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暴力丹尊 > 第1771章 杀

第1771章 杀


  
      陈玄看着判官的眼神好似是非常的云淡风轻,但是只有陈玄自己知道这个云淡风轻的背后其实是非常可怕的杀意。
  
      陈玄若是不按照判官的指示去做等待陈玄的或许就只有死亡,但是陈玄现在的确是非常的两难的。这个考验要自己杀死旁人也就罢了,反正陈玄在幽蓝山脉那么久从来都已经不把生命看作是生命了。包括陈玄自己若不是陈玄觉得自己还是有着想要变强的渴望陈玄也就不会在意自己的生命。
  
      但是就是因为这些都是陈玄在进入幽蓝山脉之前有过交集的人,而陈大更是给自己提供了六年的平静生活的人,所以陈玄怎么可能把他们给抛下。陈玄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
  
      但是陈玄早就听闻修炼之人当是尽数抛去俗世,不然的话那就一定会有生命的危险。修炼之人本就是逆天而行所以修炼者要是想要活下来,那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睡把一切都置身于天道之外。但是所谓的天道又是万物至道万物至理,所以想要超脱那就必须要抛下一切。
  
      判官看到陈玄犹豫不决的样子心里想到自己该点拨的都已经点拨给了陈玄。陈玄如此聪慧当然也是能够全然领悟的。但是陈玄领悟了又如何陈玄所面对的这些,可不是一句简单的领悟便能够撇清楚的。所以判官也没有再去催促陈玄只是等着陈玄的答复。
  
      终于陈玄的眼神之中开始浮现出一丝的果决,陈玄的眼神开始变得凌厉起来凌厉之下杀意尽显。判官知道陈玄拿定主意了。陈玄若是想为那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住陈玄的了。看来陈玄这一关算是过了不过紫仙石之王寻主日后必定是皇者。
  
      自己也应该早做打算,陈玄此子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妖孽,而且他的决绝和他的凌厉的确是能够成大事的样子。看来自己也应该去帮他一帮,虽然自己是紫罗山的判官和陈玄背后的白袍老者交好,但是到时若是有朝一日陈玄继承了皇位那便是改朝换代之时啊。
  
      到时自己真是和白袍老者关系再好那也是县官不如现管完全没有什么用啊。看来这个关键时刻还是要靠着自己给陈玄送一个顺水人情。这个人情送的陈玄会感激自己白袍老者不会责怪自己那也是再好不过了。
  
      “陈玄小友看来已经有所决断了那么本座便再送小友一个好处吧。也算是刚刚小友对于本座那几句话的明悟的奖!”
  
      判官故意提及了一下自己刚刚点醒的陈玄的那番话。其实就是为了让陈玄记得这份情也让陈玄知道自己可是算上这次帮了他第二次了。
  
      日后苟富贵勿相忘啊!
  
      判官的意思陈玄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呢?陈玄可是早就听紫罗山山神说什么,只要拿到紫仙石之王通过紫罗山的考验那就是什么皇者。
  
      之前陈玄也没有在意只是听着紫罗山山神就这么一说,但是现在从判官身上看这个什么皇好像还当真是个了不得的东西。只是陈玄自己也不知道这个什么皇的到底有什么用。
  
      算了反正有好处自己先收着吧,只是不知道判官他到底会给自己什么。其实陈玄对于判官反而有着不错的好感,毕竟判官人家愿意在人家的职权范围之内,送自己一两个顺水人情这对自己而言就必须承住他给的情。
  
      陈玄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态度更加的谦恭了。
  
      “小子恳请判官大人指教!”陈玄的语气越是谦恭便越让判官觉得自己这两个顺水人情送的是非常的值得。而自己越是如此便见到陈玄对于自己越是恭敬,当真是孺子可教也。陈玄此子的确是非常的不一样。不过陈玄现在的实力想要尽数处理掉渔村这个麻烦应该还是免去不了许多的麻烦。
  
      陈玄现在不会任何的武技和道心功法,要是当真闹起来就会非常的繁杂。但是陈玄此子现在既然已经下了决心,那自己送一个顺水人情给陈玄那固然也不是什么大事。
  
      “你这次去渔村虽说你身上的杀伐之气足以震慑他们。但是你还是没有半分武技或是道技在在身,道心功法道技包括武道大陆的武技老夫要是没有看错的话……”
  
      判官也没有继续自称本官了而是自称老夫因为判官可以看出来。陈玄此子以后的成就远远不是判官这样的人物所能比的。
  
      所以自称一句老夫对于判官而言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同时也是可以拉近陈玄和自己的关系吧。陈玄看了判官一眼点了点头,表示的确是没有学过武技或者说是道心功法道技之类的。
  
      判官倒是对于陈玄越加的欣赏了陈玄此子当真是不错的。因为陈玄自己不会功法和道技其实对于陈玄而言却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在判官说出来之后首先想到的不是怎么去掩藏这个事实而是随口便是承认。
  
      这份自信的心性的确是非常的难得啊。陈玄的心境果然是非常了得。判官暗自称赞道看来自己的这个顺水人情送的是一点也没有错。
  
      “嗯,那老夫送你一样东西可好?你之前在道心大陆可是听说过制符师?”
  
      判官云淡风轻的脸上却是吐出了对于陈玄而言简直是可以致命的三个字。制符师!陈玄怎么可能没有听过呢?
  
      陈玄在梦中了解到自己之前的事情对于制符师更是非常的好奇所谓的制符师在道心大陆,绝对是大人物一般的存在。
  
      陈玄看到判官的脸上居然如此的云淡风轻对于判官更是非常尊敬。难道说判官也是制符师吗?陈玄有些不太相信不过陈玄相信判官一定是对于制符师有着不小的了解。
  
      “或许在你现在看来制符师是一个大人物,但是对于老夫这种活了千万年来的人来看,现在的制符不过是小道而已。现在的炉火出世的炉火在炉火榜上的还有几个?”
  
      判官的脸上带有一些嘲讽之意,陈玄努力回忆梦中的事情。好像陈玄记得自己在梦中看过的书那些书之中记载这那时道心大陆的情况,出世的炉火不要说是在榜上的中段就是连末尾,最后几个炉火都是当世最为有名的制符师一等一的大人物。都是那种最为强大的甚至连各国都想要不断拉拢的存在。
  
      这对于陈玄来说制符师距离自己实在是太遥远了。只不过陈玄自己之前做梦的时候,还记得自己在梦中好像被师傅说是可以往制符师发展的存在。
  
      只是陈玄现在的实力好像完全无法和制符师挂上钩。就像一个是乞丐另一个不是一品大臣就是封疆诸侯。不过自己眼前的这个判官在谈起制符师的时候如此不屑,应该是非常强大,强大到陈玄心里认为的封疆诸侯在人家眼里就跟买菜的一样。
  
      判官看着陈玄一脸平静,但是眼神之中的深邃让判官觉得自己有些深不可测。这让判官觉得陈玄此子的确是非常的不凡。应该是在深思刚刚自己说的话吧。制符师对于这小子而言应该是非常强大的。甚至强大到这个小子已经是无法触碰到的存在吧。
  
      不过陈玄好像是丝毫没有露出惊讶之色,这就像是一个乞丐看到了一身锦衣玉服的少年。然后这个少年说要请乞丐吃饭当乞丐问及少年的身份的时候,他说他是当今太子但是更为可笑的是这个乞丐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句。
  
      这种荒唐之感但是发生在修炼者的身上就足以体现这个修炼者是一个能成大事之辈。喜怒不形于色因为你要是每个想法都能够让人给猜透了,那你在别人眼里不就是草包一样的存在吗?
  
      不过陈玄现在在判官的心里已经是一个能成大事之辈了。陈玄越是沉着冷静判官对于陈玄也就越是看重。
  
      “小子你的心性的确不错。不过接下来老夫说的话你可要听好了!”
  
      判官的话自然是让陈玄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因为看判官此态判官是想要帮助陈玄了。只是怎么帮助?难道说判官手上有什么武技或者是道心功法道技之类的?
  
      按照陈玄之前的实力好像都无法修行道心功法但是道技是可以。只是道技也绝对不是一朝一夕而成的,这个判官到底是在打什么名堂?
  
      “炉火!”判官看到陈玄的眼神的深邃之下一股闪烁不定。就知道陈玄是在猜测自己到底会给陈玄什么样的东西,属于判官也就没有继续卖关子而是直接说了出来。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就像是天上的乌云盖住了烈日狂风暴雨即将到来前的死寂……炉火,陈玄没有想到居然是炉火。
  
      只是……
  
      炉火那样的东西可是非常精贵的,判官有也就罢了居然舍得给自己。只是炉火并没有攻击敌手的效果啊,那种火焰只是用来制符只是一种特殊的火焰。那种温度怎么可能能用来杀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