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带着工业革命系统回明朝 > 第二百九十章 别了,大明水师

第二百九十章 别了,大明水师

    笨港拓荒的地方,许多德高望重汉人族老都被聚集在一起,他们神情惆怅。
  
      山地营的长官已经发话,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复辽军将对残留在笨港附近的海贼郑芝虎部队进行剿灭,并发出了为期为三日的限令,要求加入郑芝虎部队进行抵抗的青壮退出海贼部队,否则将视为海贼进行剿灭。
  
      “复辽军终于露出锋利的獠牙,要是让他们消灭了郑二当家,他们就不再有所顾忌,一定会翻脸不认人的!他们为什么现在对我们这么友善,不抢不占,就是因为有二当家带着我们的两千青壮在一旁虎视眈眈!”一个族老用拐杖杵地。
  
      拐杖撞地的声音发出的响声让众人安静下来。
  
      “吴老说的是,当年是颜头领和李头领两位头领带我们来这里拓荒,给了我们耕牛和锄头,我们才能活下去。试想一下,要不是两位头领在危难之中向我们伸出援手,我们这里有多少人要饿死?“又有族老站出来说道。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信义啊,孔夫子说过,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没有了信义,还要做什么人。“一些支持族老的流民纷纷说道。
  
      ”没了命要个屁的信义!又不见的你们的儿子跟随了郑芝虎!我的弟弟可是跟了郑芝虎,要是他在和复辽军的战斗中失去了性命,他那家子就成孤儿寡母了。我当然会养他们,但是到时候会怎么样?我们两大家子连稀粥都喝不起!“一个青年男子听不下去,站起来说道。
  
      ”李波,你这是和长辈说话的口气吗?在座的各位都是你叔父一辈,你要注意你的语气!“几个族老怒道。
  
      ”各位都是我的叔父没错,我也敬重你们。但是各位叔父要决定反抗复辽军的话,就让你们直系的儿孙们和我们一起反抗,不要只让我们这些普通的小辈们送命。“青年男子说道。
  
      ”你……满口语言,莫非是疯了不成?“族老们被青年人说的老脸一红,拉不下脸面,只好吹胡子瞪眼。
  
      确实,他们中许多人舍不得让子孙跟随郑芝虎,又爱惜自己已经得到了的土地。除非复辽军要用强征收土地,他们才会真正奋起抵抗吧。
  
      ”确实啊,好像吴老的三个儿子都还留在村内吧,怪不得他有持无恐,反正死人又不是他家的人。“
  
      ”要是我们抵抗忍得复辽军不满,对我们进行屠村,该如何是好?听说复辽军的人都是疯子,现在对我们还好是因为我们还没惹怒他们吧。“
  
      其余的村民在私底下交头接耳,显然产生了分歧。
  
      ”都安静下来,安静下来!这是复辽军的陷阱,为了引发我们的内乱。“一些明白的叔父努力喝止争吵的众人,但是不安和怀疑已然像是野草的种子,在众人的心里蔓延。
  
      笨港附近的村民在争执不下的时候,澎湖上持续了大半天的战斗快要进入尾端。
  
      夷洲海峡东部的澎湖海域,漂浮着无数的碎木和战船残骸。这里光是被焚毁、击沉的船只,就多达两百多艘,成为了战船的坟地!而战死的士兵、海贼多达数千人,规模之大,令纵横东南沿海的郑芝龙都难以想象。
  
      ”老大,我们已经输了,快走吧,回到厦门湾我们的地盘或许还有翻盘的机会!“
  
      ”所有的家底都压在这里了,拿什么翻盘!放开我,我要与复辽军同归于尽!“
  
      郑芝龙双眼赤红,被施大瑄等海贼将领几乎是拖着离开。三百多艘船只,将近两百多艘作为火攻之用,剩下的一百艘左右的战船只剩下十多艘只能仓皇离开。其余的战船,要么是被复辽军击沉了,要么是被复辽军包围俘虏!
  
      ”人……人呢?“福建总兵俞咨皂指挥大明水师的战船与大赵号战列舰进行惨烈的接舷战斗。
  
      他的座舰遭到大赵号风帆战列舰的火炮压制,遭受了上百发炮弹的重创,几乎要散架!年迈的他只好舍弃战船,带着士兵拼命往大赵号的甲板上攀登,好不容易杀上了大赵号。
  
      然而,等待着他们的却是整齐的火枪兵冰冷的枪口。
  
      警卫营、山地营等特殊部队是第一批装备了德莱赛步枪的步兵部队,而海军部则是第二批。每一艘战列舰上的官兵配备了一百把德莱赛步枪,其余士兵也有老式的1777式法兰西步枪,根本不给大明水师近战的机会!
  
      在甲板上的海军士兵扣动火枪之前,俞咨皂条件反射地放开双手,身体像是失去了支撑,背对着苍茫的大海坠下……
  
      噗通——俞咨皂落入大海之中,溅起许多水花。激荡的海水灌入他的耳中,让他听不见上面响起的火枪声。
  
      身子在往海底下沉,他的心也随着身体的下沉而下沉,变得麻木而冰冷。
  
      虽然他匆忙坠入大海,来不及打量大明水师的情况,但是多半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存在大明水师这个名词了。
  
      五年前,他还带领着大明水师将尼德兰人从澎湖赶走,但是仅仅过了两年,大明水师就被郑芝虎的海贼联军按在地上摩擦,屡次战败,名存实亡。这次几乎是自杀式的攻击,俞咨皂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父亲大人,大明水师毁在我手上了。溺水的俞咨皋在失去意识之前,一定念叨的却是他已故的父亲俞大猷。
  
      随着大明水师的覆灭,郑芝龙残部带着仅存的十多艘战船夹着尾巴灰头土面地离开,复辽军舰队开始清扫战场。海面上还有许多俘虏在抓着破碎的船木等待救援。仅仅是抓获这些被俘虏的海贼和大明水师的士兵,都要花费上不少的时间。没办法,这次海贼联军参战的人员多达两万,战死了数千,还有近万人成为俘虏,可能快要和复辽军的船员一般多了。
  
      ”这次我们击沉的船只难以统计,倒是我方的数据却很清楚,损失了小艇十二艘,护卫舰五艘,补给船两艘,两艘战列舰遭到重创……“很快战报就上报给到纳尔逊·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