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都市逍遥医圣 > 第六百七十九章 有仇必报 上

第六百七十九章 有仇必报 上

  杨业搂着童菲儿使出最大的力量朝楼下狂奔,那把匕首还是插在他的胸膛上面,虽然没有致命,但是刺破了他肺部旁边的血管,加上在剧烈运动,所以一边跑的时候,他嘴里都在呛血出来。
  
    被他搂在怀里的童菲儿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只是当她听到耳边传来厚重而急促的呼吸声时,她确信杨业还是活的。
  
    不知过了多久,杨业的双脚终于踏在了一楼的平地上,他立即将童菲儿放下来,然后一手撑着墙剧烈咳嗽起来。
  
    而童菲儿则是反过来紧紧的抱着杨业,又是哭又是笑,喜悦和激动的心情不言而喻:“哥,你没死,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完朝着杨业的脸上一顿猛亲……
  
    “咳咳,菲,菲儿,我难受……”杨业将脑袋扭到一边艰难的道。
  
    这时候童菲儿才注意到面前男人的胸膛上还插着匕首,她脸上挂着泪痕一脸紧张道:“哥,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不,你到外面去拦一辆的士,去洪门山庄。”杨业摆摆手,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了。
  
    童菲儿知道这个地方很危险,于是她穿着睡衣忍受寒风冲到了外面,因为这边属于主干道,她很快就拦下了一辆的士,童菲儿刚准备转头叫杨业的时候,他已经快步走了过来,拉开后排车门直接坐上了车。
  
    的哥师傅看到杨业嘴角还挂着鲜血,刚准备问什么,杨业掏出一沓钞票递给他,轻声道:“马上走,否则你也走不了了。”
  
    的哥师傅看了一眼那沓厚厚的钞票,然后一把接过轻声道:“坐稳咯!”右手一推档,车轰鸣一声向前面冲了出去。干的士这一行的,什么人什么事都见到过,有些事少见多怪,能赚钱保命就行。
  
    同样坐在后排的童菲儿紧紧的抓着杨业的手,看着杨业躺在闭上眼睛的模样,她心里难受的紧,一边用自己冰冷的手搓揉着杨业的手背,一边轻声问道:“哥,刚,刚才为什么……他们都你已经死了?”
  
    杨业闭着的眼睛睁开了,嘴角微微勾起道:“有一种功夫叫做“龟息法”练到一定程度之后,可以使自己在较短的时间里陷入假死状态,厉害的人可以让自己很长时间都陷入假死状态之中。我刚才也是运气好而已!”
  
    实际上杨业刚才用匕首刺入自己胸膛时,第一下匕首刺入一半的时候,他只是在试探位置,感觉一下匕首有没有误中心脏。虽然他对于人体的各个器官位置都了如指掌,但谁也不会吃饱了没事儿做,拿着刀捅自己的心脏玩。“自杀”时的那一刀必须要贴近心脏,否则古少锋肯定会产生疑心,于是杨业估摸着自己心脏的边缘刺入进去,确定没有刺到心脏后,他再抓着匕首往里推进了一些,这样看上去会更加真实。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再使用龟息法,以元气包裹心脏和肺部,使外人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所以那个西装男检查的时候就确定杨业已经死了。
  
    听完杨业的话,童菲儿拍了拍胸脯,深吸一口气道:“吓死我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的士车快速的驶到了山庄门口,车还没停稳,两个洪门战士立即从旁边走过来,当两人看到车内坐着的是杨业,便挥挥手打开大门放行进去。
  
    张富贵正在熟睡,因为刚刚和杨业从苏州那边回来躺下还不到两个时,听杨业受了重伤,他一下就惊醒了,披上外衣急冲冲的下到了一楼大堂内。
  
    看到杨业身体靠在椅上,胸前还插着一把匕首柄,他脸色一惊:“杨业,这,这是怎么回事?”
  
    “先别了,拿纸和笔过来,叫你的人去帮我找上面的几味中药!”杨业睁开眼睛轻声道。
  
    杨业在白纸上写下几道药名,张富贵立即交给了一个手下,然后坐在了杨业身边:“你怎么会伤成这样?那些忍者还没离开?”
  
    张富贵知道杨业的实力,能够把他伤成这样的,整个洪门上下绝对不会超过五个人。
  
    “是我自己!”杨业苦笑了一声。
  
    张富贵嘴角一抽:“你自己?你自己用匕首插自己?我靠,你在跟我笑话吗?”
  
    之后杨业将古少锋绑架童菲儿的事情经过大概了一遍,听完之后张富贵一拍桌,蹭的一下站起来满脸寒霜道:“这个古少锋,我看他是活腻了,居然干出这个下三滥的事情!今天晚上我就要让他知道得罪洪门是什么下场!”
  
    张富贵的眼中泛起两道仇恨的光芒,五爷之死可以是古少锋一手导致,虽其中也有那些忍者的原因,但若不是太党勾结忍者,五爷绝不会这么早就撒手人寰。
  
    这时候杨业心头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突然道:“不好,古少锋要跑!”
  
    完杨业立即伸手朝胸膛上的匕首抓过去,闷哼一声,右手快如闪电一抽将匕首给拔了出来,一道鲜血随着伤口喷射而出,他立即用手指点在鸠尾穴和四满穴上止住了狂喷了鲜血。
  
    “给我找来纱布,快点!”杨业闷哼一声道。
  
    张富贵不知道怎么回事,杨业为什么古少锋会要逃跑,但他还是立即去找来了纱布和一些白药粉。
  
    杨业将药粉洒在伤口上,并用纱布绕着整个胸膛缠绕几圈,绑紧之后他点燃一支烟,面色苍白的朝张富贵道:“你马上通知于堂主,叫他给我找到古少锋的踪迹,不出意料的话,古少锋现在已经在逃跑的路上了。”
  
    闻言,张富贵低头沉思起来,几秒之后他立即拿出手机拨出了于堂主的号码……
  
    挂了电话之后,张富贵朝杨业道:“果然,古少锋现在已经快到机场了,我们的人一直在监视着他。可是,他明明已经应战了,为什么要跑?”
  
    杨业冷笑了一声:“他为什么要勾结倭国忍者来对付洪门?因为他知道洪门的力量他太党绝对敌不过,如今那些忍者死伤大半,而且洪门向太党下战书,这等于是在告诉他洪门的援兵已经到位了,你觉得他还会不要命的来和你们对战吗?”
  
    “那你的意思是?”张富贵明白了过来,他很震惊杨业的分析能力。
  
    “杀,杀了古少锋!”杨业眼睛微眯,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
  
    *v本s文*/来自\v\v/**\ .i. ,更sq新更t快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