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重生之超凡修仙弃少 > 第165章 衰符

第165章 衰符


  符薪察觉到母亲的异样,忙追问,“妈,我不是小孩子,我已经长大了!你们有什么事不要瞒着我,现在爸病得这么严重,我得撑起这个家,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符薪的母亲便将父亲刚回来的时候对他说的一番话重新复述给符薪听。
  “妈,你的意思是,爸是去看了雷伯父,回来后才变成这样,而且症状和雷涛他父亲一模一样?”
  符薪的母亲点点头,“可不是嘛,最近雷家的生意一落千丈,听说你雷伯父之前一直病的很严重,你父亲好不容易抽空,看在以前同窗的份上去探望他。听你爸说他的病似乎没有传言中那么严重,好了些,可以坐起来和你父亲说话喝茶了,反倒是你爸回来后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符薪想了想,“莫非雷伯父得的是传染病,所以将病传染给了我爸?”
  符薪母亲摇摇头,“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是很懂这些,张医生的医术在南诏口碑不错,连他也看不出个所以然。除非这是一种连他都从未见过的传染病,否则说不通你父亲生病的缘由。”
  “妈,你也不要太担心,既然雷伯父的病情有所好转,说明这个病还是有治愈的可能。我多请一些名医过来,总有办法让爸好起来。”
  雷涛回到家中,发现父亲雷泽明已经可以起床喝点清粥,听闻符薪的爸爸来过,一开始并没有将这个小事放在心上。
  直到听闻符伯父从他家里离开后就生了一场大病,雷涛心里开始隐隐不安。家里突生变故,他一直没有弄清缘由。父亲的病让他很害怕,害怕传染给自己,所以这些天他尽量都在外面忙着赚钱,不愿意回家。
  如今欠下余小帆和符薪的巨额债务,他实在是没有能力偿还,只能天天躲在家里陪着父亲。
  父亲的病在雷伯父来看望过后是好了不少,这才几日,如今又有恶化的迹象,只能整日里躺在床上,靠打点滴过日子。
  余小帆和同学们在南诏又痛痛快快玩了几日,见符薪一直没有给他打电话。忍不住先打电话给符薪,“我是余小帆,最近龙犬工作展开得怎样了?”
  电话那头的符薪似乎没有什么精神,停顿了几秒才回复道,“龙犬已经收买来不少,都暂时养在我以前弄的流浪狗基地。余先生,真是对不起,家中发生了些事,我暂时实在分不出精力去管龙犬。”
  余小帆不解,他家能出什么事让他连龙犬都先搁置一边不管?
  “既然我们现在是合伙人,不需要见外,有什么困难说给我听,说不定我能帮到你。”
  南诏能请到的名医,符薪已经请了个遍,父亲的病依旧没有好转。
  听余小帆这么一说,符薪忽然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都怪自己病急乱投医,人家余小帆连奄奄一息的旺财都能救回来,父亲的病肯定不在话下。
  符薪将父亲生病的经过以及病症一五一十告诉余小帆,余小帆很认真的听完,笑道,“这不是什么大病,把你家的地址给我,我这就过来。”
  余小帆带着苏浅浅去拜访符薪家,还没到别墅门口,余小帆抬眼便看到符薪家上空笼罩着丝丝黑气,“有意思,南诏居然还有高人存在!”
  苏浅浅不解,“那黑气是什么?”
  余小帆笑道,“不错,你也能看到,有进步!”
  苏浅浅不乐意了,“你别以为我现在每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我每晚都偷偷修炼呢!”
  “真乖,再接再厉!”
  两人说话的时候,符薪已经从大门出来迎接余小帆他们。
  余小帆也不和他过多寒暄,直接由符薪带着进了别墅上二楼符可进的卧房。
  几日不见,符薪受了一圈,面容憔悴,看来是个孝子。
  对于孝顺的人,余小帆一直都比较欣赏。
  “余先生,知道我父亲到底是生了什么病吗?”
  符薪知道余小帆肯定能治好他父亲的病,他现在最想知道父亲的病到底是因何而起,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父亲的这场病和雷家脱不了关系。
  余小帆翻了一下符可进的眼皮,眼里都有丝丝黑气,还真是挺严重。
  “知道,不管你相不相信,你父亲这是受了衰符的侵蚀。”
  “衰符?”符薪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他从来不相信鬼怪之说,更加不相信什么符咒之说。
  “是的,你没听错,就是衰符。你是不是怀疑你父亲的这个病是被雷涛父亲传染?”
  符薪倒没否认,点头算是承认。
  “这点你倒真是错怪了雷涛他父亲,衰符要是可以传染,你想想,你和你母亲这几天为什么没有被传染?你认真回忆下,雷涛他父亲是在什么情况下生病,还有你父亲又是在什么情况下生病,或许你就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了。”
  既然他打算以后和符薪长久合作,符薪就得是个聪慧事事都能想到的人,他可不希望有事没事就给这个合伙人排忧解难。
  听了余小帆的分析,符薪坐在父亲卧室的沙发上,沉下心开始认真回忆。
  雷涛的父亲已经病了一段时间,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还真不是太知道,但自己的父亲,他可以肯定,是从他在斗犬大赛大获全胜的当晚开始生病。
  既然是由符咒引起,那么这事肯定是人为。当时因为旺财而亏了钱的人太多,那些人,应该不至于因此而算计自己。
  毕竟斗犬比赛上,胜败乃兵家常事。倒是自己因斗犬和苏白还有雷涛两人都签订了公证书,难道是他们两人中的一个?
  雷涛似乎不可能,他总不至于为了掩人耳目特意先害自己的亲生父亲卧病在床。如果他真这么做,那他也太不是人了。
  还有一点很有疑虑,若真是雷涛,他为何不将那衰符弄到对手苏白他父亲身上。他们才是生意上的最大的对手,扳倒对方才能让他们雷家崛起。
  扳倒对手?
  对了,雷伯父生病,雷家的生意因此无人照料,倒是苏白家的生意最近红红火火,已经有成为南诏首富的趋势。不然自己也不会舔着脸战队到苏白身边,想要谋求生意上的共赢。
  符薪突然大喊道,“肯定是苏白苏家搞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