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重生之超凡修仙弃少 > 第207章 余家家宴

第207章 余家家宴


  
      钱老板压根不敢打扰到他们,他悄悄关上唯一的大门,在靠近大门的地方也盘腿而坐。
  
      钱老板的心没法像其他人那样静下来,闭了一会儿眼之后又忍不住悄悄睁开眼睛。
  
      这一睁开,他惊讶发现高人居然不见了。
  
      太神奇了,他守住的大门可是这个VIP室的唯一出入口,高人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果然是高人!
  
      “疯子大师不见了!”钱老板大声惊呼。
  
      所有人听到钱老板的声音立马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所有人将整个VIP厅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疯子大师的踪影。
  
      有人不禁感慨,“他肯定会穿墙术!不然不可能就这样凭空消失!”
  
      “我不管,我一定要找疯子大师拜师学艺!砸多少钱都在所不惜!”
  
      “疯子大师才不会随随便便收徒,就算是要收徒,也是收我这么有资质的人!”
  
      钱老板忽然想起了什么,忙拿起手中的手机拨打电话,“那个疯子大师有没有拿着筹码来兑钱?”
  
      “老板,您说的是不是那个赢了新赌神的那个男人,刚才他兑完钱就走了。”
  
      钱老板垂头丧气,他的赌场好不容易来一个高人,结果他都还没有和高人打交道高人就走了。哎,他这一辈子要这么多钱干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要是有机会再次见到高人,就算是把整个赌场送给高人,他也一定要拜他为师!
  
      钱老板心中暗暗发誓,他不知道的是,VIP中的那些特殊客人,一个个心中也和他想法差不多。
  
      余小帆提着钱直接去了湾岛市最大的鞭炮场,将赢的所有钱都买了鞭炮和烟花,准备在除夕那天晚上给浅浅一个与众不同的夜晚。
  
      交代好所有事情后,余小帆回到酒店,苏浅浅正抱着一个香甜的苹果啃。她的戒指里装满了各种美食,所以一有空苏浅浅就拿出一种水果或者零食吃。
  
      偏偏她吃了这么多东西,整个孕期仅仅长胖了六斤。余小帆悄悄探测过,刚好就是浅浅肚子中的那个臭小子所有的重量。
  
      见余小帆回来了,苏浅浅最后咬了一口就递给了他,“吃太撑了,肚子里的宝贝肯定是个吃货,我都吃这么撑了,他还想让我再来点。”
  
      余小帆随口问道,“今天在酒店会不会无聊?”
  
      “不无聊啊,你出去后,其实我也很快就出去了。嘿嘿,我悄悄去了一趟之前的孤儿院。为了不让以前照顾我的阿姨看到我这个样子替我担心,你放心,我是隐身之后过去的。以前在孤儿院没觉得什么,现在再去看,发现他们的生活条件其实挺艰苦的,好多该有的资源都缺乏。”
  
      余小帆指了指苏浅浅的戒指,“其实这里面除了零食和水果,还有数不清的钱吧。既然你过意不去,就捐点钱好了,我不会过问你将钱花在哪里,我只在乎你每天过得开不开心。”
  
      苏浅浅点点头,依靠在余小帆的肩膀上,“小帆,有你真好!”
  
      “真觉得我好就快点把这个混小子生下来,你说我都有多久没和你好好亲re一下了,都是他的锅!”
  
      苏浅浅忍不住拍了余小帆一下,“说什么荤话,他可是你儿子,你可不许责怪他!”
  
      “好好好,我不怪他,我只求他早点出生!早点让我们恢复二人世界!”
  
      “难了!”苏浅浅瞪了余小帆一眼,“当初吵着闹着要小孩的是你,说什么羡慕龙龙和皮神儿女成双。现在有了儿子,你有嫌弃他霸占了我。你自己说说,你是不是有些无理取闹!”
  
      “我对不住你还有这混小子!”余小帆知道自己刚才的那番话惹浅浅不开心了,忙道歉。
  
      “这还差不多!”
  
      余小帆将苏浅浅抱到酒店大床上,“你乖乖躺好,明天就是余家的家宴,我得过去看看。”
  
      苏浅浅有些担忧,“要不要我陪你过去?”
  
      “不用了,你在酒店乖乖休息,如果觉得无聊,可以出去转转,别把自己弄太累就好了。”
  
      余小帆躺在床上的另一边,久久无法入睡。明天就是余家一年一度的家宴。从他记事起,他就从来没有参加过家宴。有一次,他好奇偷偷去看,余德志抱着余亦轩和余亦航笑成了一团,时不时亲一口怀抱中的余亦轩的样子,深深刺痛了余小帆。
  
      他从未如此亲近过父亲,这次,他打算以疯子先生的身份去一趟,堂堂正正参加余家的家宴。
  
      余家的家宴,名义上是家宴,其实不过是余德志趁着这样的机会将他所能招揽的所有社会资源齐聚一堂,然后在他们面前展现他们一家和睦场景,另其他人相信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从而更加信任他,信任余家的集团。
  
      余小帆没有请帖,不过伪造一个请帖对于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等到余小帆地上请帖,真正踏入余家别墅的大门时,原本他以为自己已经强大到可以内心波浪不惊。
  
      往事一幕幕又浮现在脑海中,余小帆忍不住有些怨念的打量着这里的一草一木,尤其是大门不远处那个华丽堂皇的狗屋。
  
      原本在那里摇晃着尾巴拼命讨好来宾的狗,似乎嗅到了什么气味,忽然扯着铁链狂吠起来。
  
      余亦轩从人群中挤过来,直接朝着狗的脑门上狠狠拍了几下,“叫什么叫,也不看看今天的来宾都是些什么人,居然敢乱叫!”
  
      狗被主人打的赶紧乖乖闭上嘴,依旧警惕的用鼻子嗅着。空气中确实有些气味它很熟悉,主人明明教过它闻到这种气味就要凶一点,为什么今天偏偏要打它?
  
      对于吃瘪的狗,余小帆很是痛快。
  
      在这个宴会上,他并没有认识的人,所以干脆寻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余小帆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什么骚动。主要是余小帆的穿着打扮实在太过平常,唯一让人注意的是那满脸的络腮胡,惹得有些人有些不悦。
  
      在座的哪位男士不是精心打扮过,如此邋遢的人,倒真是少见。
  
      顾总很是生气,尤其是被人拉到如此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余家的家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