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骷髅架子日常 > 第二百九十章 日落黄昏

第二百九十章 日落黄昏

    雨停了,太阳跳出了厚厚的云层,金灿灿的阳光洒向金城,在上方现出了亮丽的彩虹。古辛张大了眼睛,没有身体的骷髅头是活不了的,也许这将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彩虹了,死前能见到美景,他知足了。这一辈子,得到和失去都有许多,古辛没有什么遗憾,在等待死亡的最后时刻,古辛心态平和。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古辛看着梅山担忧的申请,想了想,温和的说:“张形希从没有被送到金城,他是大长老钦点的实验体,我想啊,张形希应该还在平西城的主殿。”
  
      风啊,轻轻的吹,温暖如同母亲的手,古辛满足的闭上了眼,在七色的彩虹里化了阳光里的尘埃,散在了空中。
  
      梅山睁大眼睛,看见了随风而逝的尘埃,他捂着眼睛,遮住了眼泪的悲伤。这算什么呀,折腾了一圈,原来张形希还在平西城,可是,他们在平西城的黑暗神殿,暗访了那么长的时间,打听了无数消息,却没有任何关于张形希的消息。难道……?梅山不敢往下想,他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张队一定活着,活得好好的。”
  
      “梅山,那个……”,聂清蹲在地上,沮丧的抓抓头发,不知道从哪开始安慰。他抬头看看天色,西边的天空晚霞照红了半边天,很快就到黑暗与白天交汇的时候了,黄昏已经来到了。
  
      天黑了,是骷髅的狂欢,如今的金城,处处是危险,这里并不是安全的地方。聂清拍拍梅山的肩膀,准备开口说话。
  
      梅山放下捂着眼睛的手,微笑着说:“古辛说的话,我并不相信。现在太阳出来了,金城里的骷髅也消停了,天黑之前,我打算独自去监牢里探个究竟。聂清,你先回去,如果梅子问起我,就说我很快就回去了。”
  
      怎么能让梅山独自行动。聂清记得很清楚,钱眉眉吩咐,当他协助梅山救人后,他就要想法子和梅山一起,去王姆山,加入仙女团。同时,钱眉眉也说到过,一旦分别下次见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聂清不知道钱眉眉要做什么,但他相信,今天晚上一定会发生非常大的事情。于是,聂清张口说:“我陪你去。梅子自然有眉眉姐照顾,如果要带消息给梅子,在路上托人带过去。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监牢。”
  
      梅山笑了:“好,好兄弟。”
  
      “走,时间不多了,我们得快些”,聂清蹦跳几下,指着监牢的方向,借助楼房之间错落的屋顶,跳到了地面。
  
      梅山紧随其后,从三层的楼上跳到了地面。
  
      太阳出来了,没有衣服遮挡的骷髅躲藏起来,长生门的骷髅最有经验,三两下就在地下挖了一个坑,将自己埋进了土里。
  
      路面上活动的骷髅少了许多,满地的森森白骨,在太阳光下冒着青烟,自发守护家园的骷髅民众们拿着铁锹,在地上挖着泥土,完后将土盖在了白骨上。
  
      普通的人,从地下室走出来,拿着一切可以挖土的工具、或者被盖之类的东西,覆盖在森森白骨上。这些白骨是活着的,当夜晚主宰大地时,白骨便重新成为骷髅,奔跑跳跃起来。
  
      梅山沉默着,快速的从一条条巷子里传过去,偶尔有半人半骷髅的怪物,嗷嗷叫着扑向梅山。梅山飞起一脚,将怪物踢飞,再送上一颗子弹。
  
      怪物没有死,对骷髅有效的子弹,仅仅是让怪物痛苦的哀嚎,被疼痛折磨的怪物,再一次扑向了梅山。
  
      梅山躲避不起,聂清瞅准机会,扑在梅山身上,在地上翻滚,替梅山挡住了致命的一击。
  
      血,行聂清肩膀流了下来。血味吸引了四个怪物,向聂清和梅山扑过来。
  
      梅山单手撑地,抓着聂清的胳膊,避开了怪物的攻击,然后背着聂清,开始逃命。
  
      阮碗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她一直在追怪物。可是,怪物没有神智,却对危险感觉极其敏感,跑的快极了。阮碗速度不慢,可是她路痴啊,只要跟丢了,她就不知道怪物去了哪方。
  
      没办法,阮碗只好在屋顶上跑跳,禀着站得高看得远,容易发现怪物的法子尝试着。这不,阮碗刚解决了一个怪物,正站在楼上张望,就看了被怪物围攻的梅山。
  
      踏破铁鞋无觅处啊,阮碗咧着嘴开心极了,三两下就跳进了怪物的包围圈。
  
      梅山张大嘴,欣喜的喊着:“团长!”
  
      阮碗点头,侧身避开了怪物的袭击,转身贴了张光明符在怪物脑门上。“起,风清日明水清透”,阮碗在心理默念着,双手掐决,引燃了光明符。
  
      怪物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上打滚。
  
      梅山惊异的指着怪物,问:“团长,这是什么怪物,怎么杀不死。”
  
      阮碗没有回话,再次掏出一张光明符,贴在了怪物的脑壳上。同时,左手指着远方,示意梅山和聂清感觉离开。
  
      梅山打算去监牢,这事是瞒着阮碗的,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梅山打算忙完手头的事后,在向阮碗详细的说明情况。至于怪物,梅山看着阮碗游刃有余的样子,放下心来。他对自己说:“梅山,你只是去监牢里看看,收集张队下落的行踪。而你现在做的事情,你就会再次见到团长的。”
  
      阮碗点头,梅山转身离开,谁也不知道这次分开意味着什么,以后无数次想起来,梅山都是悔恨莫及。
  
      梅山走的很快,转眼就和聂清没了人影。阮碗眨巴眼,专心的对付怪物,怪物也不是老实挨揍的,见势不妙就四散逃开,阮碗苦逼得再次踏上,追击怪物的时候。
  
      黄昏如约而至,怪物们啊啊的惨叫着,如破布般倒在地上,家里有骷髅的人,听到了广播里的笑容,都松快的笑了。
  
      阮碗也很开心,知道了怪物的最终归宿,原来这些怪物是活不了多久啊,果然:一个个怪物倒在了地上,阮碗的光明符都没有用上,怪物就躺在地上了。
  
      阮碗得到了信息,虽然无比差异,但是阮碗心理踏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