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重生之超凡修仙弃少 > 第134章 西瓜甜得不正常

第134章 西瓜甜得不正常


  “没用的,都说学生物没有出息,当年我爸就死活不同意我学。可没办法,我就喜欢生物,就喜欢和花草鱼虫打交道。”
  说着,李晓风耷拉着脑袋,忍不住用两只手疯狂抓本来打理得很好的头发,“我真没用,为什么非要喜欢生物?为什么不去喜欢品酒,不去喜欢金融,不去喜欢建筑学,哪一门都比生物有出息。我是活该,活该被雪儿拒绝,活该没有女生喜欢......”
  余小帆有些无语,不就是表白失败了,至于这么看轻自己吗?
  “你好好劝劝你表哥,若他真想不被欧阳雪看不起,记得来找我。我有办法让她将来高攀不起你表哥。”
  苏晓松有些无奈,“你千万别看我表哥现在这么痛恨自己喜欢生物,生物可是他的命。你要是让他改做其他行,肯定会被他果断拒绝。”
  “放心,还是他的老本行。”
  李晓风猛地抬起头,眼神迫切望着余小帆,“你真有办法让雪儿看得起我?”
  余小帆点点头,他也不必说破。这个臭小子的眼界现在还只停留在欧阳雪这样的女人层次,等他的人生到达一定高度。倒时候他会知道,欧阳雪只是他人生当中的浮云。
  同一桌的马温似笑非笑道,“小子,做人不要说大话。一个生物学的研究生,你能有什么办法让他辉煌腾达?左右不过一辈子躲在实验室里,若是能有什么成果,也就几十万最多上百万的奖金而已。”
  余小帆看向马温,这家伙看着年纪不大,却已经有秃顶的迹象。看他眼睛周围满是细纹和黑眼圈,一看就是个纵/欲的家伙。
  余小帆不愿意搭理这样的人,拿起桌上的一块西瓜吃了起来。不由皱了皱眉,甜得有些过分,有些不真实,忙吐了出来。
  马温一看余小帆这动作,很是不屑,“一看就是个乡巴佬,这么好的上等西瓜都吐掉,暴殄天物!”
  这小子还上脸了?余小帆拿起一块西瓜递到马温面前,语气很冷,“你吃一块,给我说说它哪里好?”
  马温毫不客气接过西瓜,啃了一口,啧啧道,“很甜啊,这么甜的西瓜你都吐掉,难道不是暴殄天物?”
  余小帆有些怀疑这个马温是不是味觉有问题,这西瓜明显甜得不正常。于是给李晓风也递了一块,“你也尝尝。”
  李晓风咬了一口便将西瓜放下,“我最近正好在研究西瓜,这个西瓜确实很甜,很明显是在西瓜还小时就打了增甜剂进去。种瓜人很聪明,没有像市面上有些西瓜那样,一次性就打进去一吃就能吃出来。瓜农应该是分了很多次,一次注入一点点,让西瓜完全融合,从而让大家觉得这是西瓜本来的甜味。”
  余小帆赞许道,“这才是一个生物学硕士生的水平,像你这种连西瓜好吃是天然还是人为都分不清楚的家伙,活该吃一肚子增甜剂。”
  马温依旧不愿相信,“你们两个肯定是合起火来诳我,你等着,我这就叫我爸过来,揭穿你们两个的谎言!”
  说完,马温就离席去搬救兵。
  不一会儿,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跟着马温走了过来。来人叫马伯粱,是候城高官,他的上级正是马老爷子以前的一个手下。这次前来主要是拉拢关系,想要官位高升。顺便将儿子带过来,让他多多结识朋友。
  马伯粱原本不想管儿子和人斗嘴这种小事,听说是因为西瓜起的争执,这才过来。
  见是两个年轻人,马伯粱眼神立马冷了几分,“是谁说这西瓜不正常,加了增甜剂?”
  余小帆淡淡道,“我。”
  马伯粱毫不客气拿起一块,吃了一口,“确实很甜,这不过比正常西瓜甜了些。古老爷子的七十大寿,这些都是我特意从鲁西很出名的西瓜种植户那里买来,为古老爷子祝寿。小子,你说话之前是不是应该过过脑子?”
  原来是王婆卖瓜卖瓜自卖自夸,难怪那个小子对他说西瓜有增甜剂反应这么大。
  这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也不是善茬,居然用言语威胁他,他余小帆是怕事的人吗?
  “如果你们对我的话有质疑,大可以将这西瓜拿去检验一下,是不是有增甜剂的成分。”
  “哼,没这个必要。你一个臭小子,什么都不懂就不要在这里装懂!”
  马伯粱有些后悔和儿子过来了,他来之前人们只会是将这场斗嘴当做是年轻人不懂事的玩笑话。他掺和进来性质立马变了,现在这年轻人居然让他拿西瓜去检验,开什么国际玩笑,他会傻到真把西瓜送去检验打自己的脸?
  自己一番好意花高价送给古老爷子上等西瓜,就是为了讨好人家,可不是为了给人家添堵。
  马伯粱正欲拉着儿子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就见古剑锋和他的老战友们笑着朝这边走过来,古老爷子远远就朝着余小帆热情打招呼,“余大师,您怎么坐在那里?快,过来和我们一起坐!”
  马伯粱回过头,发现古老爷子是冲着他身后的人打招呼。疑惑回过头又望了一圈这一桌的人,全是清一色的年轻人,没有什么德高望重上了年纪的余大师啊?
  余小帆笑着回复道,“不必了,这里刚好有我同学,和他们坐一起热闹。”
  马伯粱这才发现古老爷子口中的余大师居然是这个他压根看不上的年轻人,什么,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居然是大师?
  马伯粱僵在原地,脑子刹那间短路。古剑锋已经走近,拍了拍马伯粱的肩膀就算是和他打过招呼。
  “余大师,您和小马在聊些什么?”
  马伯粱此刻只想掐死一旁一脸无辜的儿子,要不是他多嘴,何至于会招惹上余大师,又引来古老爷子。
  余大师,拜托了,求您大发慈悲不要提起刚才西瓜的事,我代表我们马家全家上下拜托您!
  马伯粱心里默默祈祷,可惜祈祷并不奏效。
  余大师笑眯眯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讨论这西瓜甜得不正常的事。”
  西瓜甜得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