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重生之超凡修仙弃少 > 第151章 骑马

第151章 骑马


  女生果然都对美丽的事物感兴趣,余小帆由浅浅拉着他的手,走到一大群人围着古装照相的地方。
  正在照相的是一个美女,穿着古装扮相很是好看,我见犹怜,很有林妹妹风范。
  她正摆着各种姿势,等摄影师给自己拍照。
  “哟,难得啊,在这破旧的古城还可以看到这样漂亮的美女。美女,叫什么名字,拍完照哥哥请你吃饭如何?”
  美女没想到自己拍个古装照都被人搭讪,脸色微变,仍保持着微笑的表情,举着扇子,犹抱琵琶半遮面。
  雷涛急了,“老子叫你呢,听见没?没长耳朵吗?不会说话点点头也成啊!”
  苏浅浅看不过意,走了过去,“人家在拍照,你就不能安静点,瞎嚷嚷什么?”
  雷涛一看,又来一个美女,顿时乐了,“老子今天这是什么好运气啊,居然又碰到一个大美女。不如,你也赏个脸,陪老子吃饭。晚上我们三人一起乐乐。告诉你,老子那方面可厉害了,保证让你们两个美女欲/仙/欲/死,骨/软/筋/酥,以后肯定求着我和你们睡!”
  “你敢沾染我的女人半根手指试试?”余小帆也从人群中走过来,冷冷盯着雷涛。
  雷涛不动深色上下打量余小帆一番,笑道,“就凭你?听你们口音就知道不是本地人。你们出去打听打听,老子雷少在南诏可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响当当的人物。你们几个外地人也配打我的主意?老子看上你的女人是你的荣幸,不然,我才不稀罕这种破鞋!”
  被人当场说是破鞋,苏浅浅脸色立马变黑,“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谁是破鞋?”
  雷涛拿手指着苏浅浅的鼻子,“说的就是你,咋的,想咬我?你有本事咬咬看?”
  余小帆正打算将苏浅浅拉到身后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出言不逊的臭小子,被苏浅浅及时制止,“我总要学会成长,这事就让我自己处理。”
  余小帆只能无奈走到一旁,浅浅最近修为大增,对付这个臭小子不在话下。
  见余小帆居然走开,雷涛更加肆无忌惮,“哟,你男人原来还是个靠女人出头的软饭男呀。真是可惜,你要是早点碰到老子,就不必被这软饭男糟蹋,可惜老子不喜欢别人碰过的破鞋,老子现在没有碰你的兴趣了!”
  苏浅浅已经忍无可忍,一把抓住雷涛指着她鼻尖的手腕,两手猛烈一掰,雷涛的手腕就被苏浅浅活活掰断。
  听到雷涛发出撕心裂肺的声音,苏浅浅吓得赶紧松开手跳到一旁。
  这是她第一次打架,有些小兴奋又有些小激动。以前总看男生们打架,原来打架如此刺激,怪不得男生都喜欢打架。
  雷涛痛得满眼泪花,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美女居然这凶残。
  “你还是不是女生?居然这么暴力这么凶残!”
  苏浅浅拍了拍手,有些嫌恶刚才碰过雷涛,“怎么,不服气,还想来?”
  “哼,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们!”
  说着,一溜烟跑了。
  余小帆笑着走上前,“还真没想到,你打起架来一点也不输给我。”
  苏浅浅吐了吐舌头,“哪有,我平日里不喜欢打打杀杀。谁让他欺人太甚,我是那种看上去好欺负的人吗?”
  余小帆正色道,“那干嘛这么轻易放了他?”
  “算了,他就是言语上冒犯了我和这个女生,也没有实际行动。掰断他手腕也算是给他教训了,要是再让我碰到他想占女生便宜,绝对不会像今天一样轻饶他。”
  余小帆点点头,不再说话。
  打过架的苏浅浅似乎依然有些兴奋,那个美女已经拍完一组照,朝他们走过来。
  “刚才真是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种地方流氓。真有些后悔一个人来南诏,早知道应该找个伴一起来。”
  苏浅浅很是热情的邀请,“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和我们一起游玩南诏。我们是一个班上的同学组团出来玩。人多力量大,你也加入就不用怕再遇到这样的臭流氓。”
  美女笑道,“真是非常谢谢!我叫许若彤,你们叫我若彤就好。”
  “名字真好听,我叫苏浅浅,叫我浅浅就好。这是我男朋友,余小帆。”
  苏浅浅也照了一组古装照,等两人都换回衣服,许若彤背好背包,三人一起继续逛南诏古城。
  晚上,许若彤和苏浅浅他们一同回了酒店。经过半天休息,苏晓松现在活蹦乱跳,见余小帆居然带回一个大美人,很是开心的和许若彤主动打招呼。
  上官晴在一旁闷闷不乐,小声嘀咕,“哼,又要祸害人家姑娘了。”
  经过上次余小帆点拨,苏浅浅笑着一边拉着许若彤的手,一边拉着上官晴的手进了酒店,直接将几个男人关在门外。
  第二天的活动是骑马,所有同学似乎都很兴奋。毕竟骑马在燕京那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不容易开展,到了南诏之地,大家第一件事就是这个。
  一大早,苏浅浅就换上骑马装,还给余小帆拿出一套。余小帆终于明白,这些日子浅浅为何总是神神秘秘,原来是大采购去了。
  许若彤似乎行程中没有骑马这一项,所以行李中没有准备骑马装。苏浅浅从戒指中又拿出一套,“我看骑马装好看多买了几套,刚好你的尺码和我一样,这套给你穿。”
  许若彤也不客套,很是爽快的接下骑马装。
  一群人浩浩荡荡来到南诏最大的马场,余小帆给苏浅浅选了一匹身形矮小的马,苏浅浅不乐意,也想学余小帆骑大马。
  “算了,我和你一样骑矮种马,这样总可以了吧。”
  苏浅浅有些不好意思,想让余小帆重新选高大帅气的大马,被余小帆拒绝。
  就在两人还在为骑什么马争辩的时候,另外一群人浩浩荡荡走了过来。
  余小帆远远一眼就看见昨天被浅浅掰断手腕的家伙,很明显,那个家伙也发现了他们,朝旁边的一个男人嘟囔了几句。
  “真晦气,居然又碰到了!”苏浅浅的好心情顿时没了,“走吧,我们赶紧牵马走人,我不想见到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