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骷髅架子日常 > 第三百六十四章 野外生存不容易

第三百六十四章 野外生存不容易


  荒野,危机重重。
  三十多人的队伍在荒野中赶路,队伍有老人和小孩,能战斗的只有富鬼、何大、吴生和阮碗。如何平安抵达王姆山,确实是个难题。还好,富鬼、何大和阿达都是野外生存能力强的。
  富鬼从荒废的小镇里,寻到了废弃的车辆和工具,充分运用学到的机械知识,制作了三辆脚蹬五轮车。富鬼制作五轮车时,阮碗全程旁观,亲眼目睹了劳动人民的创造力,她严重怀疑五轮车的平稳性。
  事实证明,阮碗有自知之明。富鬼、和阮碗一人蹬了一辆车,何大、吴生轮流蹬一辆。阮碗那辆车上,载着两个小丫头、老人阿达和沈弦、以及铺了厚厚一层的衣物。头一天上路,阮碗的五轮车就翻倒在路边的沟沟里。
  沈弦左右手一边一个,拎着小丫头潇洒落地。阿达头栽进土里吃了一嘴土,爬出沟沟后,说啥也不坐阮碗蹬的车。
  阮碗无辜的眨巴眼,指指五轮车多出来的两个轮子,义正言辞的写道:“五轮的,不会。”
  阿达笑眯眯:“熟能生巧。”说着,带着两个小丫头,爬上了富鬼的那辆车。
  富鬼和何大皱眉想想,只好将所有的物品结实的捆在五轮车上,摞的高高的,然后由阮碗蹬着装货的五轮车。
  如果有其他法子,富鬼并不想阮碗辛苦的蹬车。他们队伍里老的老,小的小,在野外多呆一日,便多了一份危险。捆好了杂物,富鬼歉疚的说:“团长,杂物是重了些。但里面有晒干的草药、从镇上寻到的种子、线缆、保暖的衣物,都是王姆山需要的,我们得带回去。放心,都是摔不碎的,你走在中间,何大会在后面照应的。”
  阮碗点点头,她明白的。富鬼是想日夜兼程,早日回到王姆山。骷髅的力量大,夜晚也能看得见,她虽说蹬车技巧不行,但好歹是壮劳力。
  自认是壮劳力的阮碗,瞅瞅沈弦。她载着的阿达和两个小丫头都去投奔富鬼了,沈弦,你还站着不动是为了哪般。
  沈弦围着五轮车转了一圈,潇洒的爬上了杂物顶上坐着,对阮碗说:“我陪你,慢点蹬。”说完,躺在松软的杂物包上,闭上了眼睛。
  阮碗眯着眼笑了,奇怪!只要沈弦陪着他,她就很开心,这样的感觉只有在张形希身边才有。阮碗相信自己的感觉,以及自己在秘境看到的景象,虽然不知道沈弦为什么不直说,但是知道张形希还活着,对阮碗而言就已经足够了。
  阮碗美滋滋的站在五轮车把手上,从杂物包里抽出一条毯子,盖在了沈弦身上。
  富鬼斜睨了眼沈弦,越发的看沈弦不顺眼。
  回王姆山的路很远,无数的野兽隐在高高的草丛后面,绿油油的眼睛瞪着,耐心的等待着落单的猎物。
  被视为猎物的阮碗一行,从曾经平坦如今杂草丛生的柏油马路上,慢悠悠的蹬着五轮车。小萝卜头们团在一起,紧闭着嘴唇,小心的呼吸着。
  再小心,也难免有意外的时候。尤其是夜晚赶路,人困精力不济,小萝卜们年纪小熬不住,颠三倒四的睡在车上。
  沈弦盘腿坐着,头顶着星空,随着车的颠簸晃动着身体。他环视四周,耳朵灵敏的扑捉到远处野兽的脚步声。沈弦偏头看着认真蹬车的阮碗。
  地面被草拱得坑坑洼洼,为了减少颠簸,让沈弦坐得舒服些,阮碗认真的看着路,挑选好走的地方。那个认真的劲头哦,令沈弦心发软。
  轻轻的叹息溢出嘴角,他翻身跃到地上,站在阮碗身侧,握住了阮碗的手。
  阮碗吓住了,误以为沈弦从车上摔下来,忙停下车,跳下来,眼睛从沈弦身上细细看过,没有见到伤处,这才放了心。
  沈弦由着阮碗反握住他的手,脸上带着春风般的微笑:“阮丫头,情况不妙啊,野兽来袭,如何是好。”
  富鬼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嘱咐阿达将小萝卜头唤醒,招呼何大迅速商量对策。
  没有人怀疑沈弦的判断,在平西城的秘境里,沈弦的特别,每个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约而同的认为,沈弦是个不安定的危险分子。偏偏阮碗对沈弦另眼相待,照顾得无微不至贴心贴肺。
  富鬼、何大还有阿达,视阮碗为眼珠子,哪里舍得阮碗为难,只好不停的向沈弦飞眼刀。可惜,沈弦视而不见,使唤阮碗越发顺溜,间或露个得意笑容,气得富鬼牙痒痒。
  所以,见阮碗和沈弦挨得近,富鬼三步并两步插进阮碗和沈弦中间,握住沈弦的双手,诚恳的说:“沈小哥,你说的事太重要了。我真的是太感激了,没想到,你竟然愿意摒弃前嫌帮助我们,以后你沈弦就是我富鬼小弟,衣食住行我罩着你。”因此,你就不要扒着偶们家阮碗不放,如果你不答应,偶这个大哥就可以好好教训你这个小弟。
  沈弦踢在富鬼膝盖上。
  富鬼莫名觉得腿软,半跪在地上。
  沈弦扶起富鬼,笑呵呵的说:“你的感谢我收下了,只是野兽来势汹汹,你早做打算莫要耽搁时间。”口头教训完富鬼,沈弦眼睛发亮的走向阮碗。沈弦没有发现,他的情绪越来越丰富了,他看着阮碗笑着走向他,被阮碗笑得晃神,然后,就被阮碗挂在了树上。
  与沈弦为伴的,还有年纪小的若干小萝卜头们。
  “......”,沈弦的心情是复杂的,他瞅着树下和野兽打得火热的阮碗,低低的笑出声来。
  阮碗抬头,见沈弦没有受伤,就转头专心对付野兽。当她得知野兽来袭的消息,就迅速挑了棵高大的树,果然是明智的。阮碗开心极了,没了后顾之忧,脚踏七星,以刀为笔,在空中画了个大大的火符。
  火光乍现,燃破天际,明亮的光亮灼伤了野兽的眼睛,野兽嗷嗷的叫着,撒开腿跑了。
  树上的小萝卜头拍手叫好,纷纷喊着要学这酷炫的招术。
  阮碗想起来她如何拜入龙虎山的经历,毫不犹豫的,替她的二师兄张耐收了若干小徒弟。
  王姆山山脚的符室,灯火通明,张耐埋头画着符箓,突然油灯的灯芯炸了一下,张耐掐着一算,只觉得后日有难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