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我的白富美老师 > 第2470章 大修行时代

第2470章 大修行时代


  
      “你这家伙魂修之力也不是这样用的啊,就算并非天道之力,但总归悬殊巨大!”
  
      “那外面他做的事情悬殊就不大了吗?”洛水月的一句话让彭距哑口无言,的确我又何尝不是呢?只身使用体修之力将外面一小片空间支撑起来的我,何尝不是在做同样的事情。
  
      “你们……你们真的以为有了些许九种天道之力外的力量,就什么可以做了吗?没有盘古的塑造,这些东西不过是远古时期被遗弃的力量而已!被淘汰的原因,总归是不能和天道之力相提并论,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或许如此吧,但曾经盘古做得到,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去做呢?没有巨人的肩膀让我们踏在上面,那就自己一步步往上爬不就行了。”洛水月说这话,身体的魂魄却变得越来越不清晰了起来,如果说支撑一整个空间的我是在面前,是在逼迫自己极限,一旦到达会在瞬间土崩瓦解的话,那么此刻洛水月面对的就是如同滴水石穿的折磨,一点点的摧残着她的生命,一点点摧毁他的意识,一点点让洛水月这个存在慢慢的消失在整片天地之中,却始终不愿意停下,不愿意回头。
  
      沉默,看着这一切的彭距总算是彻底沉默了下来,洛水月的身形足以让任何人震惊,看着洛水月,它仿佛看到了曾经。
  
      我和洛水月做的事情,他们这些被困在炎黄亿万年的远古大帝们没有做过吗?没有尝试吗?不他们都做过,无论如今是那一派系,他们都曾经疯狂过,只是随着岁月的摧残,一个个如今都变了模样罢了,变得早就忘了自己当初追逐的热血,不顾一切的疯狂。
  
      言语是无力的,但是行动却是足以触动人心的,只要还未彻底的丢掉那一份人心。
  
      砰!
  
      巨大的声响响起,一道光从天空之中照射而下,我的身形失去所有支撑直接跌落了下来,我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瞬间没明白过来开口道:“这是怎么了?”
  
      “不必了在外面继续支撑了,这个女子让我看到了你们决心,我可以给你们机会,只不过……”
  
      彭距犹如死灰一样的话语出现,我这才发现了洛水月魂魄的异样,已经离开的身躯的洛水月此刻脑海之中只有一个信念,靠近那颗发着异样光芒的石头,对于我的出现似乎也没有发现。
  
      “水月?!这是怎么回事?!”我一下通红了眼睛对着彭距怒吼道。
  
      “这是她的选择,你要感谢正是她做的这一切让我改变了看法,之可惜,我可以让你不被外面的空间束缚,却无法让她从补天石中出来,补天石已经将她视作了威胁,打开补天石,或者彻底湮灭掉入侵的这魂魄,只会有一个结局,就算是我此刻也不能阻止。”
  
      “所以你让我来就是单纯的为了看这悲剧吗?!”我激动的开口道。
  
      “起码在她死了之后,我会将补天石释放出来。”
  
      “闭嘴!”
  
      我一下怒吼道,然后瞬间冲入其中,试图将洛水月拉出来,牺牲洛水月换来的和平决然不是我要的,我做好了自我牺牲的准备,但是角色互换,我绝对不允许!
  
      然而之前消耗了太多的龙象之力直接将我弹飞了出来,在这巨大的天道之力面前我根本连靠近都是无比的困难。
  
      “不必尝试了,没用的,在这……”
  
      绝望的声音响起,远古大帝在这个时候都下达了死亡通知书一样的存在,我还有什么办法改变这一切么?我会有吗?
  
      就在这几乎不可能转变时候,一股温暖的流光涌入我的体内,这力量让我体内消散一空的龙象之力瞬间恢复完全,我诧异的抬起头,彭距的虚影也是无比震惊,看着四周,另一个声音出现在一边:“这两个家伙可是我看中的人,他们的可能性远在你的想象之上,闹可以,但落得无法收场的地步?你忘了那个家伙的前车之签么?我们远古大帝是永生,但本就不是无敌。”
  
      这熟悉的声音一下让我听出了是谁,彭候,那个在桎梏之境中操控着一切的远古大帝,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家伙和此地的彭距有多大的相连,但这股来自于彭候的力量让我终于用了冲入其中的可能性!
  
      我再一次朝着洛水月靠过去,这一次我终于握住了洛水月的魂魄,天道之力不能靠近的补天石,在同一天,这一次硬生生的用力量被两人强行的靠了过来!
  
      “枫?”意识模糊之中洛水月感觉到熟悉的力量下意识的开口道。
  
      “是我!”我一下开口道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虽然还未脱险,但总算我和洛水月建立起了联系,我尝试着将洛水月拉出去,既然彭距已经松口,那么久不必在这里继续做这样冒险的事情了。
  
      然而……
  
      “没用的枫,你何必呢?魂体的我都出不去,肉身进入此地的你又怎么可能逃出去?本来,就算只有你一个活着,不是也够了么?为了炎黄,为了若儿……”
  
      “说什么傻话呢!没有你的炎黄,根本不是我要的炎黄!”我激动的说道,然后目光一下锁定在了补天石上:“既然出不去,那就不出去了!这禁制,我们自己来打开!”
  
      我一下调转了方向,用身上这股彭候赋予我的力量将洛水月完全包裹,然后对着补天石径直的冲了过去!
  
      既然再无退路,那不退便是了。
  
      虽然只是魂魄,但我却清楚的感觉到我的手被紧紧的抓住了。
  
      这一瞬间生死与共。
  
      “何必么?明明哪怕只活下来一个,也能继续他们想做的事情。”
  
      “看来你已经对他们产生了改观了啊,但是你显然没有明白,他们信念的来源什么?”
  
      “什么意思?”彭距不明白的看向彭候,他很奇怪只是比自己多接触了一阵子的彭候,为何能对我们那么了解。
  
      “和你不同,我看到的不只是他们的信念,还有他们对彼此的执着,和我们不同,正是因为有牵挂,所以他们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那又如何呢?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不,那可未必,早猜到你会将这件事情弄的收不了场面,我刚才传给那个家伙的力量之中就有破局的可能性,在他的手中话,我相信他可以做到。”
  
      “大哥你……”
  
      “好好看着吧,我们破不开的局,他们能不能破开。”
  
      炎黄十三年,炎黄界最后的一道禁制被破开,天地泽福,那一日从宗师境踏入神境者数以千万,神境踏入神王境之人亦有十几万,炎黄在那一天起,真正进入大修行时代。
  
      补天石缓缓升入天空之中,我抓住洛水月的魂魄看着冉冉升起回归了它该存在地方的补天石久久不能平静。
  
      成功了?哪怕如今天地已经翻天覆地,我却还是感觉到无比的不真切。
  
      那一瞬间发生的东西我此刻却是极为模糊,我只知道我在生死之间走了一趟,而再回过神来一切都结束了。
  
      一边两名远古大帝的魂魄还存在着,一人力量微微的渡入到洛水月的身体之中,洛水月身上的伤势荡然无存,魂魄这才缓缓归位,确认了洛水月的安全之后,我才抬起头看向彭候与彭距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失去那一段记忆。”
  
      “发生了什么呢?”彭候微笑着看着我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一切轻声道:“你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知晓那一切,那是真正触及到了帝境的力量,不过我想很快这记忆就会彻底解封了吧,我之前答应你的帮助,也会切实的落到你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