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余七护卫你战住 > 逛妓院2

  话说余七和风听雨出了王府后就直接走到了大街上,一路上行人对他们的装扮指指点点。
  不过让余七直觉脑仁儿疼的是风听雨这货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在余七看来那是要多假有多假,可在外人看来,他风听雨就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尤其是那些个花痴少女,见风听雨经过就假装摔倒,亦或是故意掉下一两个物件,只为风听雨的一个侧目。反观风听雨,这货不但不厌烦还都照收,一个微笑就惹得女子们瞬间星星眼。
  余七清楚的看见,他个脑袋上有金光闪闪的四个大字--“大尾巴狼”。但是余七万万没想到,那些女人又把主意打到了她身上,倒不是误认为余七是男子,而是和她搭话,有的面上笑着可眼里全是嫉妒的光,有的则直接质问余七是风听雨的什么人。
  比如……
  “姑娘贵姓啊,看你的样子不是京城本地人吧,你和风公子是朋友吗?”一个白衫女子问道,语气温和,可眼睛里流露出的不善暴露了她的本心。
  又比如……
  “喂,你是谁呀!长得这么奇怪凭什么站在风公子身边,说,你到底是谁!”一个水蓝色衣衫的女子语气不善的问道,那表情仿佛是在看情敌。
  余七瞥了她一眼,没说话,看向正笑眯眯看着她的风听雨,勾起嘴角,阴恻恻地喊了一句:“哥。”明明声音很淡,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也都明白了两人的关系,一转之前的态度,开始拍余七的马屁,不遗余力,恨不得把余七给夸得飘起来。而风听雨虽然面上还是笑眯眯的,但是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在自家妹妹的话里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明明很害怕,却还是要保持微笑,好腿软哦。
  “各位小姐,我和我妹妹还有事要办,所以要先走,大家不要见怪。”在余七阴冷目光注视下,风听雨说出了这句很欠揍的话。
  余七是真的不知到风听雨怕这群花痴女见什么怪,但是让她瞠目结舌的是,这群女人竟然还故作娇羞地回了一句不见怪。看得余七差点破功,即使如此,她的眼角还是忍不住抽了一下。
  终于摆脱了那些女人,余七和风听雨走进就近的一家成衣店,向店主借了一下换衣间,好在店主并未因他们的奇怪装束而有所防备。要不然就难办了,毕竟他们不可能当街换衣服。
  “二位果然不是泛泛之辈呢。”店主靠在柜台边笑着看换好衣服易好容的两人。
  余七和风听雨换好的是风听雨耳钉里的cos服,至于效果吗,懂cosplay的可以看出余七cos的是天行九歌里的少年卫庄,风听雨则cos的是这部动漫里的少年张良。相信就算是专业的coser都会赞叹他们的还原度之高,活脱脱的就是从动漫里走出来的。
  “什么意思?”余七看着靠在柜台边清秀的店主。
  “你说呢?”店主不答反问,依旧是浅笑着。
  余七忍不住皱眉,风听雨见状不得不开口,“店主,既然您明白我们并非普通人,那么就该知道什么可以记得什么不可以记得吧?”风听雨也一样笑着,弯起的月牙眼里闪着危险的光,他只是面上和善天真而已,真要比起心性来,他虽然自认为不如余七那样冷的让人战栗却也算是冷血的。
  “自然,不过二位借用了小店的更衣室,是不是要……”店主没有说完,不过余七和风听雨是聪明人,自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余七将手伸进宽大袖子里借着袖子的遮蔽从空间耳钉里拿了一个物件出来,随手扔给了风听雨,风听雨会意,将物件递给店主,店主伸手接过,仔细一看,不由得有些惊讶,是相思骰子玉饰。上等的羊脂玉泛着磨砂一样的光泽,精致的做工即使是在京城也找不出第二件,骰子中心的镂空中是一粒血色的红豆,和羊脂玉温润如雾的光泽不一样,红豆是如同水晶的光泽,两者相映衬,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而穿过骰子的是正红色的中国结,中国结下还有一段长短适中的流苏。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店主看着手中的相当于玉佩的相思骰子玉饰忍不住喃喃出声。
  他抬眼,看见风听雨略有深意的微笑和余七的一脸冷淡便明了,这玉佩是他的封口费和更衣室的借用费。
  风听雨和余七见店主明白了他们的用意便不再停留,转身向外走去。
  店主看着两道俊逸不凡背影,呢喃道:“真希望还能再见啊,真是有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