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网游之神王法则 > 第941章 两位白衣人

第941章 两位白衣人

[融兵炼体]一经发动,萧厉脑中便就闪现出了诡异的画面。
  
  首先,他看到了一方壮丽山河,其间有皇城巍峨,有人流熙熙攘攘,宛如一方神国,视角拉远,那片山河竟然是处在一口巨鼎之中,而巨鼎就托着那片山河,周围有九条神龙虚影环绕着,在枯寂的星空宇宙中漂流……
  
  景物变换,萧厉又看到了无数跪俯在地的长袍高冠之人,他们虔诚无比,似在举行一场盛大的祭祀,在他们跪拜的正前方,有一座高台,高台上有一口大鼎!
  
  那大鼎是香鼎,其中插满了燃香,燃香无数,烟丝汇聚起来,形成一团祥云,又有九条神龙虚影在祥云中游动着。
  
  景物再换,有一口大鼎置身虚空中,略有残破,在其周围,有无数身缠彩光的存在大打出手,那些存在都极为强大,而他们缠斗在一切,似乎就是为了抢夺那口鼎。
  
  突然,鼎口爆发七彩光芒,七彩之中,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娃娃缓缓爬了出来。
  
  那小娃娃头生龙角,却不是两支,而是九对,十八支龙角长在他的头上,就好似十八支小辫一般,看起来不坚硬,反而是软软的。
  
  那些身缠彩光的人影立刻停手,他们集体静止了一会儿,突然又更加激烈的出手,这一次却是为了抢夺那从鼎中诞生的小娃娃。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娃娃不知道被谁抢了去,那口鼎却被打的尽是裂纹,却无人再管它。
  
  裂纹密布的大鼎就这样飘荡着,缓缓来到一片半透明、似不存在的世界,就这样坠入了其中。
  
  那个世界,正是起源界!
  
  萧厉脑中还有更多信息闪过,他突然就明白了,那承载着一片神国的鼎,那接受无数人跪拜的鼎,以及那被众多强大存在抢夺,并从其中诞生出龙角小娃娃的鼎,都是一个,正是被自己熔炼的龙纹鼎。
  
  它有许多个名字,比如世界鼎、香火鼎、孕神鼎、化龙鼎……等等等等,却不知它是被何人铸就,但最终流落于起源界,被收在了青莲仙殿的宝库中。
  
  “这口鼎……非同一般,它无比古老!”萧厉心中满是期待,他知道这次绝对不亏,龙纹鼎是不可揣测之宝,绝对可以令他再次开启一项强大的天赋能力。
  
  萧厉却不知道,就在他熔炼龙纹鼎之时,在一处未知的所在,有两个人正在对弈的白衣人齐齐抬首,望向虚空。
  
  这两人一个看起来极为年轻,不过二十来岁的模样,一身白衣翩翩,如世家公子。
  
  另外一个,虽然也是一身白衣,但那白衣却是皱皱巴巴的粗布袍子,那人更是一身苍老气息,头上有十八支白发一般的龙角。
  
  再看两人之间的棋盘,初看普通,但细细观察,其中星星点点,宛如藏着一片浩瀚的星空。
  
  两人手中的旗子也是非同一般,如同一颗颗星辰。
  
  以星空为棋盘,以星辰为棋子,这两人所下之棋,当真可说惊世绝伦了。
  
  年轻的男子突然开口:“小福,有人动了你的摇篮啊。”
  
  “哼!”老者冷哼一声,“那东西是你的又不是我的。”
  
  年轻男子哈哈一笑,右手搓了搓下巴,道:“那个小鬼有点意思,你跟他之间还挺有缘呢,让我看看,喏,他身上有三王烙印,还跟起源神王有关联,与许愿也有因果,身怀小虚天的传承,啧啧……似乎连接引那老魔也在他身上下了注,如果再加上与你的缘法,这小家伙了不得啊。”
  
  老者道:“他不过就是用了我的登龙道和跃天门而已,与我之间算什么有缘,用过登龙道和跃天门的人多了去了。”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是这么简单么?他现在可要收了你的摇篮哦!”
  
  老者似乎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一皱眉,道:“还下不下你的棋了?”
  
  “下下下!”年轻男子笑了笑,“小福你不要这么急嘛。”
  
  老者冷哼,又道:“对了,你打算多久之后撤掉心灵法则,外边的那几个家伙不赖,似乎我们之中也出现了内鬼。”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道:“心灵法则维持不了多久,待傲来那里完全放开灭绝封命,我也会撤掉心灵法则,到时候没有了系统之力,我们对起源界的掌控将削弱到史上最低,但也只有如此才能不破不立……”
  
  老者叹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我所图与起源不同,与三王大概还可以合作,许愿神王不用忧心,接引老魔虽然有大野心,但也要依托起源界,可是另外几个……”
  
  年轻男子道:“那还要等起源神王彻底沉睡之后再说,我最担心的反而就是起源神王,他所求的是万法全通,证悟一切,凡人生死不看在眼里,起源界的有无也不在意,我们在他沉睡之前,都只是下棋之人,虽有棋子,但下的只是界内棋。”
  
  老者道:“不错,我们在这起源界,也是一种被困啊,想要重返星空不易,而无数年来的心血,我可不想荒废了。”
  
  年轻男子突然又笑了:“大世来临,也许这颗棋子能有大用也说不定?”
  
  老者摇了摇头:“太难太难,除非小虚天能苏醒,帮他一把,不过若是小虚天无碍了,又何须靠他?”
  
  “事事难料,总有缘法造化,这不是你所坚持的理念么?”年轻男子笑了笑,“我们就拭目以待吧,好在还有那尊星空战神,形势不算太糟。”
  
  老者点了点头,道:“说起那星空战神,你可能看出端倪,他很强大,闯入起源界到底有何图谋?”
  
  年轻年轻男子摇了摇头,道:“那尊星空战神只怕与许愿神王一样,是来自另外一片星空的,他也在寻找着什么,一个人或一件事物,也许跟许愿神王的目的是一样的,谁能明白呢?”
  
  “另外一片星空……”老者目中闪出一丝光彩,“如果能脱离者起源界,重返界外,我一定会去那片星空看一看,天外有天,宇宙浩瀚无尽,星空之外更有星空,突然好期待啊。”
  
  年轻男子笑了笑:“下棋吧,想脱离起源界?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