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九百四十四章 古老血脉的重逢

第九百四十四章 古老血脉的重逢

    陈卦丕的意识从黑暗中缓缓苏醒,而出现在他眼前的是有些陌生的木制天花板。
  
      陈卦丕看着眼前的木制天花板,上面似乎有着某些暗淡的纹路。
  
      但是当他试图去仔细研究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看清它们。
  
      陈卦丕没有再去理会这些纹路,他知道那是自己暂时没有掌控的东西。
  
      然后,他从冰冷的地板上爬起来。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颇为宏大的酒馆之中:
  
      这是一间典型的、具备相关东方特色的木制结构建筑,陈卦丕觉得这很符合他的审美观。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卦丕注意到这间酒馆里还躺着一些人。
  
      有些是陈卦丕认识的,那是他同一期的战友。
  
      而另外的几位,他却有些陌生了。
  
      尤其是陈卦丕注意到,在他之前已经有四个人苏醒了。
  
      尽管他们站的并不集中,但是陈卦丕觉得他们应该是认识的。
  
      而且他们拥有一个非常醒目的特质:他们都是没有头发的。
  
      尤其是里面,还有一个女性玩家。
  
      似乎察觉到陈卦丕的注视,那个女性玩家转过头。
  
      她的眼中显得很平静,并没有被窥视的负面情绪。
  
      不过陈卦丕并不觉得她是毫无情绪波动的,而是她将其完美地隐匿了起来。
  
      陈卦丕对着她歉意地笑了笑,他觉得一个女性失去头发应该是一件颇为痛苦的事情。
  
      当然他并不歧视对方,只是他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陈卦丕并没有和对方打招呼,因为他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某种凛然气质。
  
      气质这种东西很难去具体地描述,相比于那些朴质的表述,陈卦丕更觉得这是对方的某种精神力量。
  
      就在这个时候,陈卦丕听到其中一个男性玩家说话了:
  
      “尹师兄,师傅有交代吗?”
  
      他是对着另外一个之前就苏醒的男性玩家说话的,陈卦丕注意到对方的手上似乎拿着一把剑。
  
      而除此之外,他的背上还有一把剑。
  
      不知为何,当看到对方背后那把剑的时候,陈卦丕的心头有某些难以描述的情绪。
  
      那些古老的、难以描述的情绪,在他的胸膛中涌动着。
  
      敌意?愤怒?仇恨?
  
      很难用凡物的言语去描述这种复杂的情感,陈卦丕隐约有一种明悟:
  
      他觉得,他体内的血脉是认识这把剑的……
  
      “交代什么?师傅并不会管这些事情的……”
  
      那个男性玩家在朝着对方说了一句之后,便扭头看向了陈卦丕。
  
      他的眼神和旁边那个女性玩家有些相似,同样是毫无情绪的平静。
  
      但是从他的眼神中,陈卦丕能够感受到某种凌厉的、难以描述的锋锐气息。
  
      杀意?
  
      不,陈卦丕的瞳孔猛然紧缩。
  
      哪怕他从未见过类似的事物,但是这一刻他的心头清晰地浮现出了一个概念:
  
      剑意!
  
      如果这世间真的存在剑意的话,那大概就是那男性玩家眼神中呈现的东西。
  
      那个男性玩家用手中剑的剑柄对着自己指了指,然后说道:
  
      “尹仲……”
  
      “你呢?”
  
      “陈卦丕……”
  
      陈卦丕看着尹仲,表情恢复平静地说道……
  
      …………
  
      …………
  
      “开始了吗?”
  
      孙道人站在山巅,山风吹得他的道袍在风中摇曳着。
  
      事实上在相关的人员询问他位面引导者信息的时候,孙道人是迟疑了的。
  
      尽管易秋在相关公共秘境中所予以的超凡之道奖励,是属于纯粹的杀伐之道。
  
      但是这并非是其他文明的相关传承,孙道人知道它的起源。
  
      对于他这种修炼者而言,这样一条大道无疑是充满了足够吸引力的。
  
      孙道人知道,在那一刻他是心动了的。
  
      修道不是泯灭七情六欲,或许那最终的、难以描述的融道阶段,会慢慢失去那些人类的欲念。
  
      但是那是最终阶段所呈现的结果,而不是它所需求的前提。
  
      一如圣人那般,亦然会生出嗔怒。
  
      一颗道心,并非是天然白玉无瑕的。
  
      它需要面对种种诱惑的考验和洗礼,才能变得更为坚韧。
  
      而一味强求将其放在没有纷扰的环境中,它只会慢慢蒙上痴愚的尘埃。
  
      若是本身就晶莹如白玉,又怎会担心尘埃赋予其瑕疵?
  
      孙道人最终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他认为那并不会改变什么。
  
      或者说,他觉得那不是属于他的道。
  
      尽管他对于那未来的道路充满了某种迷茫,但是他的心中早就已经开始对此进行描绘。
  
      他想象过自己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情景,他想象过自己挥洒神通灭妖魔的画面。
  
      但是在那些画面所拼凑的模糊概念中,他并非是嗜杀之人。
  
      那的确是一个大道,但却并非属于他……
  
      他的道,还需要他自己慢慢地走下去。
  
      “你在后悔?这可不多见……”
  
      景秀道人从山石上走了过来,她看着立于悬崖尖石之上的孙道人如是说道。
  
      “后悔?你还是如同……那般聪慧,但你错了。”
  
      孙道人转过身,他看着这个师傅道侣的女儿。
  
      这个时候,景秀意外地发现孙道的眼睛中有某种神异的气质。
  
      他就像那画中走出的仙人,在看着芸芸众生的疾苦。
  
      “可一却不可二。”
  
      “那对于他人而言是‘术’,对于我而言却是‘法’啊……”
  
      “去闯荡吧,等你能够让我拔剑的时候我就把这把剑送给你。”
  
      孙道人从长袖中取出一柄剑,那剑便是孙道人从昆仑山道观中取得的。
  
      他并非贪图那双剑合一的无上锋锐,而是对于过往的某种缅怀。
  
      “记住,这是你说的!”
  
      景秀道人看着孙道人,然后便离开了。
  
      孙道人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摇了摇头,聪慧者固多算计,但终究有所伤缺。
  
      孙道人不怀疑她能够走到比较高深的地步,甚至能够超越他。
  
      不过过于聪慧的天赋,必然会让她失去一些东西。
  
      追逐“道”的道路,必然是复杂和坎坷的。
  
      它从来便不是一条,能够让众生都通往苍穹的道路……
  
      “不过,齐叔,这次你怕是要失算了。”
  
      孙道人看着那犹如蒙上一层迷雾的苍穹,他仍然能够去观测那些细碎的星辰。
  
      但对于那宏观的、关于那位的轨迹,却无法再寻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