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庶女临朝 > 第83章-父母爱子,非为报也

第83章-父母爱子,非为报也


  翌日,清晨。
  简云深醒来的时候旁边的人早已离去,脑子里却满是叶谦昨晚闷闷的声音,像是开了循环一般,在脑中旋转不停。
  客栈。
  简清霜看到叶谦的时候,眼里像是有星星一样,那么浓烈而炽热的眼神,英倾见得太多了,他曾在司马倾城的眼中见过,在许多官家小姐的眼中也见过,但他从未在简云深的眼中见过,他只能在心中默默感叹,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你让我回简家?太子府的人都已经将我埋了,京城内外都知道简清霜难产而死了,我要怎么回去?我该怎么面对他们?”
  叶谦眼中无神地望着她,“说你受不了太子的折磨,选择了假死逃生。”
  “你是想让我说服我爹跟随你?你之前不是很不削与我爹为伍吗?”简清霜眼里蓄满了泪水,“呵,现在江家垮了,想起我爹了?”
  叶谦避开了简清霜那双像极了简云深的眼睛:“你不是说要帮我的吗?”
  简清霜苦笑了一声,闭上眼睛冷静了许久,“叶谦,我想问你一句话,你对我有过真心吗?”
  叶谦拿茶杯的手微微一顿,随即挽起一抹不真实的笑,“当然。”说罢立即敛了眸子,让人看不清眼中的涟漪。简清霜眼里的光似乎又回来了,点点头,“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等会儿,本王派人送你回简府。”叶谦说罢便带着英倾离开了,头也没回。简清霜痴痴地望着叶谦离开的背影,其实她都明白,一切都是她的自作多情罢了可是她愿意啊,听他的谎言,她也愿意的。
  景王府。
  刚用过早饭,府里来了一位客人,十三爷叶琛,他是尤妃的儿子,从小与叶谦的关系甚是亲密。叶琛刚过及笄之礼,因为身体的原因常年都待在宫里,很少出来走动,最近病情有明显的好转,求着尤妃和皇上才能出宫,但从随行的人可以看出来,皇帝有多在乎这个儿子。
  “七嫂,距上次一别已经一年了,最近身体可好?”叶琛是个没有心机的孩子,最近发生的事他也不曾听说,这般话说给简云深听,心里着实暖暖的。
  “多谢十三爷挂念,我一切都好,只是王爷今日公务缠身,怕是回来的晚,我让管家带你在府中转转,消磨些时光?”
  “七嫂,不如你陪琛儿逛逛吧,许久未见,想和你多聊聊。”
  简云深抬眸,发现叶琛正用期待的眼神望着她,她微笑点头,“好”字却未说出口。
  二人便在这景王府里闲庭漫步着,简云深的话很少,叶琛却很有兴致一般,一直同简云深说着一些宫里的趣事,逗得身边的随从很是开心,简云深好像也被感染了一样,也同着他笑着。
  走进梨园的时候,满园飘零的花瓣,随风起随风落,美丽的分外动人,叶琛让宫女们在院外守着,只有他们二人入园。简云深今日着了一身鱼白色长裙,立于这雪白之中,美的不染纤尘,让人无不着迷。
  “七嫂,我终于知道为何七哥要娶你了,换做是我,我也要娶你的。”叶琛这般孩子气的话不禁让简云深红了脸颊。
  简云深本想说些什么却被后面传来的声音打断,“十三这是在和本王抢王妃?”叶琛回头见叶谦来了,小跑过去,“十三自然是不敢,我只是夸七哥眼光好呢。”
  叶谦望向简云深,“你先回房间吧,本王和十三弟许久未见,陪他逛逛。”
  “妾身就不打扰王爷和十三爷叙旧了,妾身告退。”
  叶琛回礼,道:“劳烦七嫂招待,你好生歇息。”
  叶琛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叶谦伸来的手拉走,“听说你最近棋艺精进了不少?”
  “那是自然,最近就连父王都不是我的对手了。”
  “那今日输给我,可不要哭鼻子啊。”
  简云深望着兄弟二人渐行渐远的身影,有些惆怅,她也不知道为何突然会出现这样的情绪,可能是昨晚叶谦的那翻话造成的吧。
  傍晚,简府。
  正值晚饭时分,简府门童突然来报,“老爷,外面有个妇人求见,说是老爷和夫人的故人。”
  简炽微微皱眉,他哪有什么故人?但还是说,“让她进来吧。”
  门童又道:“她说她只见老爷和夫人,说是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您。”
  简炽一听这话,心里有点恼火,晚饭还没吃完还来个无理取闹的妇人,“让她走,不见!”
  门童得令离开,不一会儿又回来了,塞了什么东西在简炽手里,简炽一看失了方寸,有些无措地拉起莫静梅的手,一边告诉门童,“带她到偏厅。”说着便带着一脸疑惑的莫静梅去了偏厅,还屏退了偏厅的所有下人。
  二人见到门童口中的妇人时,她穿着一身粗布麻衫,头上还披了一块黑布,只能看到一双黝黑的眼睛。
  “你是谁?怎么会有这块玉佩?”简炽将玉佩举在手中,莫静梅一眼就发现了,那正是自己女儿出生时给她带的玉佩,怎么会在她的手里?
  之间对面的人缓缓地掀开了头巾,莫静梅吓得惊呼,“霜儿?”莫静梅有些不可置信,“怎么会是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简清霜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爹娘,女儿不孝。”
  莫静梅赶忙扶起她,拉着她坐在椅子上,“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跟爹娘说。”
  简清霜抱着莫静梅哭了好一阵才开口,“我原本以为嫁到了太子府就能享受荣华富贵,锦衣玉食,没想到我是进了一个地狱。”
  “太子根本不是我们见到的那样温文尔雅,他是魔鬼,他看不起我,看不起我们简家,我带过去的陪嫁丫鬟,除了莲儿都被分配去干杂活了。他所有的侧妃、宠妾都不把放在眼里,还有莲儿,被他,被他抢占了去,最后被逼死在了水井,我连一个自己人都没有了。”简清霜说着还撸起袖子,“他还经常喝酒,一喝酒就打我骂我,好几次连孩子都没保住。我不知道再继续下去还会发生什么,我借这次生产,假死逃了出来。”
  莫静梅拉着简清霜的手臂瞧得仔细,上面新伤旧伤清晰可见,“我可怜的儿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原以为嫁进太子府就能过上好的生活,没想到是娘害了你啊。”
  简炽听了这些,心里也不是滋味,没想到他的女儿这两年居然经历了这么多,她是该有绝望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莫静梅心里太难受了,一时有些意气用事,“我要去找他算账,居然这么对待我的宝贝女儿。”
  “胡闹!霜儿现在在所有人眼里已经难产而亡了,她现在出现就是欺君大嘴,搞不好会被诛九族的!”简炽恨恨地说到。
  “那你告诉我怎么办?我女儿受的这些罪就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吗?我做不到!”
  “你有完没完!霜儿也是我的女儿,她受了这些罪我也心疼,但是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难道你想全家人一起送命吗。”简炽还是十分理智的,“就先让霜儿留在府里,先把身子养好再说,但是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其他人知道,除了我们仨,谁都不能说。”
  莫静梅渐渐冷静下来,觉得简炽说的确实有道理,万一走漏了风声,说不定全家人都要跟着陪葬。又见简炽思忖了半晌,才道:“你现在赶快去找一个可靠的丫头,换上霜儿身上的衣服,然后派人从正门把她送走,记得给她一笔钱,让她回老家去。切记,一定不能让霜儿露面。”
  莫静梅听了简炽的话,有些木楞地点点头,不过立马反应过来便出了偏厅去。简炽望着一旁的简清霜,心里百味杂陈,沉默了半晌才道:“别怕,一切都有爹娘在。”
  简清霜望着眼前的简炽,眼泪瞬间决堤,心里一直在默念着,对不起爹娘,恕女儿不孝。
  司马府。
  司马倾城最近安静地太过异常,以前不是到景王府胡闹,就是在家里闹,而现在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让司马行和程惜二人不禁有些担心,而且这婚礼已经排上日程了,可不能再出什么差错。
  “城儿,有什么事你就跟娘说,不要老是憋在心里了,一直憋着容易生病的,知道吗?”程惜最近经常来找司马倾城谈心,生怕她有点什么不正常的心理状态。
  “娘,我没事,我只是最近想通了一些事情。”司马倾城挽着一抹人畜无害的笑,就像是真的想通了一般,“我知道有些事不能强求,所以就让它过去了。而且林家公子人很好,婚期就要到了,我得赶快学学规矩,不然到了那边被人说不懂礼数就不好了。”
  程惜望着女儿,突然发现她真的是长大了,心里很是欣慰,只是她没发现司马倾城眼里的寒光,她现在还不可能放手的,林家,她也是不会嫁的。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解决,怎么能就这么轻易地放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