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兔子必须死 > 第368章 悲催的罗宣

第368章 悲催的罗宣

罗宣一听,先是一愣,回头看了看,发现此地没别人了,这才回过神来,这死兔子叫自己大枣呢!
  
  罗宣大怒:“兔子,不识好歹!”
  
  说话间,罗宣一把抓向秦寿!
  
  秦寿手腕上的葱花立刻窜出一根树枝,树枝如同一只大鞭子直接抽向罗宣!
  
  罗宣见此,哈哈大笑道:“我乃火德星君!专克这木系生灵,小小草木精怪也敢对我出手?”
  
  说话间罗宣全身燃烧起雄性烈焰,葱花的树枝抽在火焰上,瞬间干枯了许多,树叶都被点着了!
  
  葱花赶紧收回树枝,秦寿见葱花似乎护不住他了,打不出去那就只能跑了,可是两条腿如何跑的过马?刚想到马,秦寿猛然想起来,他似乎也有马啊……
  
  可是此时此刻放天马云龙车出来似乎已经有点晚了……
  
  正当秦寿以为自己跑不掉,要被抓了的时候,一声大喝:“罗宣,你身后有人!”
  
  罗宣只感觉脑后生风,猛然转身,却看到一片漆黑迎面砸来!那玩意看不清楚什么样子,只是一片黑!
  
  罗宣大怒,掏出飞烟剑双手一托!
  
  当!
  
  那黑色的东西被他托住了!
  
  罗宣见此,大笑道:“如此小道尔,岂能偷袭于我?哈……”
  
  嘭!
  
  一声闷响,罗宣只感觉脑子后面被什么东西砸到了,只感觉两眼翻花,脑子都不清醒了。
  
  不过罗宣不甘心啊,咬牙扭头回去看,却看见一个巨大的东西出现在面前。
  
  罗宣看不清,摇摇晃晃,口齿不灵的道:“谁……”
  
  嘭!
  
  罗宣后脑又被人砸了一下,扭头看去,却是那黑乎乎的东西……
  
  嘭!
  
  罗宣后脑又中招了,彻底的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早就告诉你身后有人,还回头……”一个声音带着几分嘲讽味道说道。
  
  罗宣一倒,那天上的火鸦呼的一下就散了,胯下的赤烟驹一声哀鸣,抬腿就跑,结果一口大锅落下来,哐当一声将其扣在了里面!
  
  秦寿定睛一看,只见两个黑衣蒙面人出现在了面前。
  
  秦寿咧咧嘴道:“多谢两位师父相助,我先跑了!”
  
  “你咋知道是我们?”其中一个问道。
  
  秦寿一捂脸道:“大师,你扛着你的德字楼你当我瞎么?还有厨神师父,上次你就用这口锅扣的哮天犬吧?”
  
  听到这话,两个黑衣人一脸的尴尬,挥挥手道:“赶紧滚,滚远点,玉帝不出来,你丫的别回来了。”
  
  秦寿一点头指着大黑锅里的赤烟驹道:“这玩意看着挺稀罕的,放点辣椒味道应该不错,你们不吃,要不给我吧?”
  
  厨神一听直接给他一脚:“骂道,你要是吃了赤烟驹,罗宣还不跟你拼命?”
  
  秦寿道:“这不已经拼命了么?”
  
  厨神想想也是……
  
  秦寿道:“这马会不会说话?要是会的话,刚刚他可啥都听到了,万一回去告状……两位师父,我可是为你们两好啊。这因果你们就别沾了,我自己来就好。”
  
  厨神想想也是那么回事,看向鲁大师,鲁大师掀开黑锅直接一斧头进去,赤烟驹哀鸣一声,倒地不起。
  
  秦寿赶紧用绳子一起拴上……
  
  为什么说一起呢,因为那绳子上还拴着井木轩、斗木豸、奎木狼那三个倒霉鬼。
  
  秦寿这回学聪明了,放出天马云龙车,将这些人都塞进去,然后一催马车,马车呼啸而出,转个弯,又要往天墉城里跑。
  
  “笨兔子,你干嘛去?”厨神一把拦住。
  
  秦寿道:“刚刚光想跑了,我家婆娘还在里面呢!”
  
  鲁大师道:“你跑你的,你跟嫦娥不是一回事,最多算个宠物。勾陈好歹也是一代大帝,还干不出那种殃及池鱼,乱杀无辜的下三滥勾当!”
  
  秦寿道:“你确定?”
  
  “你放心,有我在,她绝对没事!”鲁大师拍着胸脯道。
  
  秦寿看着鲁大师,鲁大师看着秦寿,最终秦寿选择了相信鲁大师,时间不多了,他先跑为上策!
  
  于是,秦寿调转马头直奔南天门而去。
  
  这边的大战,其实很多人都在暗中观察,但是没人敢跳出来。
  
  暗中观察的无非两种人,一种是闲着没事看热闹,这种人只看不说。
  
  勾陈固然是现在的天帝,但是谁都知道,那是玉帝闭关了,所以他才说的算。若是玉帝回来,勾陈立刻就要收拾东西滚蛋。
  
  玉帝明显是站在兔子那边的,所以,大家为了不沾因果,看到了也当没看到。
  
  还有一种人是站边的,兔子这边的看到兔子跑了,自然是皆大欢喜。
  
  勾陈那边的人……貌似都没在现场!
  
  看热闹的人也在悄然议论。
  
  “看样子兔子要跑啊?”
  
  “勾陈也是心大,虽然截教弟子对天庭心中有不满,但是再不满,他们跟兔子没多大仇啊!而且现在被当枪用,等玉帝出来,他们还不是吃大亏?一个个的嘴里再喊着抓兔子,也未必动全力。”
  
  “未必,这些家伙很久没动手了,好不容易逮住个能打的,估计老婆孩子都会拉出来一起练练手。你看那罗宣,法宝都放出来了,为的是啥?还不是想装个逼?结果呢?抓兔子不成,马都没了……”
  
  “估计他们也没想到兔子那边还有人敢站出来帮忙。”
  
  “刚刚那两人谁啊?”
  
  “不知道!”
  
  众人集体摇头,至于是不是真不知道,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我要是勾陈,我自己亲自出手就是了!或者,干脆派个亲信出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对啊,我听说勾陈大帝派出了北斗七星中的亲信玉衡星君前来督战,怎么不见他人呢?”
  
  ……
  
  天墉城,水花楼,楼顶,听风流水阁内。
  
  一名男子身穿儒衫,单手背在身后,仰头望天,朗诵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我可是那沧海的水,巫山的云?”一名身穿一身青玉色长裙的女子拍着手来到了文曲星君边上。
  
  文曲星君眼神略微有些慌乱……
  
  此时此刻,房顶上坐着一道人,道人留着一缕帅气的胡须,背着一把长剑,整个人仙风道骨,但是眸子里却是一汪春水一般。道人嘴角微微开启,似乎是在传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