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邪魅总裁强宠妻 > 第八百六十九章

第八百六十九章

果然聂青的父亲带着他们来到了房间,正是聂青小时候的房间,再次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聂青发现这房间似乎也没什么变化,其实也根本用不着什么变化,本来自己住的时候因为家里穷什么都没有,除了一张床一张凳子,还有自己写作业的一张桌子之外,别的还真是家徒四壁,不过现在看了看甚至连自己写作业的那张桌子也不在了。
  
  不过说起来的话,这地方也不是他们一家人这么穷,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是这么穷的,一来是他们没有什么钱,二来也没什么收入,那就是他们这地方基本上都是自给自足,外面的那些东西也很少能够进来,有什么东西都是大家自己做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可置办的,就是有钱买恐怕这地方也没有卖的。
  
  “这个房间啊!以前是我那个见不得人的女儿的房间,你们的那两个女儿就住在这间房间里好了。”那男人说介绍起聂青的房间来的时候显得非常的不屑,就好像他的女儿给他丢了多大的脸一样。
  
  而此刻他也想起来了他们带来的两个女儿,自己似乎都还没有正儿八经的看到过,所以便往后瞧了一眼,刚好就在到了在他们身后的聂青跟木槿两个人。
  
  看到其中一个非常遵守规矩的蒙着脸,他的也是跟族长一样满意的点点头。
  
  而在看到木槿的时候,他其实也并没有觉得特别奇怪,因为以前来这里的商人,如果带着妻子的话他们的妻子,也是这样的而且他也是出去过的,也见过外面的女人是怎么样,所以对于木槿的穿着打扮,没有遮着脸,这样的情况他也感到并不奇怪。
  
  只不过觉得外面的这些女人还真是不知羞耻,随随便便的就暴露在其他男人的眼中。
  
  对于聂青早就很多年没有见过了,所以在瞧了聂青他们一眼之后也并没有觉出什么奇怪,对于聂青他也没有丝毫的认出来。
  
  当然对于这些外面的女人,本来他们这些人是瞧都懒的瞧的,更何况是现在他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看了。
  
  而聂青在看到自己的父亲看自己的时候,稍微的紧张了一下,但看到父亲根本没有认出自己来,甚至只是瞧了一眼之后就不再看了,他也放松了下来,这个父亲对自己从来都是很少关注的,现在肯定也是认不出来的,唯一的就是自己的母亲了,母亲是最了解自己的女儿的,就怕母亲认出自己来了。
  
  不过其实聂青心里也十分的期待着,如果母亲能够认出来的话,那也非常的让人激动,或许自己可以找个时间悄悄的跟母亲聊上几句。
  
  “行,聂大哥谢谢你,那就让我们家这两个姑娘住在这里吧!”市长平静的说道,没有丝毫的含糊,就好像很随意一样。
  
  “那行,那就让他们两个住这儿吧,你们跟我来,我给你们安排别的房间住。”那男人继续带着慕云天他们去了另一间房间。
  
  临走之时慕云天轻轻地碰了碰木槿,然后眼神认真地看了她一眼,木槿知道他的意思。
  
  他是在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能够让别人瞧出什么来,等到他们几个人都离开之后,木槿这才将房门给关上,然后转过身去对着聂青说道:“聂青没想到这次我们要留住的家竟然是你自己的家。”
  
  “木槿你小声一点说话,不要让他们听见了,其实我还是非常怕我父亲认出我来的,如果他一旦认出我来的话,肯定这件事情也是要被其他的人知道,尤其是那个族长,族长那个人向来比较心狠手辣,对女人非常的能够狠下心了,我真怕在这里出什么乱子,他会对付我。”
  
  “你放心吧,聂青,我们都会保护你的,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而且你没看那个族长眉开眼笑的样子吗,他也是想着要赚钱的,在金钱面前我觉得她他肯定会低头的,也肯定不会轻举妄动的。”
  
  “木槿,我见到我母亲了,我终于见到我母亲了,两年了,没想到他变化这么大,我还记得两年前他们并没有这么老的,而现在他竟然老成了那个样子,我看着就心疼。”说着的时候聂青就也忍不住已经留下了泪来。
  
  “聂青你一定要忍住了,忍一时风平浪静,现在的忍耐是为了以后的结果,是为了以后的成功,你千万不要冲动:不然的话我们就前功尽弃了,等到有时间我们再没有人的时候再悄悄的跟你母亲聊上几句,看看你母亲能不能认出你来,认出来的话我们就将这些事情告诉她,让她替我们保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找机会让你们母女相认的!”木槿对着他说道。
  
  “好,木槿我先谢谢你了,我们现在先收拾一下这个房间吧,这个房间就是我小时候在的时候住的地方,我也很多年没有回来住过了,不过看我父亲刚才提起我时候的那个表情,那个态度,想来他也是觉得我给他丢脸了吧?”聂青有些些自嘲的笑了笑。
  
  “聂青你不要在意这些了,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我相信他们又不是不知道你父亲口中所说的那些因为丢脸的事情其实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你做的任何事情不仅从来没有给他丢过脸,而且如果等到他们有想通的那一天,或者说放在外面的是我们世界的时候,你这样的孩子是给父母长脸的。”
  
  “我虽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也明白这件事情,但是也想起来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说起自己的时候是如此的不屑,我就觉得还真是有点可笑了。”
  
  “行了,聂青,不要再想这些了,一会儿等会儿忙完之后我们来吃饭的时候大家再好好的商量一下,我们尽量的避开你的父母,不要让他们听到我们的谈话,我们再好好的合计一下这些事情。”
  
  而慕云天他们都是跟着聂青的父亲来到了另一个房间,因为他们男人的数量比较多,所以聂青的父亲就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比较大的房间,也能够住得下他们这一群人。
  
  “几位客人你们稍等一下,我已经让我的婆娘去准备吃的了,等会儿就可以用饭了。”聂青的父亲对着他们说道。
  
  “行,那你先忙吧,我们自己收拾一下,我们的行李这些钱是今天付给你的,所有费用你拿着吧!”慕云天掏出一张100元的钞票来递给了聂青的父亲。
  
  其实对于这一张100块钱来说,他们这么多人在这里住一天,根本就是一点都不够,要是花在他们外面时间的话,那简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说100块一个人还差不多,但是在这个村子里,在这种环境里,当他掏出了一张100元的钞票的时候聂青的父亲瞪大了眼眼睛,然后稍稍有些惊讶的接了过去,竟然这么多的钱,仅仅还只是一天,他们一个月都赚不了这100块钱,而他这一天这人就给了自己100块钱,还真是出手大方的。
  
  这些人看起来也真是非常的有钱了,聂青的父亲非常高兴又激动的接了过去,然后连忙嬉皮笑脸的点头,哈腰的对他们说道:“那你们先自己收拾一下吧,我就不打扰你们的休息了,一会儿出发的时候我再喊你们。”
  
  天呐,要是他们在这里多住几天的话,自己可就要发财了。
  
  “等一下!”慕云天在他出去的时候喊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吗?”他笑着回过头来笑着问道。
  
  “我的两个妹妹,虽然说在你们这边对女人很不在意,但是我的两个妹妹可是我们家的心肝宝贝儿,是最心疼的人了,就算你们这里的规矩对女人不怎么样,但是如果你们伤害我们妹妹的话,你们的这次生意也就不用谈了,这笔钱你们也就不用赚了。”
  
  一听这话,聂大民说减立马赶紧摆摆手说道:“不会的不会的,你放心就好了,你们外面来的女人跟我们这边没什么关系,只要不触犯我些太严厉的规矩的话,根本我们是不会去做什么的,你放心就好了,我们不会伤害他们的。”
  
  “那就好,那也希望你也你不要去打扰他们,我们会让我们的妹妹安分守己,做好自己,我想你也不要去打扰他们,她们都是女孩子,你一个大男人不太方便进入他们的房间。”慕云天如此警告他,直接其实也是为了保护木槿。
  
  对于在这个如此落后的地方,而且对女人又如此不尊重的地方,他真的害怕这些男人不把女人当回事儿,万一有什么伤害她们的事情话他坚信自己肯定会发了疯的将他们给整死的。
  
  “好,这你放心,没有什么事我是不会去打扰他们的,就算有什么事我也会先转告你们,然后经过你们的同意我再去的,你放心就好了,那个你们妹妹的房间我是不会进去的。”
  
  “那行,那你先离开吧,我们自己整理一下就好。”
  
  在聂大民出去之后,慕云天他们这才放下了自己随身带来的行李,然后整理了一下这间屋子跟自己的床铺。
  
  之后市长来到了慕云天的身边对他说道:“刚才我们们也跟族长还有这些人谈了很多了,对于这整个村子里的情况我们大体也能够明白了,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村子不仅仅是思想落后,他们的个性,他们的品质跟姓格竟然对女人如此不堪,这里的女人所遭受的实在是太痛苦了。”
  
  “对,没错,在我听到那个族长说的那些事情,对那些女人如此的不屑一顾,而且竟然还要随意的处死,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不被法律所允许的。”这时候纪雨希也跟着走上了前来说道。
  
  “只是没想到这次我们竟然直接住到了聂青的父母家里,这件事情倒也是能够方便我们做事对啊,没想到我们这次真的是好气,竟然直接被安排拉到这里来居住。”
  
  “不过听那个组长的意思当年聂青的母亲此后也是差点难逃一死呢?好在是因为他们家没有其他的劳动力,不然的话聂青的母亲还真的是活不过这两年,也等不到我们来了,估计聂青还不知道他母亲当时所处的情况吧!一会儿我们吃饭的时候支开他父母两个人,我们再好好的跟他们详细说一下这些情况,我们再谈一谈到底该怎么做。”
  
  “我觉得木槿那边虽然刚才他们两个人被挡在了门外,但是我觉得像木槿他肯定也会闲不住的,肯定也在外面不知道鼓捣什么了,当我出来的时候,我看他那眼神我就知道,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们再好好的商量一下。”慕云天对着他们说道。
  
  “那行,那我们先整理一下,对于这些事情我们还要从长计议,不过看起来那个族长当时对钱特别感兴趣,不光是那个族长,估计这村子里的人对钱都很感兴趣吧,他们还真的是穷的够可以的,你看那个族长的家里跟这个聂大明的家里根本也没什么两样,就算是族长也是过得如此清贫,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确确实实是任何人都没钱,抠都抠不出来。”
  
  “那行,只要他们有弱点,我们就不怕了,既然钱能够摆平他们的思想,那就更好说了,我还担心他们的思想是任何东西都推不倒的呢,那样的话可就难办了,只要有能够处理得了的条件,那我们也就不怕了!”老鬼对着他们说道。
  
  “不过我们一定要保护好那两个丫头,刚才你们也都见到了,这些男人简直对女人太过分了,也太不当回事了,而且对这些女人根本就不当人看,随意的欺负侮辱,我们一定要紧跟着两丫头身后,不能让他们受到什么伤害,万一不跟着的话被别人误以为是这里的女人,再对他们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到时候我们后悔都来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