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山沟皇帝 > 第四百八十章 唐贼满万不可敌

第四百八十章 唐贼满万不可敌

    不用旁人提醒,他都知道前头的那个被明军骑兵保护着登船的明军官员肯定是个伪明大官,而且极有可能就是伪明广西巡抚,因为那人穿着绯红色的文官官袍呢!
  
      伪明官员的官袍可是分等级的,没有四品以上,是不能穿着这种绯红官袍的,而出现在明军之中的文官,并且还是被精锐骑兵们带着第一个逃走的,不用问都知道肯定是这支明军的主将!
  
      而能够率领一支八千明军,而且还是清一色的正规军,并不是那种临时征召而来青壮、民夫所组成军队,这样的人在整个广西都没几个,而且这支明军是从梧州开过来的,那么也就说明了,领军的人应该是广西省城过来的高级官员,品级怕是要从三品以上。
  
      这样的伪明大官抓了或者杀了定然是大功一件!
  
      但是现在距离有些远,而且对方也已经正在登船了,同时靠近河边后自己的这些骑兵也就无法冲起来,一旦没有了速度到时候他们这些骑兵可不会比步兵的战斗力更强,届时他们恐怕要被逃跑而来的明军溃兵彻底所淹没。
  
      所以尽管前头的伪明大官诱惑力很大,但卢愚之还是忍住了,把手中马刀上的血迹直接在马背上擦拭了后,他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马刀,然后带着骑兵们继续小跑。
  
      伪明的大官是抓不住了,但是眼前的这些明军溃兵还是要尽可能的留下来,不能让他们都跑到船上去了。
  
      所以卢愚之再一次带着骑兵们发起了反冲锋,对着那些朝着河边逃跑而来的明军溃兵发起了进攻!
  
      这个时候,已经是全无斗志,一心想要逃跑的明军溃兵看到骑兵朝着自己而来,根本就没有抵抗或者直接冲上去的胆量,而是很自觉的朝着两边跑去,以躲避骑兵的追杀!
  
      卢愚之们此时也不着急着杀更多的明军,而是尽可能的把他们冲散,然后阻拦他们朝着河边的大量明军船只跑去。
  
      此时卢愚之他们就像是赶羊一样,把这些明军溃兵赶得到处跑!
  
      当然了,卢愚之的骑兵终归是数量有限,而且经过连续冲锋厮杀后,骑兵们胯下的战马都已经是汗水淋淋,并喷出白气了。
  
      这些战马本来就是不适合乘骑作战的西南马,体能有限,经过如此剧烈的反复冲锋厮杀,这些战马的体力已经是被消耗了差不多了!
  
      为了避免战马的体力彻底耗尽,让自己置身于极度的危险之后,卢愚之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不少对面明军溃兵绕过自己的骑兵,跑向河边的船只然后手忙脚乱的爬上船只。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就算是让部分明军溃兵跑掉又如何,他们能够留下来的明军溃兵将会更多!
  
      此时,卢愚之道:“让他们投降,否则杀无赦!”
  
      这么多溃逃的明军,短时间内杀是杀不完,拦也是拦不住的,要想留下更多的人,最好的自然是让他们自己投降!
  
      于是乎,这两百骑兵一边依旧奔跑于河边驱赶着明军溃兵,同时齐声大喊着:“缴械不杀!”
  
      当骑兵们开始喊出招降的口号后,很多已经是逃命无望的明军士兵很自觉的扔下了武器,然后就地跪下投降!
  
      只要能够活命,投降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件耻辱的事!
  
      之前大唐陆军没有开始招降之前,就已经有众多明军溃兵主动向第二骑兵营投降了,只不过那个时候第二骑兵营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处理那些俘虏,所以是置之不理。
  
      但是现在,大唐陆军的第二骑兵营正式招降了,而且还是挡在他们逃向河边的正前方,当下这些明军士兵们就是分成了三部分。
  
      一部分,也是大部分开始朝着两边跑去,这上不了船不代表不能继续逃跑了啊,其他方向也是可以逃命的啊!
  
      一部分不死心,则是继续向着河边逃跑,这些人里有的很幸运,绕过了第二骑兵营的追杀,而有一部分则是没什么幸运了,死伤在第二骑兵营的刀下。
  
      也有一部分明军士兵彻底绝望,很干脆的放下了武器然后跪下投降,也有一部分倒霉蛋想要逃跑的,但是却直接撞到第二骑兵营前头,他们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可选项,想要活命只能是投降,于是乎很多也是投降了。
  
      此时,已经上船的卫严看着河边的这一幕,露出了悲愤之色:“他们只有两百骑兵啊,只有两百骑兵啊!”
  
      明军大军之前足足有八千多人,哪怕是之前已经跑掉了一部分,又死伤了一部分,但是依旧还至少有四五千人呢,然而这些人,竟然是被区区两百骑兵挡住了前路不敢冲过来!
  
      只要这些这些将士有足够的勇气,他们完全可以冲过这两百伪唐贼军的拦截,从而逃上船来。
  
      但是现在,岸上的明军溃兵却是根本没有一战的勇气,他们只知道逃跑和投降,能跑就跑,跑不了就投降,根本就没有人朝着第二骑兵营发起冲击,然后冲向河边上船!
  
      卫严不理解,甚至是满脸的悲愤!
  
      他下令撤退的时候,就已经是预料到会有一场大溃败,也会死伤惨重,但是他也是提前做好了准备,河边的船只已经是有人扬帆了,只要大军逃到船上,那么伪唐贼军那些旱鸭子根本就无可奈何。
  
      这样的话,就算是有一些死伤,但是死伤也会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但是现在呢,情况的变化却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己方在后头的四五千大军,竟然是被区区两百名贼军骑兵拦住了去路,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的大军竟然还不敢冲过来!
  
      “该死,他们怎么能这样!”卫严这是恨铁不成钢啊!
  
      当他看到越来越多的明军士兵开始跪下投降,而且逃跑的士兵也不是逃亡河边登船,而是朝着河边两岸跑去时,终于是叹了一口气。
  
      对着身后一群只比自己慢一步撤退并顺利登船的将领们,然后有气无力道:“扬帆走吧!”
  
      岸上的四千多大军已经是回不来了,他们或者是投降,或者是逃散,但是就是回不来了。
  
      船只陆续起航了,然后卫严整个人的脸色依旧难看的很,这最后一刻,顺利逃到河边并上传的将士,怕是两千人都不到。
  
      而这两千人里头,还得包括之前被他先派遣登船的抚标营五百人,如果再扣除将领们所率领的亲兵以及嫡系部队千人,最后顺利撤退登船的普通士兵,怕是五百人都不到。
  
      八千大军,最后只剩下两千多人,五千多将士或死伤或失散,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惨败!
  
      如此惨败,自己该如何向总督大人王越交代啊!
  
      再一次叹气后,卫严看着船下滚滚而流的江水,深吸一口气,然后朗声道:“唐贼满万不可敌也,今日众将士虽然拼死力战,却是依旧不敌贼军火器,今日惜败,本官还有何等面目面对皇上,面对广西数百万百姓,今日唯有一死以报君恩!”
  
      高声言罢,他再一次看了眼船下的江水,然后一咬牙眼睛一闭,就是纵身跳了下去!
  
      但是他这跳水之前的一番高喊,早已经是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等他纵身跳下河的时候,立即有人大喊:“大人,不可!”
  
      于此同时船上瞬间就有十几个人噗通噗通的跟着跳了下去救人!
  
      有十几个人跳下来救人,这卫严是想要死都难!
  
      不用几分钟,就是被一群人拉着上了船!
  
      这卫严上船后,大呼:“大胆,尔等这是要坏我卫严一世清名吗?”
  
      此时,有人连忙上前道:“大人,不可轻生啊,还请留待有用之身抗贼!”
  
      “是啊,贼军如今正在肆虐贵州广西两省,正是需要大人出力抗贼的时候,怎可轻生呢!”
  
      此时,卫严的新师爷吴暖志也是一脸正色上前道:“大人,恕小人妄言,大人身为天子门生,广西巡抚,我大军统帅,这性命早已经是陛下的,是黎明百姓的,是我等将士的,怎可为一己清名而妄自轻生求死,你死了一了百了,却让天子、百姓、将士该怎么办?”
  
      卫严听着众人的话,张嘴想要辩驳什么,但是最后却是没有出口,最后只是再一次深叹一口气道:“唉,今日之败,本官难恕其罪,会亲自上折子请求陛下降罪的!”
  
      听到卫严这么说,众人都是齐齐松了口气!
  
      此时卫严也是心中暗道:尼玛,这大冬天的水真冷,回头得喝一大碗药,免的受了风寒,不然的话,本官这把老骨头可受不了!
  
      不过虽然冷了点,但是这场戏总算是演完了,靠,以前那个王八蛋带的头,大军惨败后主将要以死谢罪的,搞的经常有人打了败仗后演这么一出,但是偏偏还死不了!
  
      因为最后他们总会被救!
  
      没错,早在下撤退命令的那一刻起,卫严就已经是知道,自己得自杀一次,要不然的话,这请罪的折子都不好写!
  
      自杀方式那么多,但是如今这种情况下跳水最安全,自己的亲兵不少都是精通水性的,而且现在还只是在江边,这水也不深,顶多就是到胸口,只要自己不是倒霉到家,想要淹死还真难!
  
      不过即便是演了这么一出戏,这请罪的折子还是不好写啊,毕竟不管怎么说,八千大军惨败,只剩下两千多人回来都是事实!
  
      己方的损失是无法缩小的,因为八千大军出征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根本无法作伪。
  
      不过倒是可以略微地夸大伪唐贼军的实力,说是有一万五千,不对,至少是有两万贼军来袭,而且贼军拥有千斤重炮至少五十尊,数百斤的碗口炮也有两三百尊。
  
      更有精骑上千!
  
      并且是人人不畏死!
  
      我军死战不退,战死过半,最后实在是打不过才撤退的。
  
      这打了败仗,总不能说是自己太无能啊,不能说自己太无能,那就只能说敌人太强悍了。
  
      于是乎,不用多久,卫严就是写好了一封折子,然后派遣快船南下前往梧州!
  
      这折子上除了请罪和推脱之辞外,为了强调伪唐贼军的强悍,他把自己跳水之前喊的那一句‘唐贼满万不可敌也’也给写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