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骷髅架子日常 > 第八十六章 城外的混战

第八十六章 城外的混战

    张队和毛才从地下通道出来,外面太阳高照。毛才“嗷”的一声惨叫,又冲回地下通道。
  
      过了几分钟,毛才穿着一身防晒服出来了。地下通道里,花生抱着强子瑟瑟发抖,哭诉:“呜呜呜,太残暴、太残忍”强子受不了,推开花生,喊:“不就是抢了你的衣服,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衣,哭哭唧唧做什么!”花生大哭:“那是我花了一年薪水买的衣服啊,呜呜!”好吧,这确实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抢了衣服穿上的毛才,压根不考虑身后的事情。他兴冲冲的跑到张队身边,说:“我打听好了,妹子最后一次出现在墙外的石头上!”
  
      张队点点头,问贾志学:“地图匹配结果出来吗?”
  
      贾志学忙答:“做出来了,我这就拿给你看。”说着,他调动传呼机,将数据投影在石头上。
  
      毛才看到了两张地图,一张显然是金城基地及城外护城河的平面图,另一张是?
  
      “这是地下墓葬群剖析图,红色部分是地下实验室,我将两张地图合在一起,你们看,实验室形状像回力标,一端位于金城基地南部浴场,另一端与外城帐篷区临近。”
  
      贾志学在图上加了条线,这条线北起城外枯井,向西南方延伸,完美避开了实验室的,说到:“这条线,是我们在地下通行的路线。”
  
      毛才插嘴说:“哎呀,这早就知道。说重点,妹子和我儿子去哪了?”
  
      张队斜眼看了毛才一眼,说:“贾志学,说说你的分析结果!”
  
      贾志学在图上加上水流、还有人和狗。模拟了一把人狗跳水后的可能动向。最后,贾志学说:“经推算,有999%可能被鱼吃了,有01%的可能掉进了这里,有00001%的可能他们进到实验室里面。”贾志学指着河中心的位置说。这个位置正好是关宁爱国的玻璃屋。
  
      毛才一拍大腿,大喜:“他们肯定掉进这里!哈哈,我儿子福大命大,怎么可能出事!”
  
      张队和贾志学一起看着毛才,一条狗掉进水里,这么长时间没上来,不但没淹死还能挖洞进实验室,你确定养的是狗,不是黄鳝。两人将毛才的说法弃之脑后,专心琢磨阮碗可能的落水点,分析打捞阮碗遗骸的可能性。
  
      “希望河里的鱼挑嘴点,多少给妹子留点骨头渣。”贾志学叹口气,说出来担心的问题。
  
      “异变动物不会吃妹子的,我和她一路走来,见到的动物都对她视而若见。”毛才肯定的说道。
  
      “什么!”张队诧异的问,小师妹还有这能力。我观察的太不仔细了,居然有这么大的疏漏,回临海基地后定要修补观察手册。
  
      “真的,我亲眼所见”。毛才拍胸脯保证,正准备举例证明,描述场景时候。外面传来了喧闹声和喊打喊杀的声音。
  
      张队抬头看了看天色,朗朗乾坤呀!威四方迈着两条长腿,冲着张队喊:“张队!救命啊!救命!东边、北部的那群混蛋杀过来了。”
  
      “什么!”张队惊讶的问!什么东区、北区!
  
      威四方跑到张队面前,解释道:“就是帐篷区东区和北区的人,他们不满我爸得势,要反了!太过份了,我们打下的事业,凭什么让给他们!”
  
      贾志学惊讶的问:“找我们做什么,你们打不过那群人。你们怎么成的帐篷区老大。”
  
      威四方大骂:“那帮龟孙子找了个放冷枪!准头贼好,兄弟们都受伤了,只能撤回来!给一个准话,你们帮不帮。”
  
      枪法极准,放冷枪还不打死人,不会是蒋松那小子吧!张队琢磨着。贾志学口没有遮拦,张嘴就问:“张队,不会是蒋”
  
      张队一脚踹在贾志学腿上,打断了贾志学的话。贾志学单膝跪地,张队冷静的说:“慌什么慌,讲稿丢了就丢了,孙刚那老小子还会邀请我演讲不成。”
  
      教训完贾志学,张队对威四方说:“既然打不过,把人都撤了。威爷在哪,带我去见他!”
  
      威四方苦着骨头脸,对花生说:“听到没,把人都撤回来。愣着干嘛,还不快去!”
  
      花生连忙答应,慌忙的往外跑。只觉得前景灰暗,好不容易得势,结果得意没两天,得到的位置又被人抢走了。呜呜,前两天我拿东区二愣子出气,这回他们得势了,我可怎么办啊!
  
      当然,威四方是非常理解花生的心理,毕竟他得罪的东区和北区的人也不少,也担心被秋后算账。听到张队要找他爸,忙带着张队去了他爸躲着的小屋。
  
      张队一个人跟着威四方过去,临走前交待贾志学和毛才去看看,东区和北区那群人里有没有蒋松和杨新歌。不管查的怎样,一个小时后在枯井这会和。
  
      先说张队这里,来到威爷面前,张队非常直截了当的说:“威爷,你的位子是杀了东爷换来的,那么别人杀了你夺位,也是理所应当。现在,你有两条路,一是离开这里,赶紧逃命!二是说动南区和西区的人,也来争夺这个位子,你再渔翁得利。”
  
      威爷张大了嘴,咽了咽口水,慢慢合上。离开逃命,我不甘心啊,那么只有一条路,威爷问:“如何说服南区和西区的人!”
  
      “以利诱之!”
  
      “好!”威爷拍案而起,吩咐道:“让兄弟们赶紧撤,四方,你告诉震天,拿着那些金银珠宝,你和震天带着弟兄们先去投奔南区的狼头!张队,你和我去会会西区的蛇哥!”
  
      威四方张张嘴,最终也没有说什么,他转头往外跑去。张队挑了挑眉,赞道:“威爷好魄力!请威爷和我去枯井那里,等候片刻,如何!”
  
      威爷朗声大笑:“好!张队也是痛快人,只是等候片刻,有何不可!”
  
      再说贾志学和毛才,两人偷偷的藏在树上,树下打杀声震天,两人也没心情看战况。贾志学正拿着镜子反射太阳光,在墙上打信号。毛才替贾志学放哨,看着情况不对,就带着贾志学跑路。
  
      两人在树上忙活了好久,蹲的树都换了好几棵,才看到另一道打在墙上太阳光信号。这是用手表玻璃面反射的太阳光,信号的意思只有一句话:“左边第五十棵树。”
  
      贾志学大喜,忙指挥毛才向左边第五十棵树跳过去。毛才背着贾志学,像猴子一样荡到了第五十棵树,树上树下仔细察看,没人。
  
      贾志学兴奋的向身后招手,毛才回头一看,好家伙,一个全身装点着绿叶和树枝的人,正趴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手里拿着长长的**,枪口正对着自己。在这个树干上,还沾着一个穿树叶的人,他正笑眯眯的向这边挥手。
  
      果然,东区和北区的暴乱和蒋松、杨新歌有关。
  
      几人汇合后,贾志学带着蒋松、杨新歌到枯井,顺利和张队会合。张队脸色平静的交待了几个任务。
  
      这一天,东区和南区的人将威爷赶下了首领的位置,还没等他们好好庆祝,狼头和蛇哥带着人,趁着夜色袭击了他们。
  
      城外的帐篷区彻底乱了。
  
      趁着混乱,张队带着威四方、毛才,再次潜入了地下实验室。蒋松、杨新歌、贾志学负责枯井的安全,安排撤退离开金城基地的路线。撤退时间,8小时以后!

Ps:书友们,我是越从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