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撷花记 > 第一章 剑来

第一章 剑来


  青天含黛,飘云,雾缠十里白芦花,芦絮翩飞,一只绣锦白靴轻踏,碧波潭激起千层浪。轻纱衣罩着绣竹黑衫,眸子里透着智慧的光,白发苍苍,长胡杂乱的飞着,古朴威严,却身形灵动,白浪归复平静,负手拈胡,静静地站立在水面上。虽说是站,与水面却隔着一层剑气,不疾不徐,层层水纹向外扩散,似是踏着飞絮而来,一个美丽的身影飘然落至对面。
  如飞仙罢,如飞燕罢,如飞絮落花罢,原来真的有如此佳人。如诗般,眉如远山含黛,目思秋水横波,那眸子似是含着笑,精致的脸美到让人不忍产生***没有那老者般气势逼人,盈盈一握的小脚踩在一片叶子上,就这么随波漂浮在水面。
  “剑一,徐念”只是轻声说来,却声如洪钟,水面又是一层起伏。
  “呵呵,先生好大的威严,小女子琉璃雅雅,如今栖凤楼仅余我一人,怕是可以唬人的名头只有你口中的魔女了”美人一笑倾国倾城,周围因剑气所动之水却在她的内力下平静下来。
  美人敛笑,身形一动便飘然而来,老剑客踏波而来,天地寂静,却风烈,双袖鼓动,剑客却未持剑。如爆石炸裂,声啸四方,二人气劲碰撞在一起,向四处逸散,所及处枝折树断,那十里芦花伏倒一片,也因此漏出了一个战战兢兢的......剑客?
  那年轻人约么着二十岁上下,长得到算是清秀,穿着一件深色朴素的长衫,显然不是富家子弟或者高人门下,却拿着一把极为古朴的宝剑,剑鞘是乌黑的铁木,尾端镶着金头狮子,虽未曾出鞘,却有着深深的剑意散发出来。
  “那个,二位高人,小子就是跟人打赌来偷看一下这场大战,不想打搅了二位,你们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小子这就走......”那小混混刚说完,只觉得一缕清香飞到了眼前
  “你这浪荡子倒是有趣,想不想给姐姐我当个差侯啊,嘻嘻”
  小混混终于看清了眼前的琉璃雅雅,只觉得脑袋发昏,目眩,天下居然有这么美的人,纵是小混混玩世不恭浪荡情场许久,也不禁哑口无言,失去了理智。就在此时,又是一声剑吟,几道剑气扑面而来,雅雅翻身而起,像是蝴蝶般轻盈的躲过,“扑簌簌——”,小混混耳边又是几从芦苇拦腰斩断,脸上也躲闪不及留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你个老恶棍,把老子都弄破相了,还欺负这么漂亮的仙女姐姐,我诅咒你生儿子,不,生孙子都没把儿,老婆红杏出墙,出门踩狗屎......”
  琉璃雅雅先是轻声一笑,又立即冷下脸来,狠狠地盯着老者,伺机而动,然而老者并不理睬,直面着走来,衣角无风自动,
  “小子,这剑你是从何而得?”缓缓的几个字,已是让小混混头疼剧烈,耳朵眼也溢出鲜血,别说小混混不想回答,就是想,此刻也绝说不出话来。
  芦花,乱絮,飞舞的更多了,夹杂着些水雾,看似毫无章法却又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掠来,此刻,小混混周围已经一片光秃,寸草不留。老者顺势拔出小混混的剑,剑势滔天,直有裂天之势,气浪奔涌四海,小混混一口鲜血吐出,倒飞数十丈当场昏厥。
  “果然是魔女,如此喜欢偷袭的勾当么。看来水观音死的不冤,临死前竟然生生把一个任性的小圣女逼成了冠绝江湖的高手,五十年的造化修为,倒是没有浪费。”轰隆隆炸响,天也生出异象,乌云密布,徐念依旧不动声色,缓缓的说道,手中的剑却寒光迸射,飞絮碎石未及身便已被剑气镇退弥散。
  “哼,何止是娘亲,连同被你所杀的五大长老在内,我体内共有两百年的造化修为,别说是你,就算是剑神复生,也未必奈我何。我且问你,何为正道,何为邪魔,现在屠我满门的正式所谓的名门正道,老匹夫”凤目圆瞪,只见碧波潭顷刻见底,水龙骤出,身高百丈,伏身超徐念飞去。
  徐念左手拈胡,右手持剑,挽了个剑花,竟在水龙的头上削出了火花,苍啷金属声不绝于耳,徐念身形连连后退,
  “剑去!”
  飞剑疾出,砰砰砰贯穿水龙,水浪落下,轰然一声,大地震颤,碧波潭又是满溢却浑浊。琉璃雅雅两根玉指一夹,硬生生夹住飞剑,身形倒退,手指也溢出鲜血,五步,十步,终于停稳。
  二人都已开始认真,老者也并不想回答雅雅的问题,“剑来”,轻喝一声,召回无名剑又向雅雅刺去,雅雅飞身躲过朝老者后颈就是一掌,老者一剑后刺,二者相触,气劲又是将二人各自震开。雅雅定身站住,双手一抬,湖面又是齐齐飞出九条水龙,“听风,拈花,闲钓,手谈,摹字,品茗,抚琴!”,徐念轻喝七声,朝虚空点了七下,七道刷着不同剑招的虚影飞出,而徐念却依然临水舞剑,九龙连碎七龙,轰鸣声震彻天地,剑气夹杂着水花,似是狂风暴雨,雨水打在脸上,小混混也醒了过来,惊讶又震撼的看着这场高手对决。剑法简约却极具威力,“临兵!破阵!一剑斩尽天下愁!”煌煌剑气通天与水龙相撞,群山震颤,飞鸟散尽,百兽齐逃。最后一条水龙又将湖水吸干,身形骤起龙卷,又卷起碎石断木飞去,雅雅已经嘴角溢血,虽然体内拥有百年修为,骨架却还是稚嫩,此番逆天运功可见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
  徐念终于双手握剑,剑指龙头,咬牙相抗,虎口也已然碎裂流出鲜血。无名剑沾染鲜血,突然剑身震颤,嗡鸣作响,牵引着徐念的双手使出了一招,小混混只觉得又是一阵失聪,声音响极已经又似寂静,只见碧波潭旁翠澜山被削去整个山头,整个碧波潭芦花淀被夷为平地,水龙破碎却不见水花,剑身弹飞又恰巧回到小混混身边,那一刻,剑锋离小混混的裤裆只有两寸,多年后小混混想起来依然后怕。
  琉璃雅雅一口鲜血喷出,双手抚胸,几近虚脱,此刻徐念却神采飞扬,目光熠熠
  “老匹夫,为何偏要赶尽杀绝”
  “只因正邪不两立,老夫闭关十年悟剑,不曾过问江湖事,栖凤楼作恶多端,滥杀无辜,老夫出关就是为了替天行道。”
  “哼,替天行道,我栖凤楼虽然特立独行,却从未欺凌良善,所谓恶,还不是因为冲撞了剑五名不为的谋天下之大计,便栽赃嫁祸,以莫须有之罪对我栖凤楼赶尽杀绝,这些你真的知道么?!”
  “一派胡言!”此刻徐念的身体也不容许他再多言,也只是勉强压住胸口鲜血,坚持不倒,但刚才的莫名一剑竟然让他临阵晋级,领悟剑神之境,一脚踏出,土石碎裂,手作剑指,直指苍天,
  “一剑,东来!”
  整个东华郡方圆千里瞬时天地骤变,狂风大作,乌云蔽日,闪电频作,一些持剑高手纷纷感觉佩剑仿佛在应和,颤抖不止,而名不见经传者则是佩剑苍啷飞出,直指翠澜山,只见徐念背对处,苍啷金属碰撞声频出,竟然飞来十万八千剑!
  琉璃雅雅惊讶之余,瞬时反应过来,
  “移花,接木,搬山,填海!”玉手翻作虚影四掌,朝前发出,周围一切死物,碎石,草木,潭水,芦花,又凝结在一起卷起风云凝成四方圣兽朱雀,玄武,白虎,青龙朝万剑挡去。
  不可闻,不可视,不可嗅,不可触,巨大的震彻已经让人感觉丧失,能量的巨大甚至无法描述,小混混只记得自己睁开眼时只看见神仙姐姐躺在远处血肉模糊香消玉殒,而徐念也油尽灯枯瘫坐在地上奄奄一息,琉璃雅雅毕竟承载了两百年的造化修为,即便是剑神境也无法力压。
  压力卸去,徐念气力耗尽,身受重伤,双手勉强撑起,却又倒下,大口喘着带血腥味的粗气,嘴角却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却突然感到脖子上传来一阵凉意,勉强的微微转头,只看见一个狼狈的小混混拿着一把震慑天下的名剑“无名”架在自己脖子上,小混混抹了一下嘴角鲜血,贱兮兮的笑道,
  “妈的,老匹夫,还没死吧,你不是还有造化修为么,快传给我!不然一剑杀了你,别动!快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