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一百章 如渊似海

第一千一百章 如渊似海

    “噗咚!”
  
      八臂神孽衍生体那庞大的无头躯体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之上,猩红的鲜血瞬间染红着周边的土壤。
  
      它并非完整的易秋衍化,而是由杰克-阿伯瑟尔丁的内心强烈的恐惧所造就的怪物。
  
      在命运卡牌的力量之下,它被赋予了易秋的一定能力模板。
  
      但这并不代表,它能够完全地、毫无保留地还原易秋当时的状态。
  
      因为这其中,还掺杂了杰克-阿伯瑟尔丁个人意识中对于易秋形象的某些理解。
  
      而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的造物,就是现在的八臂神孽衍生体……
  
      “我们……成功了?”
  
      陈卦丕看着地下已经失去生机的八臂神孽衍生体,此刻他的脸上是茫然的。
  
      在精力极度集中的时间过后,陡然松懈的意志让他完全没有体会到胜利的喜悦。
  
      无比疲惫的感觉困扰着他,在这个状态下,物质的**似乎变得异常稀薄。
  
      就连周围物质界玩家的欢呼,此刻听起来都是异常遥远和令人困倦……
  
      “我得……睡一会儿……”
  
      勉强说完之后,陈卦丕便倒在血泊中呼呼大睡起来。
  
      “牛批!”
  
      “乌拉!”
  
      …………
  
      …………
  
      在确定了八臂神孽衍生体的死亡,并且综网的奖励提示也刷新之后。
  
      人群中传来各式各样的欢呼声,物质界的综网玩家们通过这样激烈的语言来相互传递着这种喜悦。
  
      其中,状态尚佳的李朔被人们高高地举起。
  
      大抵在极度兴奋的状态,人们用于表达认可和赞许的方式有了某种统一的区域。
  
      此刻再没有什么,会比聚集众人的意志和力量去攻坚克难的快感更令人感到愉悦了。
  
      八臂神孽衍生体所带来的压力,是毋庸置疑的。
  
      它的力量与技艺,曾多次令物质界的综网玩家们陷入了绝望。
  
      而当绝望的苦涩逐渐沉淀下去后,属于胜利的甘甜才能格外地令人回味……
  
      击杀八臂神孽衍生体,带给了参与击杀的物质界综网玩家非常丰富的通用经验奖励。
  
      而除此之外,每个玩家都根据相关的参战评分被奖励了品质不一的击杀宝箱。
  
      当然,其中收益最大的,无疑还是属于进入战斗后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杰克-阿伯瑟尔丁。
  
      不过在最后的斩杀阶段,他所释放的冰冻射线算是一波不错的小配合了。
  
      遗憾的是,此刻作为斩杀八臂神孽衍生体的主力之一的陈卦已经无力维系了。
  
      所有关于举办庆祝聚会的提议被暂时搁置,一切都等众人的状态恢复再说。
  
      更何况,还有一部分之前就死亡的玩家正处于灵魂虚弱状态。
  
      对于很大一部分物质界的综网玩家而言,他们是体会过灵魂虚弱状态的乏力状态。
  
      所有聚会的开办,至少也要在1个自然日之后。
  
      随着兴奋的逐渐淡却,玩家们开始感受到了来自精神和身体的疲乏。
  
      尽管他们并不需要如同陈卦丕那般,燃尽自己所有的精力以付诸于一次攻击之上。
  
      但如何进行辅助性的牵制和加持状态,仍然是需要足够的精力作为支撑的。
  
      “我能……向你请教拳法吗?”
  
      从人群中脱离的李朔走到正独自站在旁边的源茵茵前,迟疑地问道。
  
      尽管,源茵茵并没有表现出太过令人感到压迫的特质。
  
      但她的身份,便决定了与她相处的敏感性。
  
      或者在某些程度上,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因此到目前为止,与源茵茵进行直接交流的综网玩家其实并不是很多。
  
      当然,论坛上的交流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
  
      …………
  
      此刻,对于易秋而言,他自然并不知晓整个物质界为了对付他的一个阉割版衍生体费了几番周折。
  
      此时,他正从混沌的壶中世界里脱离……
  
      因为再次消化了一枚位面核心的缘故,他的壶中世界流速得到了新的增长。
  
      大概,从100:1的流速比提升到了110:1左右。
  
      如果壶中世界存在生灵的话,这种程度的流速比并不是多么适宜他们生存的环境。
  
      尽管有某种理论说:时间就如同一条大河。
  
      对于处于大河中的生灵而言,无论河水所表现得如何湍急,水下总是存在相对平静的区域。
  
      简单来说,各个区域的时间流速是不同区域之间的宏观问题。
  
      对于个体而言,他们仍然会本能地接触和趋于他们所能够感应的相对时间流速。
  
      这个理论,在某种意义上是正确的。
  
      但时间的奥秘,又是岂是能够如此简单所能诠释的。
  
      当位面的时间流速与生灵本能所趋于的时间流速偏差越来越大时,生灵可能产生某种异变。
  
      当然这并非一时半会就能够产生的,它至少需要以十年为基本单位的侵染。
  
      时间会使得其中的生命本能不断扭曲,它们会逐渐开始与偏差的时间线同化。
  
      这意味着一种粗暴的“生命超频”和“维度突破”,它会对生命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
  
      或好或坏,而其中的具体变化一时很难被个体所接受。
  
      很多的时候,这些被扭曲了时间线的生命们会处于某种疯癫状态。
  
      不过好在,易秋并没有对壶中世界进行大肆开发的想法。
  
      他并不热衷于创造一个独立的物质界,那对于他来说过于麻烦。
  
      尽管,现在壶中世界已经有了一个物质界的雏形。
  
      但想要完善它,仍然需要足够漫长的时间和大量的精力。
  
      在易秋目前的定义里面,它是一个作为个人修炼的场所。
  
      完成变种攀云僧的等级提升之后,易秋并没有急于去获取传奇经验。
  
      以他获取传奇经验是速率来看,几十万的传奇经验并不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
  
      易秋自然不会选择在这个关卡上,去进行其他的事情。
  
      不过在开始行动之前,他需要对自身的状态进行一次调和。
  
      连续2级的生命等级提升以及1点感知永久性提升,对于易秋的生命状态影响是很大的。
  
      而另外一部分原因在于,激荡的心灵之海予以了易秋某种心灵启发的机会。
  
      于是,他选择进入壶中世界开始了漫长的冥想修行。
  
      对于易秋所在的物质界而言,此时时间线不过刚刚过去了一天。
  
      但在壶中世界和冥想修行的双重拉扯下,对于易秋而言已然过于了33000个冥想日夜(110的基础时间流速*300的冥想时间流速)。
  
      激荡的心灵逐渐沉淀,一种如渊似海的感觉萦绕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