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骷髅架子日常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家在哪

第三百六十三章 家在哪


  钱眉眉奄奄一息,她的手脚都没了,伤口没有愈合还渗着血,她躺在花酒槽的背上,随着花酒槽的走动伤口处被拉扯着,她艰难的咽口水,嘲笑道:“笑笑,躲躲藏藏可有失你长生门圣女的身份。”
  “闭嘴”,笑笑瞪了眼钱眉眉:“若想脸上在添道口子,我成全你。”
  钱眉眉不说话了,扭头看路边的风景。他们正在山林里穿行,左右跟着的都是长生门的骷髅,而去陆陆续续还有长生门的骷髅加入。
  虽然队伍日渐壮大,但是啊,加入的骷髅太少了,向百家宗讨公道无疑是螳臂当车。钱眉眉放心不下,问道:“笑笑,你打算去哪?”
  “你们老家?”
  “金城!笑笑,金城早已经是一片废墟,我的老家早已经不复存在了,去那做什么?”钱眉眉不乐意的追问。
  “百家宗的老巢,鼓岭村。钱眉眉,你说过的地方,怎么,这么快就给忘了。”
  “没忘,只是它并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金城,有可口的桑椹、花家的大饼、还有绢布做的小花。绢布小花是金城特产,五颜六色好看极了,可以戴在头上别在衣服上。我啊,可是每个样式的小花都有一朵”,钱眉眉开心的说着。
  “无所谓,带我去鼓岭村”,笑笑没有接钱眉眉的话茬,家在哪重要吗?哼,她从来都没有家:“鼓岭村是百家宗的老巢,我就不相信,鼓岭村没有关于百家宗弱点的线索。”
  钱眉眉抬头,天空乌云密布,依然没有放晴,她说道:“百家宗的觋和罗德,都是厉害的人物。鼓岭村是百家宗的老巢,他们不可能没有防备,你带着这么点骷髅过去,正是自投罗网。”
  “既然觋和罗德在平西城,鼓岭村他们必然顾不上,这是我的机会。”笑笑冷静点说:“我不能让长生门被毁的不明不白。钱眉眉,不要多话,想活命就老老实实指路。”
  “......好”,钱眉眉悠悠的笑了,等到了鼓岭村,她必然要给笑笑点颜色看看,呵。
  ......
  平西城,觋和罗德收到了进攻王姆山兵败的消息,觋枯瘦的手指敲击桌面,平静的说:“罗德,长生门兵败,钱眉眉下落不明。呵,蠢货,二倍于仙女团的兵力,几乎全部覆灭,竟然连失败的原因都没有查出来。无能至极。“
  “觋大人息怒”,罗德恭敬的说:“参加了祭礼的骨兵,他们的忠诚程度,大人您是知道的。而钱眉眉也是极为优秀的巫使,她操作骷髅的能力也请您放心,据我所知,钱眉眉在操作骷髅方面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哦,你想说仙女团强大无比,以少胜多将我们的精锐打得落花流水”,觋有些兴奋的说:“躲藏在角落的爬虫,不知道用了什么邪恶手段,居然打乱了我的计划。有意思,罗德,你好好查查,仙女团究竟用了什么法子,除掉了数以万计的骨兵。”
  罗德心发寒,长生门是百家宗的盟友,可是觋不但没有悲伤,反而兴致勃勃,似乎还想送一批长生门的骷髅,去仙女团探探路。罗德心理发苦,他低下头不敢让觋看出端倪,恭敬的说:“是的,我这就去安排。”
  “不急”,觋看着窗户外飞过的燕子,愉悦的说:“罗德,你跟了我很久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生活的这个世间,有一块大大的蛋糕,美味极了。但是啊,很早以前,这块大蛋糕不在尘世间,有一天突然出现在世间掉在了地上,摔的稀巴烂。无数闻风而来的家伙,不顾一切的抢夺蛋糕,可是谁也没有抢到全部,抢到了些蛋糕碎末。罗德啊,如果我想吃整块大蛋糕,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办才好!嗯。”
  罗德没有说话,他知道觋野心勃勃,但是他理解不了觋的想法,日子风平浪静的过,为什么一定要折腾的满城风雨了。
  “人生在世,犹如逆水行舟”,觋摇摇头,劝道:“罗德,收回你无谓的同情心吧,你同情的那些人,也许正在享受你所唾弃的日子。你好好想想吧,罗德,不要让我失望。”
  “是......”,罗德弯腰,恭敬的退出了房门。
  大头守在屋外的杨树下,见罗德出来,松了口气,问:“罗德大人,觋大人怎么安排?有阮妹子的消息!仙女团的危机解除了吗?”
  罗德摇摇头,疲惫的说:“别担心,他们都很好”。
  大头呀开心极了,他咧着嘴,跑前跑后向罗德献殷勤。
  罗德笑了,说:“觋大人令我调查仙女团反。大头,你想不想去仙女团,为觋大人尽份心力。”
  “我可以去吗?”
  “当然,多带些骨兵吧。总围着我这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人打转,难免沾上了暮气。年纪人就该有年纪人的想法,多出去闯闯。”
  大头重重的点头。他的心底有忧虑,觋大人心思诡秘,所言所行捉摸不定。此次集结长生门和百家宗的骷髅,却惨败于王姆山山前,可觋大人并不动怒,反而兴致勃勃准备第二次进攻计划。大头深吸一口气,莫非无数骷髅的性命,在觋大人看来,仅仅是供他消遣的玩具。
  如此想的,不仅仅是大头。百家宗的许多骨兵,在私下里都这么认为,所以,大头他们在百家宗寻不到归属感。可是,他们偏偏无法摆脱百家宗,只要铃声响起,他们就身不由己受铃声控制。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大头凄然叹喟:“罗德大人,我会带一百骨兵随行,这次离开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控制我们的铃声能解开吗?”
  不远处的树枝在风中左右摇晃,令罗德有些心烦,他沉沉的叹口气:“解不开。”
  “没有别的法子吗?”
  “有,死亡。”
  罗德说的话证实了大头的猜想,这并不是好消息。大头情绪低落,不再说话,向罗德行礼后,转身离开了。
  “唉,你太好说话了,才放纵仆从骑到你头上。这等目无尊卑的骨兵,不要也罢。”觋突然出现在罗德身侧,他依然枯瘦如柴,但是皮肤上有了明显的光泽,他站在太阳下看着天空中的朵朵白云,这是他离开后鼓岭村后第一次站在阳光里:“罗德,归于仁慈是对你自己的残忍,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