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一剑倾天 > 第七十六章 旧友

第七十六章 旧友

    长乐侯府一下子便热络了不少,那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说得还真是不假,苏卓就是以上清宫第一纨绔闻名天下,眼下前来拜访的四人当中,便有两人是鼎鼎有名的纨绔,人比桃花美的宁语辰、还有那位常州巡抚解晋的公子解良。
  
      宁语辰之美,犹如画中走出的美人儿一般,已经到了雌雄难辨的程度。不过与大周王朝洛河学宫的南宫不夜相比却有所不同,这位热衷于听戏唱戏的宁公子可没有走火入魔,不仅没有半点女人作态,更是十足不羁,一见面的时候就给了苏卓一个熊抱。
  
      这位宁公子出名的地方,除了绝美的姿容外,便是不务正业了,他老爹也是七大神将之一,被称作断流枪的宁如是,可宁语辰却对刀枪没有多少兴趣,反而对下九流中的戏曲情有独钟。尽管他喜欢戏曲,可许多戏园子的老板看到他都要背后发凉,原因无他,这位宁公子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欣赏完戏子在台上精彩绝伦表演之后,台下马上便要将其蹂躏,而且还是男女通杀,毫无忌口。
  
      至于那位恶少之称的解良,在他爹一手遮天的常州呆惯了,比等闲纨绔还要多了几分肆无忌惮,平日里看上的女子,管她是不是良家女子,是不是有夫之妇,都要想法子弄到手里头。而且睚眦必报,虐起仇家更是心狠手辣。可对于朋友,尤其是令陵江无数权贵都摇头不已的苏卓,却是出奇的够义气。
  
      还有位出身巨商大贾之家的书生孟明礼,他老爹是陵江富商孟家的大当家孟长策,因为“人硬、货硬、脾气硬”广为陵江人称道。孟明礼既没有承袭他老爹的气魄,也没有多少书生意气,反而是个十足的败家子,更是个挥金如土的主儿,仗着家财万贯挥霍起来丝毫不肉疼。而且还喜欢附庸风雅,常以重金求购书院高人的书画,只可惜眼力没多少,经常让人宰了都不自知,被许多滑头奸商暗地里戏称作“送财书生”,不过明面上见到这位大金主,自然都是极尽阿谀。
  
      最后一位名为沈宝平的纨绔,尽管出身道宫,但许多道宫弟子都对他不怎么熟悉,平日里每天花天酒地根本就不怎么修行,迄今为止还没有合意境。
  
      “苏老弟,其实我一打早便准备来拜访你的,结果我那臭脾气的老爹硬是把我软禁了两天,今天才给我放了出来,这不,我一出来马上就找你来了。”宁语辰素来觉得自己对兄弟仗义,苏卓观潮归来,多好的事情,他竟然没能第一时间来道喜,也觉得脸面颇为挂不住。不知道是戏看多了,还是戏子玩多了,这位宁语辰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子玄妙戏腔,极为怪异。
  
      恶少解良倒是没有解释,他一开口便是笑骂:“苏卓你小子藏得可够深啊,那天听到你观尽蜇龙潮的消息,吓得我他娘都从榻上翻了下去,狠狠上了个富家千金才压了惊。别说是天下人不信,就是我也想象不出来,你当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啧啧,御剑到浪头与昊山剑宗那位剑痴同舟,城头力压道宫翘楚萧遥生,连观三潮震惊天下,比听书人讲那些志怪传说都要来得精彩。”
  
      苏卓对解良的恭维不置可否,只是笑眯眯的说道:“早就跟你们说了,我就是深藏不露嘛,当时你们偏生不相信。”
  
      孟明礼摇头不已:“就怕你得瑟不久就该挂彩了,要不是陵江那么多双眼睛都盯着你,我出来找你的时候也不需要瞒着我那脾气比我还臭的老爹了。”
  
      宁语辰兴致昂昂的说道:“听说霍峰邀了你一同前去红袖画舫,便是那花魁寇姑娘都已经答应了?”
  
      苏卓笑了笑,轻声道:“你们倒是消息灵通,看来是特地来蹭这顿酒宴的吧。”
  
      解良闻言露出笑容,道:“霍峰为人耿直豪爽,对朋友没得说,确实值得结交一番,明日便借你小子的东风,蹭他一回。”
  
      ……
  
      ……
  
      红袖画舫的楼船都极具气魄,远远看去,是与战船一般的庞然大物,不过比起战船少了十成的肃杀,多了十成的雅致。高四层,长二十丈,甲板宽阔,足以驰马。红袖里的烟花女子尽管等级分明,可楼船却大抵相同,只是在风格上略有差异。
  
      苏卓尽管猜到他这一次出行可能会有些麻烦,不过还是没有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本该留给他们的白玉楼船如今却已然被道宫的一行人捷足先登。
  
      刚到地儿,便看到一个风韵十足的女子很是为难的站在道宫的修士之中,隐约可以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无非便是威逼利诱。
  
      红袖画舫已经做了百年的生意,自然是深谙做生意的规矩道理。
  
      有些个规矩轻易不能够破了,一旦坏过了规矩,先不说会不会给红袖摊上什么事儿,便是影响就非常不好。
  
      按理说,要搁平日里,她一定不会如现在这般为难,这样的人情况尽管不多见,但也处理过几次,算是轻车熟路,但这一次却不同。
  
      不仅是因为道宫此番来人众多,足有十几人,而且其中还有武宰辅之子武孝杰,和近些日子刚突破至无一境、在道宫中风光无两的余秋风,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还要惹不起。
  
      尽管霍峰是神将霍炳之子,可这些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呐,何况态度还出奇的强硬。
  
      走到画舫前的霍峰只听那位宰辅之子武孝杰玩味道:“霍峰?不必管他,不过就是个软柿子而已,如今让他掏心掏肺的那个女人都是我玩腻了不要才留给他的,大不了等我们享完了宴席,再把白玉楼留给他们好了。”
  
      霍峰脸色微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