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二青 > 第119章 二气共生

第119章 二气共生


  经半年精心培养,那颗阴阳莲子,终于发芽。而后二青将其移载至那眼灵泉。又经三年,那阴阳莲子终于长成一株尺高青莲。
  虽说那颗莲子中蕴含着阴阳二气,但种出来的莲,却并非那黑白二色,而是依旧青碧之色。只是整株青莲上,阴阳二气相互缠绕,同体共生,虽非泾渭分明,却互不影响。
  这阴阳二气共生的规律,在二青那眉间竖眼里,自是无所遁形。可以说,这给了二青不少启迪,让他对自身法力的运转,更为顺畅。
  他体内的法力属性为水火两种,水属性与火属性,本就是相克的属性,就如同阴与阳一般。
  大白好一点,她的属性是水火木,三种属性虽也难以调和,但有木属性做为中间调济,要比二青好上许多。
  也因大白多了种木属性,所以她才能掌握九天玄元再生术。
  而二青若无火属性体质,也无法领悟出那三昧真火。
  之前二青体内法力,水属性要压过火属性一头。如今见这阴阳二气于这青莲上流转自如,若浑然天成,二青便将这种规律照搬到自己身上,而结果,自是让他大喜过望。
  体内两种相克属性的法力,以某种奇异的规律运转,居然互不干扰,施展各类法术时,亦是运转自如,自是让二青喜不自胜。
  于是,二青又将这种规律告诉了大白。
  有了这个发现,二人的实力,又提升了几分。
  如此这般,又过了两年。
  这天,二青和大白于湖心小筑弹琴奏箫,陶冶情操。
  岸上松柏翻涛,湖中水鸟亮翅,似也在随这方仙乐而舞。
  忽而,远处飞鸟惊鸣,兽吼阵阵。
  风吹皱了清波,飘萍随之轻荡,水鸟敛起双翅,松涛却更疾。
  二青和大白停下手琴箫,相视一眼,神识横扫四方,而后唇角微微扬了扬,腾身而起,驾雾而去。
  离此镜湖数十里外的密林中,一男一女正于其中行走,男的俊逸不凡,女的虽骑着马儿,却有风尘仆仆之感,面容略显憔悴。
  不多时,二青和大白连袂而至。
  见二人,二人抱拳道:“二位,好久不见!”
  那青年见二青和大白至,笑着回了一礼,而后将马上的女人扶了下来,道:“岑兄,白姑娘,好久不见!”
  那女人也跟着向二青和大白行了一礼,笑容有些尴尬。
  二青和大白见此,却是不以为意,转而笑问:“河兄来此,是路过此地,还是专程而来?”
  来人正是那河妖河耀,和当初被他掳走的那个贾夫人。
  只是如今看来,这贾夫人倒也认了命,一心跟在他身边。
  “专程而来!”河耀正色道。
  二青见此,便笑道:“既如此,二位,请!”
  于是,二青和大白腾云驾雾于前方带路,那河耀施法,裹携着他的夫人紧随其后,那马儿却是直接扔在了那密林之中。
  须臾间,那镜湖便出现在眼前,二青朝那湖中心挥了下手,便见那本隐于天地间的湖心小筑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后,二青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块绿玉,往那湖里一扔,便见那绿玉迎风而展,瞬间化为一叶扁舟。
  “二位,请!”
  四人登上竹筏,竹筏悠悠,朝湖心荡去。
  那河夫人见此,却并不觉得惊奇,想来是跟了河耀那么久,对这种神神道道中的术法,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吧!
  河耀摇首四顾,见此方风景秀丽,景色怡人,便叹道:“二位隐居此方仙境,真如那神仙眷侣般让人羡慕!”
  二青闻言便笑道:“河兄何需羡慕他人,贤伉俪如此这般结伴游山玩水,览遍世间美景,不也如神仙眷侣一般么?”
  河夫人闻言,唇角微扬,露出一丝浅笑,似是想起这些年来,与河妖一起游逛大江南北,过着与往日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相夫教子完全不同的日子,心中藏不住那些甜蜜。
  然而,何耀脸上,笑容却是有些勉强。
  二青疑惑,便听河耀给他传音道:“岑兄,你这可有延寿之物?”
  二青侧首看去,发现河耀的眸中,满是恳求之色。
  而大白则是暗里轻叹一声,河耀给二青传音,并没有瞒着大白。
  听到河耀这话,大白便不由想起当初二青和她说过的那番话。
  果然,现在河耀终于意识到,人与妖的寿命这个问题了。
  二青闻言,也只能轻叹,末了给河耀传音道:“若说延寿数载之物,我这倒是不少,可若说延寿数百上千载……”
  未等二青说完,河耀便苦笑起来,道:“若只延寿数载,我亦不需来你这里了!”这是大实话,以河耀的修为,找些宝药,给他的夫人延寿几年,这很简单,随便往深山大泽里一寻,定能寻到。
  二青听了,便不由暗自苦笑。便听河耀又道:“这些年,我和我家夫人游南逛北,览青山大泽,看潮起潮落,日子倒也逍遥自在。直到有一次,她偶感风寒,我才恍然,她其实只是个普通凡人。也才渐渐明白,为何世人皆言‘人妖殊途’!可我不甘心,我教她修行,可她的根骨不佳,且年龄亦已不小,结果却是收效甚微……”
  听着河耀那不甘的话语,二青除了叹气,也只有叹气。
  若说这世界,有什么可以让人长生不老,据二青所知,估计也只有天上老君的金丹,瑶池王母的蟠桃,以及那五庄观镇元大仙的人参果了!只是可惜,这些神物,又岂是妖怪所能得到的?
  因此,二青倒也没有随便乱说,免得与这些大人物结下因果。
  虽说修道者只讲缘法,不讲因果,但若真结下因果,回头这些大神们要是准备对他秋后算账,他该怎么办?
  就在二青心里头思量着这些事时,又听河耀道:“然而,这还不是目前最着急的事,真正让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是,我夫人,有了!”
  二青和大白闻言,不由愕然,“夫人有孕,这不是好事么?”
  正说着,绿竹筏已到了那湖心小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