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校花之最强狂人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计划

第一百二十六章 计划

    警察局,刑警队长办公室。
  
      当当当!
  
      白若萱坐在座位上愁眉苦脸,还在为没有确定下来营救爷爷的方案而烦恼。
  
      这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来。
  
      她知道一定是王锋进来了,可是她却是没有心情去开了门。
  
      只是有气无力地回了个“进”。
  
      三秒之后,王锋推门而入,站在门口便远远就看到了白若萱的背影。
  
      只是他进门也没有见白若萱回头,看来她的确,有些心累。
  
      提着装着饭的盒子,王锋悄然来到白若萱的身后,将手里的饭放在了她的面前。
  
      “白警官,你带的饭到了。”
  
      放下饭后,王锋故意大声补充一句。
  
      “谢谢”白若萱回头对王锋道一声谢,紧接着却是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看来她的确是有些饿了。
  
      王锋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平日里“精干”的“女汉子”如此模样。惹人怜爱。
  
      “有计划了吗?”王锋问道。
  
      “嗯,但是还不能百分百保证,还是觉得不放心。”
  
      白若萱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
  
      “计划是什么?”
  
      “今晚凌晨一点左右,派人潜入二元茶庄,早早埋伏,等嫌疑人带着我爷爷出现的时候,一举拿下。”白若萱缓缓说着,只是她的眼镜望着王锋,似乎是让王锋替她参谋参谋这计划如何。
  
      王锋摸了摸下巴,“这个是你否定的计划吧。”
  
      顿了顿,继续道:“说说你觉得可行的想法吧。不要浪费时间。”
  
      这时候,王锋变得严肃起来。
  
      白若萱甚至产生了错觉,现在的王锋给她一种可以依靠的感觉。很有安全感。
  
      而且王锋说的没错,刚才她所说的方案已经被她自己否定了。
  
      “嗯,的确是这样,这个计划的确已经被我否定了,我另一个计划是明天派便衣警察悄悄跟在胡师傅身后,要是胡师傅可以将我爷爷换回来,那么等劫匪拿到配方离开的时候,便衣警察跟着他们端掉他们的老巢。”
  
      “那么,要是胡师傅失败了呢?”
  
      白若萱说到一半,王锋却是出言打断了她。
  
      白若萱听到王锋这么说,叹了一口气,“要是胡师傅失败了,那么潜伏的便衣警察就会出手。只是我们警队原来的那个狙击手,这两天他去了外地,一时间赶不回来。要是他在的话,这些劫匪一枪就可以解决,也不存在什么失败不失败了,完全可以做到先发制人。可惜了……”
  
      一想到警队的狙击手不在,她便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他是前些天刚退伍的军人,收拾这群人还不是小菜一碟。要是警队的狙击手在的话,这次行动已经有了超过一半的胜算。
  
      “唉”
  
      白若萱又叹了一声。
  
      “哈哈哈”
  
      王锋看到白若萱如此模样,突然大笑起来。
  
      “王锋,你想死吗你,没看到我正烦着呢吗?你居然还在这里哈哈大笑,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白若萱显然是生气了,她正心烦意乱呢,结果这个家伙不但不给她出主意,还在这里哈哈大笑。
  
      这是落井下石吗?
  
      “不要误会,我并有落井下石的意思,不过笑你倒是真的。”
  
      王锋看着白若萱,一本正经的说道。
  
      白若萱:“……”
  
      “我的意思你,一个堂堂的绝世高手站在你面前,你居然认不出还为此烦恼。”
  
      白若萱还没反应过来,王锋又是悠悠地来了一句。
  
      白若萱一拍桌子,站起来厉声道:“王锋,你不要以为你打架厉害,就可以胡说八道,你根本不知道狙击手的意义是什么,算了我也不跟你多解释什么,对了谢谢你给我带饭。”
  
      白若萱从警服里掏出一张二十元的钞票,递给了王锋。
  
      这意思很明显,是要赶王锋离开。
  
      “这钱刚刚好。”
  
      王锋笑着从白若萱的手里接过钞票,揣进兜里。
  
      白若萱冷哼一声,之前还以为这家伙挺靠谱的,现在没想到还是那么不正经。
  
      王锋转身,很快来到其办公室的门口,忽然停下脚步,脑袋向后偏过四十五度左右。
  
      他的嘴唇动了动。
  
      “听说过,百步飞剑吗?”
  
      “啊?”
  
      白若萱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奇怪的名字,百步飞剑这又是什么东西?这王锋总是说着些奇怪的话。
  
      王锋笑了笑,蹲下身子捡起地上的一张废纸团。
  
      随后他将这个纸团重新摊开,捋了捋再重新折叠。
  
      最终,成型的模样是小拇指一般长度的长方形的纸片。
  
      其厚度大概有指甲那么厚。
  
      这纸片被他的两根手指夹着。
  
      再一次站起来,随后他的手腕轻轻一甩。
  
      噗嗤——
  
      刺耳的破空声传入白若萱的耳膜中,她甚至有一种耳膜被洞穿了的感觉。
  
      更甚者她还有一种要将耳朵捂上的冲动。
  
      啪的一声!
  
      白若萱低头顺着发出声音的左下方看去。
  
      哪里放着一个塑料制的垃圾桶。
  
      此刻,在垃圾桶的半腰上出现了一个有着指甲这么厚的缝隙。
  
      白若萱蹲下身子再仔细查看,再一次震惊了。
  
      透过缝隙,她看到一张纸片稳稳地插在了旁边的桌子腿上。
  
      其长度只有半个小拇指的长度,就像完全是被镶嵌进去的。
  
      她推开垃圾桶,试着去拔出来,可是废了好大的力气却是将这纸片扯碎了。
  
      桌子腿里的纸片深深的镶嵌在了里面,根本拿不出来。
  
      白若萱呆住了,用呆若木鸡来形容都不为过。久久不能平静。
  
      这个纸片就是王锋刚才的手里的纸片吗?
  
      实在是太震惊了,这恐怕只有古代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才做的到。
  
      要不是她亲眼所见,她绝对不相信这种传说中的绝技还存在,而且还是被一个看起来刚刚成年的学生模样的人。
  
      白若萱快步上前,停到了王锋的面前,迫不及待地拿起王锋的手,观察起来。
  
      “喂喂喂,你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王锋却是佯装着不愿意,大声喊叫起来,推脱着。
  
      “不要动。”
  
      白若萱不仅没有松开王锋的手,反而握的更紧了。
  
      “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