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骷髅架子日常 > 第四百零九章 困境

第四百零九章 困境

    阮碗揉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她拿过张耐手上的小刀,砍了树根一刀,这一回,刀口没有愈合。诡异阮碗摸着下巴,仔细回忆之前的情景,恍惚中有些记不清具体细节了。啊,阮碗击掌,她想明白了,刚才果然是错觉。
  
      可能这个林子里,有让人和骷髅产生幻觉的药粉。
  
      走此地不安全,不宜久留。阮碗顺手将小刀放进鞋子里,拦住张耐打算跃跃欲试在树上划一刀的手,拖拽着张耐,向森林深处跑去。
  
      “阿达他们在哪”阮碗用火符写道。
  
      “别浪费火符了”,张耐说“前面还不知道有什么,省着些用吧。在藏书馆的事,你还记得吧。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大水,将我们冲散了。我醒来的时候,身边还有十来个骨族,可惜碰上了盔甲骨兵,后来又遇上了诡异的火苗,结果就剩了我一个。”
  
      阮碗点点头,指指前方。
  
      “往哪走都行,这里稀奇古怪的。由着你瞎走一通,说不定能走出条路来。”张耐说“我听阿达说过,在平西城里的秘境,所见都非常不同。”
  
      张耐咽口水,压低声音,小心的说“小师妹,你说,我们是不是在秘境里啊”
  
      阮碗脸上挂了三道黑线,惆怅的点点头。哎呦偶的二师兄,现在才反应过来嘛正常世界里,哪儿有会飞的火苗,不喝水就能枝繁叶茂的树哦
  
      噫那是什么
  
      阮碗指指大树下,在层层叠叠露在地面上的树根见,隐约可见的一根手骨,然后折了一根树枝,在地上写“树下有白骨,手腕地方有盔甲骨兵的护腕。护腕很新,必然经常打理爱护。那么,他可能是和我们一起进来的盔甲骨兵,那么,他不可能被埋进地下,可能是被什么东西拖进去。”
  
      张耐没有看阮碗写什么,他的心神剧烈震荡,瞪大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阮碗折下的明明是树枝,怎么会变成手骨他结结巴巴的说“小师妹,你拿着手骨做什么在地上画自画像小师妹,现在都是火烧眉毛的时候,骨头脸画的再好看也是骨头脸啊,走别在路上耽搁了。”
  
      阮碗捏紧手里的树枝,强忍着砸到张耐脸上的冲动。骨头脸咋啦,骨头脸就不是脸啦骨头脸就不能漂漂亮亮啦哼不懂欣赏阮碗气坏了,挥舞着树枝,重重的的扬起,轻轻的落下,敲敲张耐的胳膊。
  
      张耐抱着胳膊,蹦跶着躲开树枝,嘴里说“小师妹,你把手骨扔了吧,我看着渗的慌还以为是你手骨掉了。”
  
      骨头阮碗瞅瞅拿着的树枝,没错,是树枝再瞅瞅张耐的眼睛,黑黝黝亮晶晶,没毛病好好的怎么会将树枝看着手骨
  
      阮碗想了想,写道“二师兄,你都看到了什么”
  
      “师兄就是师兄,非要在前面写个二。多写个字,不觉得累么”张耐嘀咕着,沮丧的盘腿坐在地上,抹把脸,正了神色,说“骨头,全部是骨头。骨头拼成了树,哦,你看看我头顶,那里挂着一串骷髅头,正张着嘴咯哒咯哒笑。”
  
      阮碗抬头,有一簇长长的柳树枝条垂下来,风吹过,沙沙作响。
  
      “你看到的是什么”张耐问“小师妹,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不一样对吗”
  
      阮碗点头。
  
      “那么,你看到的,树是树,花是花。”
  
      阮碗再点点头。
  
      “你说的对,这里不宜久留。”张耐苦笑着揉揉眼睛“小师妹,我现在看你,和旁边的树一个样。若是在这里呆得再久些,我只怕就分不清,你和树木的区别了。”
  
      阮碗点头,起身,拎着张耐的衣领,将他甩到自己的背上,凭着感觉选了个方向走了。
  
      张耐由着阮碗背着,他紧紧的闭上眼,可是耳朵里,听到了无数凄苦的喊叫声,声音里有着求救、愤怒、悲伤、仇恨,还有熟悉的声音在苦苦哀求。这些,张耐都没有说,那些声音在他耳边嘈杂不休,令他的心烦躁、甚至被声音所影响,产生了愤怒、恐慌。
  
      他不敢想,偌说没有阮碗在,当他被声音彻底影响后,会不会失去理智,拿出符箓,不分敌我的攻击。张耐想到了走散的亲友们,却将要说的话,都咽下去。
  
      张耐想着“还是不要告诉小师妹了,这仅仅是我的猜测。”
  
      张耐不说,阮碗就想不到吗不,阮碗想到了,所以,她一刻也不想停留,迈开腿疯狂的跑了起来。
  
      不辩方向,没关系,阮碗相信自己的直觉。不知道跑了多久,背上的张耐神智开始模糊,嘴里吐着些不清醒的话“师傅,昨晚有汤婆婆来了,真的,汤婆婆给了我碗汤喝,我没喝不过汤碗洒了床上的水是这么来的真的,师傅真的是汤婆婆来了”。
  
      这算不算张耐的黑历史,阮碗张嘴无声大笑,哈哈哈。快,快,还是快些走吧只是这林子怎么这么大,走了许久也走不出去。
  
      前方有打斗的声音,阮碗提高了警惕,放轻了脚步,凑过去看看。
  
      呦前面的人挺眼熟。那不是袁清泉、富鬼、阿达、和陈柏玉、以及一干骨族精锐。阮碗先是一喜,好友都在眼前,好事再来是一忧,眼前的好友们,行为都有些不正常。
  
      阿达单膝跪地,一手握着柳条,正朗诵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袁清泉好些,趴在地上,抱着石子大喜,念叨着“找到了,找到了,老师,我找到了。”
  
      富鬼和陈柏玉,彼此间就不那么友好了,互相握着个干树枝,噼里啪啦比划着,一副对方是自个生死仇人的架势。只是武器不给力,霹雳吧啦两下子,就从长剑变成了短刀。
  
      富鬼手挽剑花,直指陈柏玉,大喊“忒,尔等小儿,还我媳妇儿来”
  
      陈柏玉大怒“呸尔这奸贼,欺负我家姐,背信弃义,相见我家姐,先问我手上的剑同不同意。”
  
      阮碗瞅瞅陈柏玉手上握着的,只有巴掌大小的树枝,上面还有孤零零一片叶子,晃悠悠的摆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