?老子出道打江山的时候这个臭小子还是液体,看我来教教他什么叫做规矩。”
  “天呐!打我一个菜鸡用得着来六千多人吗?太看得起我了。风紧扯乎!还好我有坚城福岛。”
  “哈哈哈哈!大军困顿城下了吧。玉泷城耗你个五天,上之殿城再耗你五天,我这座福岛你起码打半个月以上吧。下了大雪我看你怎么打!”
  “锤子哦!那个在城下凌空跳大的是哪里来的狗贼,老子的玉泷城半天就完了?要不要派人出去谈谈?”
  “完球了!完球了!上之殿也完了,山内军各个属老虎的?昨天一个跳大的,今天又来一个射的我生活不能自理。”
  木曾义康当然不是坐以待毙之辈,召集家臣们集思广益,要做最后一搏。
  在座的千村良重、山村良侯、贽川重有、久利重成等人也不乏才智之士。他们大多也老于行伍,之前信浓众团结在上任信浓守护小笠原长时的麾下,可是一路打到了甲斐的韭崎城的。可以说信浓众如果一条心的时候,那可是打得武田信虎、武田晴信父子两代哭爹喊娘,死去活来的。
  如今虽然是信浓内部斗争,可能发挥不出那么大的战斗力,但是菜鸡互啄也分嫩鸡和老公鸡啊。
  毫无疑问的,二十多岁的山内义胜在这帮老将眼里就属于那种弱鸡。虽然不是初出茅庐,但也不是那么璀璨的将星。他们大多觉得,如今的山内义胜一直都是跟在大舅哥上杉辉虎和爸爸山内义治的屁股后面捡现成的功劳。
  可是哪里晓得有个好爸爸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不仅拿来给儿子浪战的兵力多,连划过来的武士也都是有几分真本事的。短短两天连克两座支城,打得木曾军都找不着北了。
  “殿下,如今山内信浓年少得志,又连胜两场,将骄士躁,正是我们破敌的大好机会啊!”老臣贽川重有发言道。
  “山内军远道而来,今年信浓又旱,不管是兵粮还是天气都逼迫山内军必须一月之内结束战事。故此山内宰相才将山内精兵全数赋予山内信浓,以求速胜。”(屁,山内家的精兵根本没来几个。)
  在座的木曾氏众人听的连连点头,果然贽川重有老成持重,眼光明锐,看得清清楚楚。
  “山内军必视我等如土鸡瓦犬,认为可以一击而破。而这两日,我军连却,丧城失地。山内军正是气势高昂,防备松懈之时。”
  “而我军能战之兵不过千数,如今尽在城内。当充分发挥我军熟悉地理,善于穿梭山林的优长之处。今夜务必发动奇袭,或许一战可定乾坤!”
  “奇袭?可我军兵少,敌军兵多,纵使全军出城,也难全胜。反倒趁了山内信浓的意,若是野外浪战败北,那这座福岛必然不保。”木曾义昌也不是无脑的武士,他看了看自己的父亲,有些疑惑的问了出来。
  “我军优势就在于士兵熟悉山川地理,一草一木皆是故乡之土。黑夜之中,左进右出,右进左出,前进后出,后进前出。来回袭扰,一触即退,只用弓矢和铁炮攻击,不做缠斗。若有敌军追击而出,那更是痛歼的良机。”
  “可这又能耐山内军如何,山内军毕竟人众,些许袭扰,不过丸芥之藓,无关痛痒。又有何用呢?”木曾义康终于发问。
  “殿下稍待,入夜天黑之后,各选二三十人为一伍,选忠勇之士统帅(防止直接出城就带队投敌了),命令他们整夜不断袭扰山内军,不必恋战,等天亮看城内旗鼓。”
  “而少主殿下率旗本马廻等众最为精干诚猛之一二百人,待天亮前一刻,山内军疲累交加,困顿不堪之际,一举发出。”
  “我军一夜袭扰,山内军遇上少主必然不会当真,趁此良机,少主精兵杀入,一战可竟全功!”贽川重有头一低,郑重其事。
  这番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理论,一下子把贽川重有在木曾氏众人心目中的地位拔高到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
  大家都深深折服于这名老将的军略,果然是三个臭皮匠胜于诸葛亮。他这一个臭皮匠就能顶得上半个诸葛亮了,这样的武士却埋没在信浓的山野之中,令人可惜。
  “好,我军便如此行事!”木曾义康也意识到这是当下最适合木曾氏反败为胜的计略了,山内军这两日的战斗力太过于惊人,他不敢打包票自己的福岛城能够坚持到信浓的大雪落下。
  所谓十室之邑必有忠信,木曾氏别看如今一副风雨飘摇的样子,可是忠心耿耿的武士却一点也不少。
  木曾义康一声召唤,十余名武士被召到殿下。木曾义康对他们一阵耳提面命,让他们带领自己熟悉的士伍,天黑之后一人打五个火把,多带弓箭和铁炮。伪装成百人以上的奇袭队,对山内军发动连绵不绝的袭击。
  城内的士兵称得上精锐的并不多,还要刨出来二百最精锐的给木曾义昌做最后一击。所以又要熟悉道路,又要此刻还忠诚于木曾家,还要有点战斗力,这可把那十几名武士难为的。
  最后好赖千挑万选,选了九队袭扰的士兵出来,木曾义昌此刻也阔气了起来,一人一贯开拔费,就是买你们出城袭击的卖命钱。
  然后大筐的饭团热气腾腾的抬了上来,管饱,随便吃,还用竹叶每人包上三两个,做夜宵。弄的士兵们痛哭流涕,很多人一辈子第一次吃了这么一顿饱的不能再饱的白米饭。
  于是天一黑,连带上木曾义昌的强袭队,合计十队,整个木曾氏最精华的士兵们打开了山城的下水门,沿着陡峭但他们却走习惯的山路跳跃着下了山。
  胜负抑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