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柯南世界的女装大佬 > 第336章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第336章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是这样的,你看一下这应该是你们公司生产的涂装材料没错吧?”
  
      风间熏把之前从隧道当中找到的材料碎片拿到了这位经理的眼前。
  
      “分析实验我已经做过了,这的确是叔叔生产的涂装材料没错,现在我们想看的是,最近这几天来购买这种材料的都有谁?”
  
      “安也,把购买记录调出来,让三井小姐和这位警官小姐看一下。”
  
      “是,部长。”
  
      一个眼镜男应道,随后转过身去,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着。
  
      “三井小姐,警官小姐,这种材料目前还没有正式的面向市场,因此知道的人也不算多,最近这七天来购买的只有这三个人而已。”
  
      这位眼镜男调出了一张表格,上面的人倒是挺简洁的。
  
      就只有三个人,其中,北山吾郎这个名字引起了风间熏的注意。
  
      本来以为会在这个表格上面看到吉泽正这个已经明确是bn犯的人名,结果谁知道看到的竟然是另一个人命。
  
      这个人,就是片冈家的司机。
  
      之前也说过,不管是要针对片冈茂进行bn,还是在逃脱途中提前丢掉发信器这件事情,没有参与警方的营救会议的人是绝对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的。
  
      尤其是,对片冈夫妇的工作时间,以及片冈茂在医院的这件事情十分清楚的人。
  
      这些条件综合起来,那必然是片冈夫妇身边的人。
  
      而当时会议当中,除了片冈夫妇之外,就只有一个负责秀场的工作人员,以及这位专门负责接送片冈纯的司机,北山吾郎了。
  
      ”滴滴滴“
  
      在风间熏思考的时候,电话打来了。
  
      接起来一听,就是柯南这小子打过来的。
  
      他说在跟片冈纯的交流当中,问出了一些蛛丝马迹。
  
      虽然不能充当直接的证据,但是已经可以指出,他那个后妈并没有作案动机,而且这个人小鬼大的家伙,竟然还有一次偷偷的跟踪自己家的司机,发现了他跟那个bn犯吉泽正有过见面的情况。
  
      这些事情,也是柯南特地将吉泽正的照片带过去之后,那小孩才指出来的。
  
      要说柯南身边的孩子心理承受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要知道,吉泽正的死相可算不上好。
  
      被勒导致的机械性死亡,让吉泽正的双眼暴突,布满血丝,一脸的死不瞑目,而且舌头还因为窒息的关系长长的吐出来。
  
      这要是一般的小孩子看了,不做个几天噩梦才怪。
  
      片冈纯还能指认出这个家伙跟北山吾郎有来往的情况,可以说是相当淡定的小孩了。
  
      大概这也算得上是柯南的b之一吧,那就是让自己身边的人自动无视尸体的惨烈情况,保持理性的思维分析案情。
  
      “所以,你这算是肯定了凶手是北山吾郎了么?”
  
      风间熏反问道:
  
      “算是吧,不过要想定他的罪,还是要找出关键的证据才行,但是因为你的关系,我本来的计划被彻底打乱了。”
  
      “所以你这是在抱怨我么?”
  
      风间熏语气微微上扬,然后大侦探立马就怂了。
  
      “我,我也没这么说啦,我一向是乐于助人的,只不过现在警方已经找到了一个非常具有指向性的证据,那就是江崎幸子的银行欠款数目,跟歹徒敲诈勒索的数目一致,这可是个大问题,如果我们不快点的话,说不定江崎幸子就被人当成挡箭牌了。“
  
      关于这一点,江崎幸子是百口莫辩的。
  
      就算是风间熏找到了时间差,也不能作为江崎幸子没有犯罪可能的决定性证据。
  
      毕竟不管是从赃车上面找到的耳环,还是犯人指明要江崎幸子前去交易的这一点,亦或者是银行欠款数目上面,她都没有合理的解释。
  
      只能说,这是针对后妈下的一个连环套。
  
      这个表面上老老实实的司机,其实早就已经在谋划着怎么样在敲诈勒索雇主的同时,还将雇主的妻子当成替罪羊这件事情了。
  
      “这就有些麻烦了,我虽然找到了一些证据,但是并不能直接证明凶手就是北山吾郎,就算你那个小同学肯出庭作证,直系亲属的证据效力也是有限的可怜,更何况他还未成年,根本就不能算作定案证据。“
  
      风间熏叹了一口气,虽然整个案件乍一看,的确是像是恶毒的后妈针对继子的敲诈勒索。
  
      但是实际并不是这么一回事,这个后妈对孩子还是相当好的。
  
      有时候纵容反倒是一种伤害,肯下手管教孩子,已经说明她把这个孩子真正的放在心里面了。
  
      “既然这样,那也没办法了,只能赌一把了。”
  
      “恩?赌什么?”
  
      柯南对风间熏的话表示疑惑。
  
      “当然是你最擅长的事情啊,给犯人下套么。”
  
      真不是风间熏故意给柯南扣屎盆子。
  
      这家伙破案无数,但是有相当一部分作案手法极其高明,就算是他,也只能找到一些模糊证据而已。
  
      在这种模糊证据的情况下,就算是警方将其逮捕,并且提起公诉,犯人只要找到一个还过得去的辩护律师,针对证据不足这一点强行辩驳的话,就能逍遥法外了。
  
      所以他有很多次都是故意下套,引诱犯人自己承认罪行。
  
      “我这里有北山吾郎的电话号码,你就用你那个蝴蝶结变声器模仿吉泽正的声音给他打电话好了。”
  
      “嘶,你还真敢想,让我用一个死人的身份给犯人打电话,你确定他会相信?”
  
      其实就算没有风间熏,估计十有柯南也会这么做。
  
      毕竟这起案件的针对性证据实在是不够,如果不下套的话,就算是福尔摩斯来了也只能大眼瞪小眼。
  
      “放手去做吧,我相信你的本事,没问题的,我可以陪你去,充当你的保安,毕竟你那个时灵时不灵的足球,还真不一定的了一个亡命之徒。”
  
      既然已经杀过一次人,那肯定不介意再来一次。
  
      事实上很多连环杀人犯都是这样的心理,反正都已经杀人了,一次跟多次中间也没什么差别。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等下就去找一个公共电话亭打电话,你先把北山吾郎的电话号码用短讯发过来吧。”
  
      “没问题。”
  
      就这样,风间熏挂断了电话。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三井亚子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的,就仿佛看到了变大的小哀一样。
  
      难不成科学怪人都是这种属性么?
  
      “你现在在忙么?”
  
      风间熏问道。
  
      “没有,我没什么事情,怎么了?”
  
      “如果你不忙的话,等下我带你去看一场戏,也算是报答一下你帮我这么大忙了。”
  
      “看戏?最近有什么戏剧上映吗?”
  
      三井亚子歪头,不解的问道。
  
      ”srsnn”
  
      风间熏灵光一闪,说出了贝姐的口头禅,其实她就是想带着三井亚子去看一看柯南破案的场景。
  
      如果语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赶上柯南在对方面前十分装逼的说:“我叫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毕竟风间熏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在她的面前,大侦探毫无疑问会放的更开一点。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三井亚子耸了耸肩,倒是挺有那种美国式的随和幽默。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