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 > 第194章 通通灭掉

第194章 通通灭掉

金在嫖为了挽回面子,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大声嘲笑道:
  
  “没想到,华夏的武者都是缩头乌龟,连别人的挑战都不敢上场,我看你们还是早点滚回家吧,少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南州古武世家的当家人依然没有动作,但他们家族的一个小辈却已经忍受不了这样的嘲笑,沉着脸,就要上去应战。
  
  “慢着!”
  
  当家人忽然心头一颤,连忙拉住家族的小辈,不让他上场。
  
  “族叔,还忍什么?难道让那一个寒国人在台上耀武扬威吗?”
  
  那小辈男子大声叫道。
  
  当家人没有回答,而是带着惊恐的目光看向另一边,原来对面走来一个全身散发着杀气的男人,他的双眼中布满了血丝,脸色如干枯的树皮,显得无比僵硬,远远看去,根本不像一个正常的活人。
  
  “是、是一心剑道堂的坂田龟太郎!”
  
  那小辈男子打了个哆嗦,再也不敢放言要上台了。
  
  “怎么回事?他这么早就要上场吗?那别人还怎么打?根本连赢一场的机会都没有了!”
  
  人群见状,纷纷失声议论。
  
  “咦?你们感觉到了没有,坂田龟太郎身上有污秽之气!”
  
  战台东面驱魔人的座位处,一名魂力上百的驱魔人皱眉说道。
  
  他从龟太郎的身上感受到一股非常强大的尸气。
  
  “嗯,我也感觉到了,他好像被人炼成了半人半尸的怪物,怎么办,我们身为驱魔人,原则上遇到邪祟都要将其消灭的,动不动手?”
  
  旁边的一名中年驱魔人开口向众人询问。
  
  这龟太郎身上的邪气太重,凭他一人是搞不定的,所以才想问大家的意见,如果大家都同意上,那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不用理会,刚才苏陌小姐过来通知,说一心剑道堂如果有什么问题,都不准插手。”
  
  坐在最外层的一个胖子驱魔人这时向众人开口道。
  
  “什么?遇到邪祟竟然让我们袖手旁观?这怎么可以?”
  
  人群中,一名样子比较正气的年轻驱魔人大声喝道。
  
  “小子,你最好还是听苏小姐的话,别忘了,她的干爹是林五爷,而她的干哥哥更是了不得,是中州的太子爷,林天保!”
  
  那胖子冷笑一声,带着讥讽的语气开口。
  
  满脸正气的年轻驱魔人闻言,忍不住身体打了个冷颤,他倒不怕林五爷,可林天保的大名那是如雷贯耳,中州年轻一辈最强的驱魔人,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
  
  “我、我刚才只是随便说说的,既然苏小姐不让我们插手,那我们就听她的。”
  
  这名年轻驱魔人尴尬的笑了笑,此刻他的身上哪里还有半分正气?简直像个吓破胆的鹌鹑蛋一样。
  
  坂田龟太郎一步一步的走上战台,脚步非常的僵硬。
  
  金在嫖看到来人出现的一刹那,瞳孔不由的一缩,脸色也变的凝重起来。
  
  “坂田龟太郎是个剑道大师,剑法出神入化,但他并没有带剑上台,明显是没将我放在眼里。”
  
  金在嫖心头微怒,但却不敢像嘲讽南州古武世家那样去嘲讽坂田龟太郎,因为后者在国际上的名气比他还要高。
  
  “嗯,就用我最强的一招踢技,一脚将他踢下战台,只要打败他,其他的武者就不用再担心了。”
  
  心中有了决定,金在嫖收起了脸上的紧张,摆出跆拳道的战斗姿势,准备随时开打。
  
  坂田龟太郎来到战台的中心位置,便停下脚步,一动不动,似乎是在等金在嫖出手。
  
  “可恶,敢瞧不起我,吃我这招能踢碎三十层瓦砖的鞭腿!”
  
  大喝一声,金在嫖侧步迈开,右脚如鞭子一般,疾扫向坂田龟太郎的胸膛。
  
  这一脚,如果能踢中,他相信坂田龟太郎的肋骨将全部要被踢裂!
  
  咔嚓!!
  
  一声非常响亮的骨骼碎裂声传出。
  
  金在嫖只觉得自己的腿踢在了一块非常厚的钢板上,那撕心裂肺的剧痛,让他那张脸都变得扭曲起来。
  
  “啊……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下一刻,跆拳道高手倒在地上,捂着脚满战台的打滚哀嚎,那副狼狈的样子,凄惨到了极点!
  
  台下众武者看到这一幕,全都蒙住了,刚才他们听到‘咔嚓’声,还以为是坂田龟太郎的肋骨被踢碎了,结果骨头碎的却是金在嫖,实在诡异。
  
  “我靠,那岛国小鬼子难道会咱们华夏的金钟罩铁布衫?这身体也太硬了吧?”
  
  “都回家吧,有那龟太郎在,咱们还打个屁,上去只能是丢脸而已!”
  
  一些武者摇着头,已经彻底失去了想上台比武的念头。
  
  “天呐,这坂田龟太郎已经完全变成尸煞怪物了,放凭不管,如果伤到普通人,通灵会一定会责罚我们吧?”
  
  东边的驱魔人也满脸的震惊,他们都被坂田龟太郎的实力给吓到了。
  
  金在嫖的腿废了,被会场的工作人员抬了下去。
  
  几分钟过去,却没有人再上台挑战,这让大会的气氛有些尴尬。
  
  主持人拿着话筒,正想说些什么,好化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而这时,台上的坂田龟太郎却忽然动了。
  
  他机械的挪动脚步,一直将身子挪到林天佑的方向。
  
  这才缓缓抬起手,对着林天佑勾了勾手,接着又竖起了一根中指。
  
  那意思很明显,是让林天佑上台一战,如果不敢上,就鄙视他。
  
  “不是吧,坂田龟太郎居然在挑衅志海集团的三少张超,这也太嚣张了!”
  
  “听说张少是通灵会的会员,很强,应该能跟坂田龟太郎打上几十回合吧?”
  
  众武者们低声议论。
  
  他们显然是误会了什么,还以为坂田龟太郎指的人是张超。
  
  “靠,这小鬼子居然敢挑衅本少,本少这就上去打扁他!”
  
  张超也怒了,摩拳擦掌的就要跳上战台去证明自己的实力。
  
  “你打不扁他,相反,他要打扁你连一招都不需要,还是坐在这里好好看吧。”
  
  这时,林天佑站了起来,一手按在了张超肩膀上,非常轻松的就将他按回了座位上。
  
  “有趣,我废掉的人,你们居然还敢用咒术治好,等我灭了他,再将你们通通杀掉,一个也别想逃。”
  
  少年将目光冷冷的瞥了一眼岛国贵宾室,然后踏步向战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