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骷髅架子日常 > 第四十三章 母爱不分族届

第四十三章 母爱不分族届


  道士不是好欺负的,即使是趴着也能完胜占据主场地位的鼠妈妈。鼠妈妈只能感叹自己时运不济,今天出门遛弯前没有好好看看黄历,碰上了硬茬。在道士张耐火符、光明符、定符、昏睡符、驱魔符等一顿狂砸之下,鼠妈妈身负重伤。当然,张耐也没讨到好,胳膊上、脸上、背上都是鼠妈妈爪子刻下的“到此一游”的印记。
  张耐看着鼠妈妈没有战斗力,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鼠妈妈身边还有鼠宝宝,如果全家一起上阵群殴,而现在张耐已经没有画符的力气,难道要任由老鼠宰割。以后要说出去,我堂堂龙虎山传人居然斗不过老鼠,我还怎么在道士界混日子。
  张耐正琢磨要不要一鼓作气,放个大招,团灭了老鼠一家子。就知见鼠妈妈拖着重伤的身子,将几个鼠宝宝牢牢的护在胸下,前爪弯曲额头不断点地,向他跪地求饶。
  张耐问:“你要休战。好,那你退后。”说完,张耐比了一个后退的手势。鼠妈妈见了,迅速后退几步,机警的小眼神看着张耐,这时候一只鼠宝宝没跟上鼠妈妈后退的节奏,从鼠妈妈腹部滚了出来,落在张耐和鼠妈妈交战的战场中央。
  只见鼠妈妈低声的哀求几声,小心翼翼试探前行一点,然后猛地伸头叼住鼠宝宝的脖子,缩回了原地。
  张耐打心眼里发出一句感到:“这年头,老鼠都成精了。”张耐不是嗜杀的人,一向以“道法自然”作为座右铭,见到主动求饶识时务的老鼠,免不了教训几句:“鼠大姐,你看你,拖家带口的,还要争强斗狠。不是每个人都像我那么好说话的,知道不!要戒骄戒躁,虔心向道。”说完,示意鼠妈妈可以离开了。
  鼠妈妈看着张耐没有攻击的意思,难过自己加餐不成,还差点成了别人的盘中餐,带着难过的小心思,领着鼠宝宝匆匆的跑了。鼠妈妈在跑动的过程中,动作从有些迟钝变得越来越流畅,鼠妈妈的伤竟然全好了!在回家的途中,鼠妈妈遇到了遛弯的蛇大和蛇儿两兄弟,鼠妈妈心里正憋着气,一看两死对头,那有什么好说的,撸袖子上。
  鼠妈妈战斗力超强,如果鼠妈妈坚持和张耐硬抗到底,结局肯定是,张耐成了老鼠腹中餐了。
  张耐很幸运,遇上的是带鼠宝宝的鼠妈妈,凡是做母亲的,无论种族如何,都舍不得孩子受一点风险,特别是被危险波及;张耐更幸运的是,他没有对鼠妈妈赶尽杀绝,特别是动手伤了鼠宝宝,激怒鼠妈妈,任何愤怒的母亲恐怖的。现在张耐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碰上了多么恐怖的存在,能留一条命是多么的侥幸。
  张耐还在高兴自己又普及道法,劝谏有灵性的鼠妈妈虔心向道,以后少打架,受了这么重的伤估计要休息好一阵了。压根儿就没想到鼠妈妈已经伤好,完虐了蛇大蛇儿两兄弟,并顺利的吃到了午后点心,鼠宝宝们吃着天敌,高声大赞母亲大人威武。
  张耐在做什么呢?他现在正饿着肚子,努力爬着蜿蜒的小山洞,还好,他运气不错,前面的路没有碰上鼠妈妈那么变态的小动物。这也要感谢鼠妈妈,小动物们对于强者的气味是很敏锐的,沾上鼠妈妈气味的张耐,直接被认为是鼠妈妈的直系亲属,被地下住的小动物们远远的避开了。这小动物们的行为说明什么,说明鼠妈妈就是这片地下区域的霸主。让我们再次为张耐庆幸吧。
  张耐的幸运值一值保持的很好,他从小洞里钻出来时,正好是床底下。床边一把椅子上正好坐着一个骷髅,骷髅对床上躺着的人说:“二狗子,别怪妈妈。妈妈也没有办法救恩人,他们救了你还有二丫他们,可是他们也偷了祖宗的牌位。你不知道,村长有多看重牌位。”
  “妈妈!”床上想起小娃娃的声音,声音有些虚弱,带着骷髅:“我知道你们怕火,阿姨也怕火的,阿姨还是烧火给我们洗澡、喂吃的。阿姨还答应我,给我们炖鱼汤的。妈妈,放阿姨出来,好吗?”
  骷髅妈妈有些为难,安慰床上的娃娃说:“妈妈真没有办法,不过妈妈会去向村长求情的。二狗子,你好好睡一觉,妈妈去给你端吃的。”
  “妈妈,我不想吃生肉,恶心吃不下去。”
  “好好,妈妈去学烧火,给你热乎乎的饭。”骷髅妈妈说完,就走了。
  张耐从床底下钻出来,对床上的小娃娃温柔和蔼的哄道:“小朋友,我不是坏人。是你口中恩人的朋友。能告诉我他们关在哪吗?”
  二狗子鄙视道:“坏人都不会说自己是坏人。”
  张耐按下性子,再次哄道:“我真不是坏人,你看看我,眉间有正气,我是你口中恩人的朋友,真的,不哄你。你听我说的对不对,你的恩人会烧火做饭,对不对!”
  二狗子再次鄙视道:“你在床下听到的。”突然提高嗓子喊:“妈妈,有强盗,快来。”
  骷髅妈妈飞快的出现的在门口,张耐二话不说,一手将二狗子提起,一手按在他脖子上,温和的对骷髅妈妈说:“我脾气不是很好,我们谈谈条件如何?”
  骷髅妈妈连连点头,跛腿站立不住,一下子就跪在地上:“壮士,放过我儿子,求求你。你要人质,我当就行。我当人质。”
  张耐这一天,被跪了两次,心塞的要命,腿一伸,踢到床上:“说!你口中的恩人被关在什么地方!”
  这时候,二狗子看见妈妈跪了,生气的挣扎起来,用手抓用口咬,张耐不敢用劲,怕伤着二狗子,一时间手忙脚乱。最后手脚并用牢牢的将二狗子抱住,二狗子还气鼓鼓的咬着张耐的胳膊,张耐边喊疼边喊:“臭小子,松口,不松口我揍你啊!”二狗子含含糊糊的说:“不松,你欺负我妈妈,咬死坏蛋。”
  噗呲,骷髅妈妈站了起来,温和的劝二狗子:“二狗子,快松口,这位叔叔没恶意的!你要找恩人,我带你过去。”
  张耐松口气,早这么好说话,多好!臭小子的嘴真利!妈呀!疼死我了!

Ps:书友们,我是越从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