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竹被打断,一脸的莫名其妙:“你干什么?”
  
      明明是他在问她干什么,现在她竟然还反问他,好像弄的都是他的错一样,弑弦火不打一处来。 ̄︶︺sんцつ
  
      “我干什么?是你干什么吧?”
  
      孤竹:“……你到底干什么?”
  
      弑弦:“……”
  
      孤竹沉默到此,无奈到:“松开,我要给他疗伤。”
  
      弑弦想也不想:“不行!”
  
      “理由?”孤竹无奈的捏了捏眉心。
  
      “还需要理由吗?他擅闯禁地,罪该万死,死了活该,干嘛还要救他?”弑弦开口道,一脸:我才不在意,我才没吃醋的样子。
  
      孤竹有些无奈。
  
      承认他吃醋真的有那么难吗?
  
      孤竹要给公孙允辰疗伤,但弑弦拉着她的手,她动不了,着实有些无奈。
  
      “你确定要拦着我?”
  
      弑弦扬了扬下巴,一副就是如此,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孤竹无奈,只能站起来摸摸他的头:“那好吧,那你来。”
  
      弑弦感觉自己一定是变异了。
  
      否则的话,他狂躁的心情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被她抚平了?
  
      就像条犬一样,竟然异样的觉得她那一摸,真的让他心里得到了格外的安慰。
  
      弑弦享受的微微眯了眯眼,然后走到公孙允辰身边,抬手,黑色雾气随着他的动作源源不断的涌进公孙允辰的身体里面。
  
      在那边的时候弑弦都可活死人肉白骨,治疗公孙允辰这点伤势,不过是挥挥手的事情。
  
      弑弦和孤竹两人疗伤的性质是不同的,孤竹是拥有治愈技能,而弑弦则是以自己自身的实力来治愈别人。
  
      眼见着公孙允辰身上的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手腕和脚腕处被铁链磨烂的地方也迅速愈合。
  
      只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弑弦的动作猛的顿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的抬起头来:“不对,你偷的野男人受了伤竟然还让我给他疗伤?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弑弦准备和孤竹吵一架,猛的发现,见鬼了,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众人:“……”
  
      您老反应可真快啊!
  
      刚才这位姑娘摸了一下您,你不是自愿的,高高兴兴的去给这位公子疗伤了吗?
  
      野男人……
  
      孤竹脸色微黑。
  
      而公孙允辰则是脸色微微涨红,好奇的目光在孤竹和弑弦之间来回切换。
  
      沐小姐那天不愿意和她们一起离开,就是为了找到这名男子吗?
  
      他们是什么关系?
  
      不过看起来两人相处的并不是很好……
  
      孤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公孙允辰只能算是她认识的一个人,连朋友都不算是。
  
      救他,不过是因为他被抓住完全是因为她,还有就是看他比较顺眼。
  
      弑弦一副:你今天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再也不会跟你说一句话的表情。
  
      孤竹冷着脸:“我劝你还是口下留情得好。”
  
      免得到时候被自己作死。
  
      弑弦:“……”
  
      莫名的有些怂了。
  
      ok,看这个话题恐怕是必须要终止了,否则没完,孤竹看了下公孙允辰的伤势,见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看样子不需要弑弦给他治疗了。
  
      孤竹道:“给他一套衣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