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天帝传 > 第一千五百章 再遇聂仙桑

第一千五百章 再遇聂仙桑


      “轰隆。”
  
      林刻的拳头上,金色和青色两种光华交织在一起,与姚妃月打出的元气云,对碰在一起,发生剧烈震荡。
  
      浑厚的元气云,竟被压得凹陷,似要破散。
  
      “他的元气品质,怎么会如此精纯?而且,一寒一热,蕴含急速旋转的劲力。”
  
      姚妃月心中吃惊,隐隐感到吃力。
  
      别说元气只有四十丈厚的武者,就算是元气厚达一百丈、两百丈的武者,也难以给她带来如此感觉。
  
      “这个白发小子很怪异,有问题!”
  
      就在这时,姚妃月的脚下,传来一道噼啪碎声。
  
      “不好……”
  
      姚妃月这才意识到,现在并不是站在地面,而是站在十丈高的塔楼上。她可以轻松接下林刻的攻击,可是,塔楼却承受不住。
  
      本以为白发小子是以卵击石,原来他的算计是这个。
  
      “轰隆”一声,姚妃月脚下的琉璃瓦破碎,雪白的娇躯不受控制,直向下方坠落。
  
      趁此机会,林刻收回拳印,脚踩一步诀,止住下坠之势,身形倒冲向上空。
  
      刚才与姚妃月对拼的那一击,他已受内伤,不能再战下去,两人修为差距太大。
  
      “必须尽快突破到血海卷第十重天,否则遇到这个妖女,只能逃命。”
  
      周围喧嚣声一片,大批武者向这片城区汇聚过来。林刻擦干嘴角的血迹,正想赶去查看封小芊和许大愚那边的情况。蚕心是一等一的高手,远胜姚妃月。
  
      “唰。”
  
      右腿腿弯出一紧,一根金色长鞭缠在了那里。
  
      林刻低头一看,暗叫一声不妙,下一瞬,被姚妃月拉扯得也向塔楼底部坠去。
  
      下坠过程中,林刻不断打出飞刀,希望能够在落地之前将她杀死。一旦落到地上,他的优势尽无,将会陷入真正的死亡危局。
  
      ……
  
      自从得知林刻死讯,聂仙桑心情一直很沉郁,经常一言不发,只身可以在月下静坐整夜。
  
      按理说,杀父仇人死于非命,她应该高兴才对。
  
      可是,为何恰恰相反?
  
      这种状态,只在父亲聂行龙死的时候有过,整整一个月都在伤痛欲绝中度过。
  
      今夜,在天晟公子的连番劝说下,她走出庄园,来到天境湖上乘船散心。
  
      河畔热闹非凡,彩灯高悬,有名姬弹奏悦耳动听的琴曲,有年轻才俊对酒当歌,有热血武者凌空舞剑。
  
      可是,湖面上,却是一片清冷。
  
      一只小舟,划出一道水痕,破开了湖面的平整。
  
      天晟公子本是极喜欢聂仙桑,可是,站在船头的他,目光却眺望夜幕中的某个方向,心中思绪不在此处:“以蚕心和姚妃月的实力,杀封小芊,应该是十拿九稳。”
  
      杀封小芊,不仅仅只是阻止她继续杀查聂行龙的死因,更是为聂仙桑清除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
  
      他倒也并不是对聂仙桑没有信心,论美貌,论修为,论天资,整个白劫星的女子,无人能即得上她十分之一。
  
      只不过,最近三个月来,聂仙桑全无斗志和活力,修为停滞不前。
  
      这才让天晟公子担心了起来。
  
      “轰隆。”
  
      夜幕中,传来一道巨声。
  
      隐隐间,听到“蚕心”的名字,从远处传来。
  
      周围城区的武者,全部都被惊动,纷纷向战斗爆发的区域赶去,湖畔一片混乱。
  
      聂仙桑从沉思中惊醒,美眸远眺,道:“魔道武者竟然敢来白帝城兴风作浪,大师兄,我们也去看看。”
  
      “师妹……”
  
      天晟公子想要拦她。
  
      可是,聂仙桑已施展出高明无比的身法,犹如湖上蜻蜓一般,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飞到了岸边。
  
      随后她如御清风,飞在屋顶楼檐之上,急速冲了过去。
  
      “这么长的时间,蚕心和姚妃月应该已经得手。”
  
      天晟公子爆发出比聂仙桑更快一筹的速度,追了上去,道:“师妹小心一些,蚕心的修为已经达到第十三重天的巅峰,乃是魔道年轻一辈一等一的高手。”
  
      ……
  
      从塔楼的顶部,坠至底部,也就一个呼吸的时间,可是林刻却一连打出三刀。
  
      其中一刀,破开姚妃月的护体元气,从她玉肩上划过,留下一道又细又长的血口。
  
      “轰隆。”
  
      两人一前一后坠到塔楼的底部,摔得尘土飞扬。
  
      林刻只感觉头昏眼花,四肢都像是断掉了一般疼痛欲裂,毕竟,刚才是被姚妃月缠住了腿,是直挺挺的从十丈高处坠落,无法施展任何身法。
  
      姚妃月虽然被林刻破掉了护体元气,可是,在即将落地的时候,又调动出一股元气,充斥在足底,形成气云,化解了大部分力量。
  
      “你倒是真的厉害,居然能够伤到姐姐我。”姚妃月的玉指,抚摸香肩处的血痕,眼中涌出阴沉狠冷的光芒。
  
      不过,她却没有出手杀林刻,向他走过去。
  
      “像你这种年轻高手,不可能籍籍无名,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谁?”
  
      姚妃月刚才清楚听到林刻沉重的坠地声,以为他已经摔得半死,倒也没有太过提防,探手便去摘白玉面具。
  
      忽的,面具下的双眼,精光闪烁。
  
      “唰——”
  
      一柄飞刀,化为蓝色幽光,直冲姚妃月的心口。
  
      姚妃月被突发的一刀击中,身形向后倒飞出去,将支撑塔楼的一根木柱撞断,重重的坠落在地。
  
      刚才林刻的确摔得很重,几乎不能动弹,不过,将《通天录》功法在体内运行了一遍,立即恢复了过来。
  
      示敌以弱之后,才是迅猛一击。
  
      不过,林刻的脸上没有一丝喜色,因为刚才那一刀看似凶猛,但是击在姚妃月的身上,却发出一道金属碰撞声。
  
      很显然,姚妃月避开了要害,使用身上的铠甲挡住了飞刀。
  
      想都没想,林刻立即向塔楼外冲去。
  
      “还想走?”
  
      姚妃月手中金色长鞭抖得笔直,延伸数丈长,像是一根金色长剑,穿透三层木质墙体,击在林刻的背心。
  
      “噗嗤。”
  
      林刻口吐鲜血,向前扑了出去。
  
      有幻形衣和六十道器烙印的白龙武袍护体,姚妃月这一击的绝大部分力量都被化解,林刻踉跄了数步,便是继续向外冲去。
  
      姚妃月本是抱着擒拿林刻,逼问身法和飞刀上人法的想法,可是,连连失手,让她意识到想要擒住此子,难如登天,说不定最后会被他逃掉。
  
      于是,不再留手,体内元气完全调动,运至掌心。
  
      “五极掌。”
  
      一掌隔空打出。
  
      足有一米多长的掌印飞出去,直追正在逃遁的林刻。
  
      林刻咬紧牙齿,猛然转身,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将浑身元气都调动起来,全力以赴打出两拳,与那道五极掌印对碰在一起。
  
      “嘭。”
  
      林刻的身体像是一发炮弹向后倒飞出去,撞穿塔楼的墙壁,落到街道上,身上已是鲜血淋淋。
  
      强撑身体,林刻再次站起身。
  
      “竟然还没有死?”
  
      姚妃月感到难以理解,堂堂命师,要杀一个元气四十丈厚的武者,竟然如此之难吗?
  
      这白发小子的身上,必定隐藏有大秘密。
  
      正要追上去擒下林刻,探查究竟。
  
      忽的,一股强大无比的元气波动由远而近,紧接着,曼妙无双的白色身影,从半空飞落下来,犹如谪仙临尘。
  
      “何方魔女,敢来白帝城杀人?”娇喝声响起。
  
      看到那道白色身影,姚妃月的俏脸猛烈一变,急速向后方逃去。
  
      来者,正是聂仙桑。
  
      聂仙桑瞥了林刻一眼,黛眉轻蹙,提剑便是去追姚妃月,长发和衣袂在风中飞扬,说不出的缥缈和灵动。
  
      “竟然……是她……”
  
      林刻盯着聂仙桑的背影,目送她消失在夜幕中,随后,胸口剧烈的起伏,吐出一口淤血。吐出后,整个人反而轻松了许多。
  
      片刻后,聂仙桑去而复返,落到林刻刚才站立的位置,心中很是惊讶。刚才那人伤得何等之重,怎么突然一下就消失不见?
  
      释放出元神探查,也没有任何发现。
  
      “师妹,魔道武者无比狡诈,你千万要小心。”天晟公子追了上来,关切的道。
  
      聂仙桑道:“是幽灵宫的姚妃月,可惜她身上有逃命的符箓,没能将她追上。”
  
      天晟公子好奇的问道:“你在找什么?”
  
      “我刚才看到了一个伤得很重的人,给我一种颇为熟悉的感觉,可是,眨眼功夫,他就不知去了哪里。算了,走吧,先去对付蚕心,绝不能让他逃走。”
  
      聂仙桑和天晟公子疾速离开。
  
      而林刻距离他们刚才对话的地方,只有数丈远,藏在破烂塔楼的里面,背靠墙壁而坐,使用元神和幻形衣的力量,将身上的气息敛于无形。
  
      相隔数个月,再次听到聂仙桑和天晟公子的声音,恍若隔世。林刻痛苦无比,心中充塞满了怨恨和伤感。
  
      身上的伤,远不及心中之痛。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飞天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