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星际之宝妈威武 > 第810章 追究责任

第810章 追究责任


  
      白子月有点郁闷,她高兴得太早了,竟然忘了她们还身陷异兽的包围中,等精神力或者能量卡耗尽就小命不保了。
  
      奋力的消灭异兽是应该的,可忙碌的同时还要在心里祈祷救兵赶紧过来。
  
      明明离安全区不远,驻守的士兵咋还不赶来救援?
  
      “快了,大家坚持一下,”方灵芝说,“他们要先集合,告知情况和任务后才会赶过来,需要多一点时间。”
  
      再说,她们是开机甲飞过来的,离安全区不远却也不近,在路上都得用去半小时,等久点也很正常。
  
      “哦,那应该快了,”白子月算了算时间,“距最先放出去的求救信号已经有二十多分钟了。”
  
      转换机甲视觉看向安全区方向,果然有上千的军绿色机甲正往这边赶来。
  
      “终于来了,”众人如释重负。
  
      能够活着的话,又有谁愿意壮烈在这里呢?
  
      白子月弯了弯大眼睛,“太好了,可以放开手脚战斗了。”
  
      援兵没来之前,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唯恐精神力使用过度受重伤,被困在机甲里等死。
  
      如今脱离危险了,可不就来了精神。
  
      戚青则打开了外置喇叭大吼一声,“冲吖,为了受伤的心灵美战友们报仇。”
  
      方灵芝有点无奈,“你是不是把自己做的好事忘了?”
  
      表现得这般高调,生怕别人不认识他嘛!
  
      戚青一拍脑门,“艾玛,差点忘了。”
  
      光顾着高兴,竟然把正事给抛到九霄云外了,这可咋整。
  
      戚青急得团团转,手上的动作不自觉慢了下来,竟被只庞大的变异短毛熊给踹倒在地,怎么挣扎都爬不起来。
  
      “老铁你咋啦,被吓破胆子了?”徐安边关心的问。
  
      “问什么问,还不赶紧把它拉下去,”戚青咬牙,“老徐你可不厚道,有你这样做兄弟的?”
  
      竟然在他被变异短毛熊制住后光顾着看热闹,完全没有拉一把的打算。
  
      友尽,绝交!
  
      徐安边不痛不痒,谁还没放过绝交的狠话呀,无视就好。
  
      到底是好兄弟,该救人的时候也不含糊,看够笑话后,徐安边便飞过去将变异短毛熊拽开了。
  
      戚青蹦起来,恨恨的道,“姓徐的,这事没完。”
  
      徐安边觉得自己有点无辜,“你自己不小心被变异熊扑了怪我咯?”
  
      戚青,“……”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众吃瓜群众,“……”有卦看就是安逸。
  
      有了上千的救援兵,异兽该抓的抓,该灭的灭,场面很快就被控制下来了。
  
      有抓够当天任务的人欢喜的跟着救援队回了安全区,没有抓够的丧着脸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而白子月,她是被救援队押送回安全区的,和方灵芝三人一起。
  
      “完了,”徐安边皱巴着还算俊郎的脸道,“不知道会受什么样的惩罚。”
  
      闹的动静太大,还出动了救援队,惩罚肯定轻不了。
  
      好在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应该不会被舰队开除,毕竟培养人才不容易。
  
      “放心吧,引兽香是我拿出来的,”戚青闷闷的道,“你们只是没阻止成功,惩罚不会太重。”
  
      竟是要把所有的责任扛了。
  
      “不许胡说,”方灵芝没好气的道,“我们三投票决定的,怎么可能都推给你。”
  
      又安慰白子月,“你没有参与,待会说实话就好,等调查清楚就没事了。”
  
      白子月有些纠结,“不行,我也在场呢。”
  
      要是新朋友想把她拖下水,她还能毫无愧疚的将以防万一而录下的视频交出来,可方灵芝却是要把她摘出去。
  
      算了,问询时照实说,视频就不交了。
  
      这颗专门养殖异兽用的荒星也有几千的驻军,来自附近不同的舰队,幽夜占了大头,驻军的头头被称为大队长,是名九级机甲师。
  
      在联邦,九级机甲师已经很难得了,可以说是万里挑一,驻守这么个小星球似乎挺委屈的。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来这里驻守的士兵要么是天赋太差,实力很难有进步,想要出外寻找机缘的;要么是年纪大了,又不愿意退伍或转业,干脆换个任务不是那么繁重的地方。
  
      荒星的居住条件虽差,可也自由,每天训练时间短,更多的是在安全区在巡查,有更多的实战机会。
  
      再加上低级异兽众多,有适合种植的土地,不管是想吃肉还是想吃青菜都很方便,还能省下很多钱。
  
      最重要是的是,在外驻守是个长期任务,每天都有补贴,吃住又是免费的,一年下来能存下不少的星币,这可比退伍去当保安强多了。
  
      尤其是军官,还有职位补助和奖金,哪怕是九级机甲师,在缺钱的时候也很乐意接下这个任务。
  
      而荒星的驻军大队长施建邦家有基因病患者,每个月需要付大额的医药费,哪怕在军区总医院治疗会有减免,依旧有点吃力,便咬牙接了任务。
  
      施建邦在这里驻守了十来年了,也经历过不少事,引兽香的威力更是亲眼见过,因为没有经验,救援速度慢了,死伤数百人。
  
      打那以后,施大队长就明文规定,不得在养殖荒星上使用引兽香。
  
      未曾想,事情过去没几年,又有胆大包天的家伙犯了错。
  
      接到消息后,施建邦气得差点把厚重的办公桌掀了,派人去救援的同时也没忘了调查罪魁祸首,戚青四人便在危险平息后被请到驻军大队长办公室喝茶了。
  
      当然,茶是不可能真有的,惹了祸还想喝茶,别做梦了!
  
      “说吧,”施建邦冷着脸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硬要站在最前面的戚青梗着脖子回道,“报告长官,引兽香是我拿出来的,也是我坚持要点燃的,要罚你就罚我。”
  
      施建邦挑眉,视线转向其他人,“你们怎么说?”
  
      “报告长官,”方灵芝出了声,“这事不是戚青一个人的错,我跟徐安边也参与了,同样有责任。”
  
      白子月亦道,“我从头看到尾,没有阻止,也有错。”
  
      “呵,还真是讲义气呀,”施建邦都不知道该说啥了,“看来不一起罚都不行了。”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方灵芝忙道,“白子月只是编外队员,她是头一回接任务,不知道这里的规矩,这事跟她没有关系。”
  
      施建邦凉凉的道,“接了任务不去了解,她也不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