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日本战国走一遭 > 9.迷离变乱关东局

9.迷离变乱关东局


  细细读完细川春宫的书信,山内家的众人都放下心来啊,如今下了深深大雪,根本不可能打仗,细川春宫起码这三个月内没有任何问题。
  如今只要等明年雪化,就可以率兵前去支援。可是上野信浓道路为村上义清所阻隔,相模武藏的道路被北条氏直所阻隔。两个都是不是好对付的存在,只能等上杉辉虎大发越后兵进入关东,先把村上义清捶回家,然后还要攻克松山和河越才能联通八王子。
  另外武田晴信的动向很迷,他帮自己女婿恢复了相模,得了津久井就收兵回甲了,主力根本没有动用。他明年开春肯定有什么图谋,这一点难以猜测。
  北条氏这一波大骚乱之后,相模除开津久井全部恢复,武藏大半恢复,下总的盟友势力也勾连了起来。又变成了十二万贯的大大名,重点是北条氏自己内部居然没有发生内讧。
  战国时代,兄弟阋墙的情况太多了,叔叔抢侄儿的家业那更是一种日常。毛利元就不就是吓死了自己的侄子上的位,里见义赖那位神勇无比,在三船山捶的北条家羞耻惨败的哥哥里见义弘四十来岁就死了,他的家业不一样被自己亲弟弟篡夺。
  但是北条氏很利索,大石氏照和藤田氏邦等氏直的叔父们全部不改回北条苗字,以示共同辅佐北条氏直承继家业。到是北条长纲(幻庵)之子北条氏信还留了北条氏的苗字,不过失去了伊豆众的北条长纲这支人马反而是最弱的。(确实很稀奇,战国比较少见的,实力强大的弟弟居然没有起来反叛哥哥的统治,北条氏政这一帮兄弟算是很同心协力了。)
  所以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上次小田原之役就应该听上杉辉虎的意见,十五岁以上的男子全部切腹,十五以下的全部送善光寺出家,抱一个一两岁的孩子弄个两万贯安堵。要是这么办了哪能有如今的这些破事,(当然啦,当初要是这个条件,就凭小田原城的水平起码还要打半年)早就在家安心睡大觉了。
  当务之急是联络越后的管领弹正少弼上杉辉虎,他只要一出马,关东这群宵小起码一多半就立刻会城头变换大王旗。以这些杂鱼做头阵,别看北条现在闹的挺欢,指不定又被捶回原型。
  而且这次一定是要除恶务尽了,反正今川义元拐走了一个北条助五郎,北条家也不会绝后了。
  怕就怕甲相和睦,上杉辉虎面对的就是北条一门众的上万大军和甲斐老虎的一万多众。这样的话,杂鱼们就指望不上了,要靠上杉辉虎自己上的话,他的八千人就不敷用了。
  小平太从山内义治的居馆回家,府中城内今年新年的气氛淡薄了不少,大家都知道八王子被围的消息了。不过人心惶惶倒是没有,毕竟还没有谁能够打进山内,没有切肤之痛的大部分人更多的也就是表示一下焦急或者不安。
  和纲良叔父一道坐在火塘旁边,向上杉辉虎派信使这种事不用他两操心。他们两个想的是明年肯定是全领万人大动员,就是不清楚走中山道还是走东海道。
  走中山道就是配合长野业正等人捶村上义清,走东海道就是打侧翼,威胁北条氏的小田原,然后由上杉辉虎从越后再打穿一遍关东,双方胜利会师相模。
  两个方法各有优劣吧,纲良叔父认为八王子危急,最后山内的军队肯定是设法快速打通信浓上野的道路然后支援过去。小平太估计山内义治也会这么做,毕竟汇合了上杉辉虎最保险。
  等吧,新年很快就会过去,大雪一化,关东的乱局就会再起。
  在山内上下紧锣密鼓地筹备着来年开春出阵的事宜,倒是又有一名使番冒着大雪来到了山内府中城下。
  带来了信浓木曾谷名主木曾义在去世的消息,这位被称为“风流太守”的源氏名门之后走完了他六十多年的人生路。
  这位也是战国早期的风云人物,东征西讨,南侵北战,马上渡过了半身。后来与飞驒地方势力和睦,参与进信浓各大名联合对付武田氏,一败再败。想必最终是在失意中不甘的去世的吧。
  他的儿子,早早就继承家主之位的木曾义康将他父亲去世的消息通传给了信浓四面八方的领主。提前继承了当家家督就有这么一个好处,避免了家中因为继承人而产生的骚乱,提前继承也使得木曾义康早早培养了心腹控制了军队。所以他不用和小四学习,隐瞒自己那位老虎爸爸的死讯三年,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所有人:我爸死了,木曾家我当家了!
  如此这般,信浓四大将自此仅剩村上义清一人硕果仅存,诹访赖重被武田晴信幽闭死,小笠原长时被村上义清和武田晴信暴捶之后跑路,木曾义在好歹老死故乡。信浓如今算是一家独大,村上义清八万贯的庞大实力虎视他南方的山内氏和武田氏。
  至于死了爹的木曾氏已经不在各位的眼中了,自从武田信虎被信浓四大将合力扛住之后,这帮人就内讧起来。如今的结果么不言而喻,木曾氏已经惨的只剩下木曾谷七八千贯的小小领地咯,飞驒和美浓的那点祖上传下来的地盘也早就被蚕食殆尽了。
  曾经源义仲提东国雄师上洛入京何等的威风人物,哪曾想自己的子孙混成这惨样。更不会知道按历史走向,木曾家在不断的表里比兴之后会彻底失去领地变成屁民呢。
  反正这等小势力的存亡不是山内家这种五六万贯的大大名所在意的,山内氏诸人所在意的只有开春雪化,出阵关东。
  鉴于信浓和上野道路的断绝,除了继续冒险派人走这两条路之外,山内义治还派人经过木曾谷过飞驒,直接去上杉辉虎名义上控制的越中半国,然后坐船去柏崎,就能顺利到达春日山了(这里关于冬天穿越飞驒的问题,飞驒雪量最大的时候曾经有过积雪三米多深的情况,理论上冬天去走就是一个死字。但是历史上佐佐成政为了和德川家康结盟对抗丰臣秀吉,曾经在冬天数十人穿越飞驒的豪雪并且毫发无伤的到了滨松见了德川家康,所以派上三个五个使番穿越飞驒去越中在理论和事实上都能行得通。至于三米深的积雪和零下十几度的问题,怎么解决我也不知道,想知道的大哥可以去问佐佐成政,谢谢!)
  这些使番也算是历尽了千辛万苦,人都要冻成人干了,终于到了春日山,而山内这边气候也慢慢暖和起来。
  封冻的连川表面还覆盖着积雪,寒冰下却已经欢脱的流动起来。堆压在信浓群山森林上的皑皑白雪时不时的被大树抖落下来,一丝丝的绿意逐渐出现在山内的各个地方。
  甚至小平太觉得早上还似乎听到了南来小鸟的欢鸣,春天确实按着他应有的脚步来到了。
  不因为人力的原因,悄悄摸摸的就来到了,山内氏集合三军的时机也来到了。
  小平太也把训练停顿了一个冬天的铁炮足轻们都提拉出来打两枪练练手,防止生疏了。
  似乎整个山内都做好了出阵关东的准备,新年后的第一次军议也如期而至。
  小平太一路看着各位熟人进城,大家都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明显准备跟在上杉辉虎后面大干一场。
  心怀斗志的山内诸将排排坐在还有些冷的大广间内,正等待着山内义治发布总动员的命令,却听到山内义治悠悠的说了一句。
  “越后的管领殿下不会发兵来关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