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逆天神医 >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正邪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正邪


  
    毕云涛当即折返,一路飞跃了逆灵星,来到正阳星之上。
  
    正阳星上黑天涯所在之地,依旧有众多修士聚集于此,领悟那虚无缥缈,难以捉摸的空间之道。
  
    毕云涛一路前行,纵然是来到了黑天涯引力覆盖范围之内也依旧没有落下地来。
  
    “快看!那家伙不要命了吗?怎么还不停下来?”
  
    有修士见到毕云涛御剑而飞的身影,顿时惊诧连连道。
  
    “黑天涯中也敢如此托大,自找死路罢了!”
  
    “我赌他再继续前行不到两千里就会骨肉分离,魂飞魄散!”有修士一脸冷笑着道。
  
    黑天涯中引力之威无穷,越是往里面靠近,这引力便越是恐怖。
  
    如同毕云涛这般在黑天涯中还敢御剑而行,实属少见。
  
    这种做法,到了后面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黑天涯的巨大引力,待得想要停下时,与引力相抗之下,整个人的血肉都会被拉扯分离开。
  
    可若是不抵挡,那便会直接坠入黑天涯那个无底黑洞里,更是丝毫无活命之理。
  
    在众目睽睽之下,毕云涛一路飞进了黑天涯的漆黑深处,那姿态模样,简直就是视黑天涯巨大引力而无物。
  
    “这……”
  
    众人惊呆了眼球,面面相觑着,有人惊道:“那家伙,进入黑天涯了!”
  
    “他那般高速之下,还停得下来吗?”
  
    “当然停不下来!”
  
    一名化神老者轻捏胡须,望着毕云涛消失的身影,一脸冷笑着道:“那般巨大的引力之下,便是肉体强悍的灵体之修,也无法抵挡得了引力拉扯,那小子不过一个普通的半步化神修士,又如何能活下命来?”
  
    “或许,他本就是来此地寻短见的吧!”
  
    “有理,我看那人的模样,也像是来求死的。”
  
    “白前辈言之有理。”
  
    众多元婴之修纷纷附和,心头多有戚戚然。
  
    却说毕云涛这边,一路飞到了黑天涯的漆黑深幽之地,此处的引力到了连他都无法忽视的恐怖境地。
  
    他立马掏出无相剑来,往地面上狠狠一插!
  
    嗤嗤!
  
    此处地面在黑天涯的巨大引力拉扯之下,早已经发生了变化,质地异常的坚硬,比起坚硬的精铁还要坚硬无数倍。
  
    毕云涛这一剑插入地面之上,直接划拉出一道长长的火花。
  
    一股恐怖的拉扯之力传到毕云涛的身体之上,若不是因为他的归真神体防御力惊人,在这道引力之下,恐怕直接会被拉扯成两半。
  
    不过毕云涛既然如此做,自然是有把握的。
  
    他一路滑行了上千里距离,才堪堪止住身形,同时他距离上一次获得无相剑的地方也只剩下了不太远的距离。
  
    无相剑似乎是感应到了自己回到了故地之中,从剑身之上,传来一道兴奋之意。
  
    毕云涛同样有些忐忑,上一次那神秘人对他说若自己成了红尘仙,可来此渡他一程,毕云涛也不知道何为红尘仙。
  
    不过他如今的实力比起上一次到达此处时强上了不少,应该能帮到那人吧!
  
    “前辈!小子毕云涛路过此星,特来拜见前辈,以谢当日传剑之恩!”
  
    毕云涛控制住身形,朝着黑天涯深处大声喊道。
  
    声音若石沉大海,传入黑天涯深处,却不见丝毫回音。
  
    “噫?怎么回事?难道他走了?”
  
    毕云涛心头起疑,再次喊了两句,仍旧没得到回答。
  
    毕云涛有些迟疑,他又前行了数百里距离。
  
    到了此处,毕云涛感觉到一股强悍得无法形容的恐怖引力传来,此处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毕云涛稍微释放出一点神识,竟然神识直接被引力拉扯出去,连收都收不回来了。
  
    “前辈!”
  
    毕云涛再喊了几句,终于,黑天涯深处传来了一道回声。
  
    “是你?”
  
    这道声音,正是上一次给自己传剑的那名神秘修士,亦正亦邪,非道非魔。
  
    “前辈是我!我此次路过正阳星,专程来此看能否助你脱身。”毕云涛忙开口道。
  
    “哈哈!”
  
    当毕云涛这一句话才说完,便听得那黑天涯深处传来一道爽朗笑声,这道笑声初一听之下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可在下一刻,便有如是从九幽之下升起,是厉鬼在黄泉中鬼哭狼嚎,让毕云涛心头顿时一惊。
  
    如此漆黑之下,便是毕云涛艺高人胆大,也不禁升起了几分胆寒之感。
  
    “你真的要来救我?”
  
    那道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声音中,满是幽寒森冷,让人不禁冷到了骨子里。
  
    毕云涛心头一突,心中暗道此人恐怕是个魔头。
  
    上一次毕云涛听到此人发出宏愿,让众生皆成仙佛,愿以一身承万劫,为众生避劫难时,心头便认定他并非是大奸大恶之辈。
  
    可今日这一听,只怕自己的判断有误。
  
    若他真是个魔头,自己将他救出来,不说此人要为祸苍生,恐怕自己第一个便要遭毒手。
  
    一时间毕云涛心头也是七上八下,犹豫不决。
  
    “哈哈!你既然还没想好,便回去吧!”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中满是讥讽笑意。
  
    毕云涛闻言,还真想就此离去。
  
    他杵着无相剑,感受到无相剑上传来的支撑之力,心头升起了一阵愧疚。
  
    当初若不是因为有无相剑在此,自己只怕早就跟师叔祖李琼花一同葬身在黑天涯中了。
  
    也是因为无相剑,自己的剑域境界才顺利晋升到第九重之境,自己却因心中猜测,视恩情不顾。
  
    若自己当真就此离去,跟那忘恩负义之辈还有何区别?
  
    此人便是魔头,也对自己有恩,难道就因心头猜测,视恩情于不顾吗?
  
    毕云涛眼眸中的神情坚定了下来,他再次开口道:“我想好了,我要救前辈!”
  
    “你当真要救我?”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当真要救!”
  
    “你不怕我是魔,要害你性命?”那人再问道。
  
    这一句疑问,也将毕云涛方才心中担忧给点破。
  
    毕云涛想通了之后,自然不会再继续纠结,他笑着道:“晚辈说起来也算是半个魔修,我却知道,正与邪之间,并非是以所修大道判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