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 > 七百零四章 角逐马六甲

七百零四章 角逐马六甲

    轰隆!随着一身巨响,柔佛国都城的土墙向内侧坍塌,躲在后面的柔佛士兵瞬间被掩埋!土墙被炸药炸崩,柔佛国的部队头目慌张中吆喝着手下的土著士兵搬土块堵住缺口。
  
      哒哒哒!缺口外面有手摇机枪的声音响起,九州军使用手摇机枪封锁缺口,让堵过来的柔佛士兵一一射杀,他们扛着的土块洒落在地上,缺口一时半会儿无法被堵上!
  
      “杀!”九州军士兵手持步枪发动了冲锋,他们一部分人手持步枪在土墙下方压制上面的弓箭,让柔佛士兵抬不起头,而另一部分人已经给步枪套上了刺刀,冲入了缺口。而机枪也将目标变成了城墙上的士兵,在土墙上留下一个个弹痕,甚至有土块因为金属子弹被掀飞!
  
      柔佛国的苏丹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无妄之灾,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九州军的海军陆战部队已经攻入了王宫之中,他还没有来得及带着妃嫔逃走,就被九州军堵住。
  
      海军陆战部队的营官带着几十个士兵闯入宫殿里,一脚踹开木门,吓得里面的王宫卫队颤颤发抖,还有胆小的王宫卫队士兵手中的佩刀都落下了地上。
  
      营官站在门口,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审视他们,让柔佛的王宫卫队的人不敢与他视线相对。这些王宫卫队本来还想要在宫殿内做最后一搏,但是等九州军的士兵真正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已经吓得不敢反抗。
  
      “放下兵器!”营官附近的九州军士兵手持火枪对准王宫卫队,示意他们放下兵器,也不知道柔佛国的王宫卫队能不能听懂他们的话。
  
      王宫卫队的士兵与佛郎机人打过交道,知道火枪的厉害,也知道火枪对住他们是在威胁他们,于是赶紧将手中的兵器撒手。
  
      “你们的国王在哪里?!”九州军士兵继续对王宫卫队说道。
  
      这回王宫卫队蒙掉了,他们听不懂汉语。
  
      “别问他们,问了他们也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我们自己搜查。”营官不耐烦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稍微机灵的王宫卫队士兵似乎猜出来了九州军的意图,于是往宫殿内的一处偏殿指了指。
  
      “过去几个人。”营官向几个士兵示意道。
  
      几个九州军士兵小心翼翼地进入偏殿中,发现了蜷缩在卧室里面的柔佛国苏丹还有一群穿金戴银的妃嫔。
  
      “跟我们出去!”九州军士兵几乎是将长枪抵在国王的额头上,威胁他出去。
  
      对付平民他们也许还客气一些,但是对这些不驯服的国王,只有用武力才能够让他们认识到双方绝对的实力差距。
  
      柔佛国苏丹在九州军士兵的威胁下带着妃嫔从卧室里面出来,巍巍战战地用从下到上的畏惧眼光看向这些穿着他们从未见过的军服的九州军士兵。
  
      “长官,这是不是他们的国王?”几个押着柔佛国苏丹的九州军士兵说道。
  
      “看上去像是了,不过也不排除是替身的可能,想要证实的话,办法倒也有。”在营官的指示下,九州军士兵将火枪对准了除了柔佛国苏丹的妃嫔们。
  
      柔佛国苏丹被九州军这一举动吓得面色苍白,跪在地上向九州军士兵求饶,连眼泪都急得要哭出来。只是柔佛国苏丹求饶的话,九州军的士兵也听不懂。
  
      “可以了,这个家伙应该是真的国王。”营官制住了部下的行为,总不能真的杀了这些手无寸铁的妃嫔,有百害而无一利。
  
      “查封他们的国库,将金银粮草运到船上,让他们服从我们的命令,这样他们还有希望能够要回一部分粮草。不然的话,他们柔佛国所有的金银财宝都将是我们的。”
  
      海军陆战旅的营官轻易地攻陷了柔佛国的国都,但并没有为此感到兴奋,在他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柔佛国是马来群岛上的小国,与暹罗国、安南国那样的陆地大国不一样,就连城墙都显得比较简陋,要是九州军动用了一千五百多人,装备了远超过这个时代的火炮和机枪还打不下,他就要摘下脑袋去到九州军军主楚云面前谢罪了。
  
      这支部队攻破了柔佛国的国都以后,柔佛国陷入短暂的混乱,造成了柔佛国大乱的罪魁祸首却没有在柔佛国国都过多停留,他们劫持了国王和金银财宝,都运到船上,然后从陆地跨过柔佛国的领土,围攻马六甲城。
  
      当海军陆战队的青龙旗出现在马六甲城下的时候,南洋舰队已经和佛郎机舰队在马六甲海峡的海域中展开了角逐。
  
      十多艘佛郎机军舰、武商船队组成的舰队呈纵线队形,对面的南洋舰队也是这样,双方就像是两条平行线追逐,相互倾泻炮弹!一枚枚炮弹落入水中,激起水花,但是却因为摇摆不定的海面而伤害感人。
  
      双方远距离的火炮角逐仅仅造成了佛郎机两艘战船的受了轻伤,有十几个水手身亡,而南洋舰队这边,只有一艘护卫舰船身受到了擦伤。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风浪比平时要急,远距离海战炮击命中率本来就不高,风浪一急,能不能击中它们全靠运气了。”负责观察风向和水情的水手向邓千龙报告。
  
      双方舰队之间的炮击还在持续,偶尔有一发炮弹落在距离舰队有百米远的海面上。
  
      邓千龙在大秦号的甲板上,身形随着摇晃不定的甲板起伏。大风浪的天气虽然不一定意味着暴风雨,但是对长距离的炮击很有影响。
  
      “这样的角逐弄不好要持续上十天半个月。”邓千龙有些无奈,佛郎机人有征战海洋两百年的历史,他们这一批人却是刚组建不久的本土舰队,而且他们的风帆战列舰是用这个时代的技术加上部分未来的就是建造的,比佛郎机人的战船稍微先进一点,但不至于先进太多。
  
      即使他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能够最终摧毁佛郎机人在远东的常驻舰队,但是需要时间。
  
      “等到我们占据上风优势,全军由远距离炮击变为近距离攻击,用我们大船的火炮和士兵数量优势,摧毁他们。”邓千龙准备调整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