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最强国防生 > 第八百二十章 咱俩都没赢

第八百二十章 咱俩都没赢

    “很好,接下来我们将要看到比年度军事大片还要精彩的部分。我的建议是,你们最好别眨眼,省得睁眼之后就发现战斗已经结束了。”
  
      沈耘逐渐靠近鱼鹰的位置,让黄鳝顿时激动了起来。
  
      装甲兵学院前来参观的领导和教授们同样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那不是很清楚的大屏幕。
  
      “鱼鹰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狙击弹是真的不要钱向头儿身上打了。很好,头儿已经正式进入五百米的范围之内,要开始还击了。”
  
      “这俩人卯上,其他的都不用看了。果然,头儿直接一发子弹就打得鱼鹰不敢冒头了。”
  
      “这下子两人要开始捉迷藏了,鱼鹰剩下的子弹不多,看来是顾不上做最好的选择了,连续换阵地让头儿无法判断他的真实位置。用这种方式换来的缓冲时间,足够让鱼鹰进行一次精准的射击了。”
  
      “果然,还是没有命中。反倒是鱼鹰左肩上差点被打到,这要真中了,老小子肯定没办法用狙了。接下来搞不好要跑。”
  
      沈耘的每一枪都能够对鱼鹰造成威胁,以至于从五百米推进到两百米的距离,沈耘压根没有浪费多少时间,甚至体力都因此有所恢复。
  
      看着距离也差不多了,沈耘笑着喊了一嗓子:
  
      “就剩这点距离了,你要再不珍惜机会,那你可就死定了,鱼鹰。”
  
      “进步可真是让我震惊啊,你小子现在当隐锋的狙击手,已经完全胜任了。”
  
      “我知道你想搞我一次,所以不废话了,我直接上了,你小子可得小心点。如果没有你的参与,黄鳝你小子都能跟我斗一刻钟,不知道你怎么样?”
  
      有些话必须要在战斗之前说出来。
  
      沈耘没有刺激鱼鹰的想法,只是想单纯说出一种肯定。之所以不在游戏结束后的点评中讲,是因为沈耘觉得,这样说出来,对鱼鹰接下来的战斗有好处。
  
      听着满山遍野回荡着沈耘的声音,鱼鹰终于嘴角扯出一丝笑容。
  
      “老人家何必那么嚣张,不要小看年轻人。”
  
      这话鱼鹰可不敢大声说,他可害怕沈耘通过声音直接判定他的位置,随即再来上那么一梭子。
  
      无论哪一个位置,对此时的鱼鹰来说都是最佳的狙击位置。只要能够瞄准沈耘,然后射出一发子弹,他就感觉有一定的胜算。
  
      摸了摸胸口最后一个弹夹,鱼鹰咬咬牙,将枪里的最后一发子弹射了出去。
  
      近距离狙击,子弹从打出枪膛到狙击目标,充其量也不过眨眼的功夫。在这个距离只要瞄准,鱼鹰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打中沈耘。
  
      问题的关键就是自己眼中的这位老人家都跑了个把钟头了,体能居然还比之前八百米左右的地方恢复了一点。
  
      这就让人难以接受了。
  
      那些眼花缭乱的战术动作,简直就是不断在挑战鱼鹰的视觉神经。
  
      要不是作为狙击手视觉方面先天优势后天训练,来个普通人通过狙击镜不断接收这样的光线信号,估计不出三十秒人就已经晕了。
  
      黄鳝此时已经抛下了对鱼鹰的怨念。
  
      本来就跟鱼鹰有着同样目标的他开始同仇敌忾,不再讥讽鱼鹰,反而开始站在鱼鹰的位置考虑问题。
  
      “现在鱼鹰唯一能做的不是看目镜,而是凭感觉。当然,你们说是蒙也没错。可不要觉得这是在浪费子弹,有时候面对这种不断做战术规避动作,你还没法瞄准的敌人,感觉是相当重要的。”
  
      “鱼鹰果然聪明,眼睛从狙击镜上离开,显然是准备盲狙了。咱们训练的时候,鱼鹰不知道打掉了多少发子弹。可以说,他就算不看狙击镜,狙杀目标的概率也比一般狙击手高两三成。”
  
      还真别说,鱼鹰的这种手段给沈耘带来了相当大的麻烦。
  
      此前通过对危险位置的预判,完全能够在刹那间避开狙击。但这会儿鱼鹰的动作同样变得没有规律,以致于沈耘为了躲开一发致命子弹的时候,强行让身体扭转,导致后背肌肉拉伤。
  
      钻心的痛感瞬间涌上沈耘的大脑,为了保证接下来自己的安全,沈耘不得不频繁射击,压制鱼鹰的动作。
  
      感觉到沈耘枪声的异样,鱼鹰瞬间激动起来。
  
      他虽然不清楚沈耘发生了什么,但却知道,这个时候绝对是消灭沈耘的最佳时间。
  
      最后一百米的距离,对鱼鹰来说也是最后一发狙击弹。
  
      鱼鹰一直在数着沈耘的枪声,他在等沈耘换弹夹的那个机会。
  
      就是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已经足够他找到沈耘的身影并且将子弹打出去。
  
      五,四,三。
  
      忽然感觉距离下一声枪响时间有些长的鱼鹰瞬间意识到沈耘提前更换弹夹,冒头找到沈耘小半部分身体隐藏在一棵不算太粗的树木背后,鱼鹰毫不犹豫射击。
  
      与此同时,沈耘的身体忽然以左脚为轴心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左右手各自单手持着步枪和手枪,非常稳定地向鱼鹰的位置开枪。
  
      整个过程就是那么一两秒的事情。
  
      在下一个瞬间,通报及时响起:“0号,2号,同归于尽,退出游戏。”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辉煌没有在看起来最强的几个人当中诞生,但是两人的这一场较量却让学员们记忆深刻。
  
      当鱼鹰的狙击弹命中沈耘右肩的时候,沈耘手枪里射出的子弹也十分精准地打在了鱼鹰的额头。
  
      听到通报的鱼鹰揉着自己的眉心一骨碌爬起来,阔步走向沈耘。来到沈耘面前,这位一心想要争个输赢的狙击手失落地叹了口气:
  
      “头儿,这把是我输了。”
  
      鱼鹰心知肚明,近距离狙击弹动能虽然强大,但子弹命中的位置却并不足以致命。
  
      如果是在行动小队,卫生员可以通过特效止血药止血后进行包扎。只要行动结束,完全能够带着人回到部队医院进行治疗。人可能会废掉,但至少会活着。
  
      反观自己,手枪弹的动能穿透自己的头颅,依照那个角度,直接造成脑死亡,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一脸颓然的鱼鹰,沈耘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游戏规则里,咱俩都没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