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最强升级系统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兮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兮


  刘懿本以为徐鹰真会做的很勉强,没想到,他的速度和之前的比起,也没见慢多少。
  带到徐鹰将第三座宫殿也收取,并与手里的那座【之前两座合的】合在一起。这时候圣天翊他们也还没有见追到。
  刘懿也不打算继续在这里继续冒险,毕竟在这里没法动用灵力,他们怎么也不可能是圣天翊的对手。
  “仙子,你在这里还有没有要办的事,如果没有,那我们就先回去如何?”刘懿问。
  “没了,不过,你们带着我们直接离开爻天府吗?”九黎问。
  “可以。”
  大道核心是能够衍生一个世界的核心,他其中所蕴含的空间力量,本就是极其强大的。虽然如今还没完全开发出来,但送他们离开一个还不如死地水平的空间,还是能够办到的。
  “那就离开吧!”九黎道。
  刘懿带着他们二人刚从东王山消失一会,圣天翊便带人到了这里。
  看着东王山上被卸开的巨大口子,圣天翊咬牙切齿地道:“还是来晚了,宝物被这贼子拿走了。回去准备一下,我们去神州找他,我到要看他到时候怎么跑。”
  “老祖宗,我们也可以离开爻天府吗?”圣天钧有些兴奋地道。
  他投靠爻郗虽然是假的,但他想要离开爻天府的心可是千真万确的,如今听到圣天翊说能够出去,他心中的喜悦难以隐藏。
  “以前不可以,但现在我们有爻郗的那些宝物,肯定能离开。”圣天翊道。
  “圣天前辈,圣天兄,你们能不能先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季清风看此时也暂时不用去追刘懿了,便急切地询问缘故。
  圣天翊瞥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你小子困季辅那事,我现在很想抽你一顿。如果你能够改过自新,将来为我办事,我不计较你这些,不然,休怪老夫。至于你要知道的,你让钧儿告诉你。”
  圣天翊说罢,先走了一步。
  而圣天钧则是在后面与季清风说他与圣天翊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是原来是从圣天钧小时候就开始了的,那时候圣天翊推算道将来爻天府内会发生一次劫难。
  他就想通过自己培养一个合适的卧底,等到劫难发生之时,打入敌人内部,然后借机翻盘。
  而这个卧底,便是圣天钧。
  所以,从那时候起,圣天钧便成为了一个十分叛逆的人,对外处处透露他对圣天翊的厌恶。
  那时候他不知道带来劫难的人会是谁。在不久前,他以为给他们带来劫难的是爻郗。但如今,他才知道,这个人其实是刘懿。
  只是,他的这个卧底,已经用了,没法再用一次了。
  刘懿他们离开爻天府,他是直接将他们带到了代郡皇宫内。
  到了代郡之后,徐鹰去疗伤,九黎回兵家神殿,刘懿则是去和自己的皇后亲密去了。
  ……
  同一时间,在稷下学宫。
  一座刻录着密密麻麻的阵法的宫殿之中,此时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悠悠醒来。
  她睁开眼,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她揉揉眼,问道:“你们是谁?我是谁?”
  在宫殿之中,为首之人是孟乘,在孟乘身边的是夫子,以及韩邻等人。
  “我们是稷下学宫的人,我是你师尊,孟乘。你叫兮,因为一次任务,受了伤,昏迷至今。”孟乘上前和蔼地道。
  “师尊?我叫兮?”她努力地去想,想要想起一些关于这些事的记忆,但怎么也没法去想。
  “不要勉强你自己,如果实在想不起来,那就不用去想了。以后好好和他们相处,把他们当家人一样。”孟乘指了一下韩邻他们,说道。
  “他们,家人吗?家人,我好像记得我有一个家人。”她好像被唤起一个记忆。
  “你以前确实有家人,但因为你家人去世了,你才拜入稷下学宫的。他们也没法再复活了。”孟乘叹息道。
  “是吗?可我怎么觉得我父皇还活着,嗯?父皇?父……”她突然抱着头,十分痛苦地嘶吼着:“啊……”
  孟乘连忙手中捻诀,一道灵力笼罩在她的身上,她这才慢慢昏睡过去。
  看着在昏睡的她,孟乘与众人说道:“我们先离开吧!不要打扰她休息。”
  他们离开宫殿后,众弟子散去,只剩夫子与孟乘一起。
  夫子有些担忧地道:“她也会那些神通吗?而且,时间长了,她会不会想起爻郗的记忆?那到时候也同样是一个不可控的。”
  孟乘摇摇头,说道:“她现在能够想起来的,就已经是最多的了。现在想不起来的,以后更加想不起来。至于那些神通,这个完全可以放心,她肯定是完全继承了的。”
  “那希望一切顺利吧!毕竟时间越来越近了。”夫子道。
  “这个我倒是不担心,我现在担心的,反而是九黎。”孟乘严肃地道。
  “九黎?为什么?”夫子问。
  “她的实力太强,而且,此人一旦对任何人起杀心,是很难阻止的。上一次在北海,她说了要杀爻郗,在北海完全重启之后,她真杀了爻郗。
  那一次爻郗并未真正死亡,应该是进了爻天府。九黎后来去了一趟爻天府,爻郗现在死了,应该就是她做的。她要是因为上次祭酒派我去助爻郗而记恨我们稷下学宫,这可能会是一个大麻烦。”
  孟乘对于爻天府的存在是知道的,对于九黎去爻天府的事,他也知道。
  毕竟九黎那样的人,一旦有什么动向,稷下学宫是必须要知道动向的。
  “她应该不会记恨的吧!毕竟现在爻郗也死了。”夫子道。
  “万一她见到了兮的时候,有所联想呢?”孟乘还是有些不放心。
  “兵家神殿难道不会稍微管制她一下吗?如果让她与我们稷下学宫结仇,这可能会导致我们稷下学宫与兵家神殿的全面战争,这应该不是兵家神殿希望的吧!”夫子道。。
  “据我所知,玄镜不管她,对她十分放任,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一定要小心,尽量不要让兮外出,让外人见到她。”孟乘道。
  “行,这一点我会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