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13.两军对峙下之条

13.两军对峙下之条


  话说到这个地步,就算是个傻子都看出来了。大家都回家拉同伙抄家伙吧,准备干仗啊。
  山内氏的战争机器又一次发动起来,小平太也回家准备起来。
  辰三和平六是没有经历过战事的(上次城里敲钟紧急入城就根本不是打仗,而且也只是弄个便宜胴丸往身上一套就赶紧跑进城去了,没正儿八经的披挂上阵过),一时间手足无措。阿吉反而打了好两年烂仗了,别看年纪才不过将将十五,却是一副老前辈的模样,穿着小平太给他淘换的足轻胴丸,他妹妹小乃替他把马标捆扎好。
  阿吉兴冲冲的教导着两个后进跟班穿戴简易的足轻盔甲,纲良叔父的老家人也不得不再一次披挂好(这次是全领总动员,按着上限出得兵,如果按史书的说法就已经差不多是悉徒夫,尽余羡了。所以年过五十的老家人也必须要披挂起来,做纲良叔父的持旗足轻)。不过半个小时,仅仅秭小路的这间屋子里就跑出来乘马两骑,足轻四人,持旗两人。然后两个人的武士扩军义务常备三十多名持弓和铁炮足轻也被召集了起来,汇聚到了城下。
  集合当夜不管武士还是足轻就不能回家过夜了,士兵在城下操场搭建营帐,生火宿营,武士们则入城合议。第二天整个山内大部分的军队就嘈嘈杂杂的赶到山内府中城,至于江尻的军队就有些等不及了,让他们等集合好了就跟上。谁知道武田晴信已经走到哪儿了,也许人家早就从老巢甲斐府中城出发了,战机稍纵即逝。
  山内义治也不搞什么发表战前动员讲话了,直接让各军次第进发,小平太和纲良叔父编了一队,常备和农兵凑了约莫五百来号人,打着日光月光马标和藤之丸马标在二阵行军。
  很快沿着靠近木曾谷的安昙筑摩街道,穿过筑摩郡南缘,意图直插武田氏所领有的诹访地方。全军才走到一半,果然使番和长足众先后传来消息,武田晴信从甲斐本国动员了五千五百众的庞大军势,向诹访和伊那猛扑过来。而诹访郡的诹访满邻和诹访赖忠父子在武田氏宿老板垣骏河守信方的统帅下也集合完毕,郡内小山田氏和佐久大井氏也全来助拳。
  等走到千曲川地方大军就走不动了,对面的下条地方飘扬着无数的武田菱。隔着千曲川,数千名武田氏的军队已经占据有利地形,控扼各处高地浅滩,准备万全。
  于是山内义治也下令全军止步,先是将自己的本阵设置在天白山,然后布下阵型,和武田军遥遥相对。随即使番探骑四处,双方战场上的前哨游斗逐步展开。
  山内军稍一探查,大抵隔河对峙的武田军什么路数就知道的差不多了。对岸所部主要是由武田氏家老的板垣骏河守信方统帅的武田氏先锋,主力是信浓方面两郡半的信浓先方众三千五百人,以及板垣信方本部的五百甲州足轻。
  板垣信方作为武田晴信曾经的傅役明显不是盖的,隔着产川将四千号人的武田军摆成一个鹤翼阵型,左右两翼分别由甲州的勇将小山田左兵卫(这人应该不是板垣信方的与力,按推测大概是带着甲州国人部分援军来的小山田氏的武将)和小宫山丹后守(这位到和多田满赖一样,应该是板垣信方的与力,在小田原井合战?的时候就名列在板垣信方所部)担任。
  在两名甲州勇将的押阵监管下,麾下的诹访众和佐久众也阶梯排列。完全没有什么遇到敌军的惊慌,反而这状态隐隐还有防守反击的样子。
  山内义治看先机已失,全军七千人在人数上略胜一筹,但是不打无准备之仗,不能遇敌就猪突。他如今摆明了要和板垣信方对峙,你有后队武田晴信五千五百,我也有后队一色宫内四千五百。
  武田全军合计九千五百,山内全军合计一万一千五百,大家当面对撞呗,看谁撞的过谁。还以为山内家是八年前那个只有五六千人的二流货色吗,今时不同往日了,大家可以掰手腕了。
  山内诸将沿着天白山山内义治的本阵顺着山坡的走势扎下营寨,山内各军分化防区布了一个四面方圆阵,把山内义治父子的旗本本队以及马廻围在中间。也做一个防守反击的样子,和板垣信方对峙起来。
  各军主将汇合到幕府内,山内义治不出意外地询问作战方略。一门亲族众笔头山内主计头作为军阵奉行(以前是细川春宫担任这一职务的,如今他不在,就由山内主计担任,这个职务应当是一个作战时的临时性职务,隆造寺家的成松信胜所担任的军奉行的职务和山内氏的武者奉行大抵相同,负责管理军事。名字相近而已)开始侃侃而谈,详细说明了两军隔产川对峙以及观察到的甲军方面武将和兵力情况。
  在后世的记录中甲军已经被夸的飞到天上去了,各种事迹传得神乎其神。总有人哀叹若不是五次川中岛与军神消耗十年岁月,我信玄公能早早上洛,怎么会让尾张的织田小儿夺了天下,最后数百年的名门,新罗三郎流传下来的源氏血统,居然在武田胜赖一代身死族灭。
  小平太说心里一点不虚是假的,但是他也见识过越后上杉辉虎的三越雄兵,既然武田晴信的甲军和他们五次川中岛打得不分胜负,那水平应该差不多。以小平太对山内军的了解,普通军役众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可能正面浪战比不上好狠斗勇的甲州山民,但是防守的话应该毫无问题。而且当下山内军七千众,比武田军人数更多。将帅们也十分和睦团结,不会有什么叛徒裏切二五仔。
  小平太心想着自己终于要以一队大将正面作战了(因为山内义胜独领一队,分薄了山内义治旗本本队的军力,所以纲良叔父和他的常备足轻很不幸被抽掉入近卫本队,连川众则全部交给了小平太),在这个叫做下之条的地方展开合战。
  也许自己的勇名就要在下条传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