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圣武星辰 > 1396、残酷的擂台战

1396、残酷的擂台战

    仙鹤死了。
          仙鹤当然死了。
          还是李牧亲自出手,送他上路。
          以仙鹤的所作所为,死不足惜。
          花想容和小妖祖听到这个消息,都没有掩饰自己的震惊。
          李牧面色不变,道:“是吗?找到凶手了吗?”
          战神叶狂浪看着李牧的表情,心中那一丝疑虑越发浓郁。
          但事已至此,再追究好像是已经毫无意义。
          毕竟李牧已经是仙古长卷上的人,现在追究仙鹤之死,难道要杀了李牧,为仙鹤报仇?
          不现实。
          但叶狂浪的心中,对于李牧的印象,却是极坏了。
          “明日就是仙古擂台战,你修炼的如何了?”战神叶狂浪转移了话题。
          这话是问李牧的。
          李牧正好也有一些事情,想要弄清楚。
          “还可以……战神殿的试炼空间,可以模拟太始道尊和牧云仙主吗?”李牧问道。
          战神叶狂浪神色奇怪地看向李牧。
          “怎么?你想要与这两位巅峰战斗?呵呵,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过头,就是狂妄了,那两位是何等人物,我战神殿虽然是万仙福地七大势力之一,想要模拟出这两位,却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劝你,还是死了这颗心吧。”
          他淡淡地道。
          李牧表面上面色不动,但内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战神殿的二十一根石柱试炼空间,其实是无法模拟太始道尊和牧云仙主?
          那自己在第二十根和第二十一根石柱试炼空间里,难道遇到鬼了吗?
          如果不是看到叶狂浪的表情一本正经,李牧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我打通了二十一关。”李牧想了想,如实说道。
          战神叶狂浪的脸上,也并未有什么惊色,说道:“悟道大会上,你就可以斩杀仙圣,所以打通二十一关试炼,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最后一关的守关者,也不过是仙圣中阶而已。”
          李牧听了,心中的判断,已经彻底确定。
          自己只怕是触发了某个特殊的条件,导致战神殿的试炼空间,发生了某种异变,进入了一个特殊的二十一关模拟环境。
          他又想起了最后一关中,牧云仙主的话。
          难道自己的体内,真的流淌着当年某个大能的血脉吗?
          从而导致战神殿试炼发生了异变?
          旁边的花想容和小妖祖,都看了一眼李牧。
          很显然,他们也有点儿被叶狂浪的话给惊到了。
          这位战神殿的殿主,莫非是从未自己使用过修炼秘境,所以压根不知道,二十一关修炼秘境之中,到底有什么。
          李牧使了个眼色,压着心中的疑问。
          三人随战神叶狂浪一起,前往离开了战神殿。
          至此,试炼算是完全结束。
          ……
          ……
          翌日。
          风和日丽,碧空如洗。
          天色蔚蓝犹如纯净海面一般。
          万仙福地中央祭坛大殿中央,一道白银色的光柱,冲天而起,刺入天穹深处。
          旋即,原本蔚蓝如洗的天空,骤然暗了下来,变成了幽幽的暗青色,一道道古怪的图画出现,仿佛是一座恢弘的迷宫一样,覆盖着整个万仙福地。
          仙古战场擂台赛,终于要开启了。
          轰隆隆!
          天空之中,空间破开。
          一座直径十里的巨大圆形擂台,从虚空之后缓缓地漂浮出来。
          仙古擂台。
          一座号称可以承受巅峰仙圣级强者战斗的擂台。
          平日里,它隐藏在虚空中,等到那一扇门产生了钥匙,需要开启仙古战场的时候,通过祭坛的力量,就可以将其从虚空之中召唤出来。
          褐色的岩石,斑驳的纹理,淡淡的青苔。
          古老,沧桑,神秘,透着残酷的死亡气息。
          这座巨型擂台,就像是一个埋藏在洋面之下的巨型飞饼一样。
          李牧身处在中央祭坛大殿的偏殿中。
          他原本以为,在真正的战斗开启之前,会有一场盛大的仪式。
          比如祭祀啊,祭天啊,祭祖啊之类的。
          但是,没有。
          擂台战就这么突然开始了。
          偏殿中有仙道水镜术,宛如全息投影屏幕一样,在前面铺展开来,视角完美,可以清晰地看到擂台上的一切。
          随着擂台出现,虚空之中一阵奇异的震动,仙古战场的第一场,就直接开始了。
          两道流光,从中央大殿之中飞射出去,落入在了仙古擂台上。
          是两名李牧不认识的仙者。
          实力都在仙皇之下,仙君巅峰。
          这场战斗,是无规则生死战,不死不休。
          最终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去。
          嗡嗡嗡。
          一开始,一道蔚蓝色的壁障,将整个擂台分割成为两部分。
          来自于镇仙塔阵营的红面道士,和来自于诸神殿阵营的黑衣剑士,各自站在蓝色壁障的两侧。
          “镇仙塔下属,东圣洲镇妖阁流心真人。”
          “诸神殿下属,东圣洲灵泉剑宗赵无极。”
          两人先后通报了名字,走形式一般行礼回礼。
          然后,蔚蓝色的壁障,明灭不定地闪烁了起来,仿佛是某种倒计时。
          流心真人和赵无极两大仙君大圆满强者,神色都凝重了起来,眼眸之中流转出疯狂的杀意,就像是斗兽场之中的两个野兽一样,一旦蔚蓝色的壁障消失,他们就要冲过去,用尽一切手段,疯狂地杀戮,将对手毁灭。
          李牧在片殿中,面无表情。
          这两个仙者,他都不认识。
          “他们都是从外面的强者中,精心选择的仙皇之下的强者,能够为两大势力出战,是他们的荣幸。”
          战神叶狂浪淡淡地道。
          他就坐在李牧、花想容和小妖祖的前面。
          这座偏殿里面,只有他们四个人。
          其他人,都在不同的偏殿中。
          中央祭坛大殿恢弘浩大,可以说是仙界第一建筑也不为过,将仙道文明的成果展现的淋漓尽致,在它周围,一座座偏殿仿佛是拱卫主殿的忠诚士兵一样,足足有数十个。
          前来参加这一次仙古擂台战的武道强者,被带入不同的偏殿。
          战斗的次序和对决的人选,都是由仙古长卷来决定。
          在属于自己的战斗开始之前,每个人都不会知道,自己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对手。
          哪怕是七大势力的掌控者,也不知道。
          轰!
          水镜投影屏幕上,传来轰鸣声。
          随着蔚蓝色壁障的消失,流心真人和赵无极两大仙君级强者的战斗,在一瞬间,就拉开了序幕。
          这两个人的实力修为,放在外面,绝对是站在巅峰梯队的那一个层次。
          但是在仙古战场上,却是毫无疑问的金字塔底端。
          战斗的画面,不管是多激烈多血腥,都无法让观战者们产生太多的心理波动。
          事实上,从战斗一开始,李牧就已经判断出了这场战斗的胜负。
          果然,在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胜负分晓。
          代表镇仙塔阵营的流心真人,以镇妖阁的秘术,成功地引动天雷地火,将赵无极击杀,炼化成为了一堆黑色的灰烬,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当然,也是一场惨胜。
          流心真人身披数十处剑伤,鲜血淋漓。
          一道银色流光,从天而降,将流心真人包裹在其中,缓缓地托举起来,最终到了距离仙古战场大约一千米之外的一处虚空之中,暂时固定下来。
          银色的光团,仿佛是一个囚牢,将胜利者囚禁在其中。
          “那是待定区,擂台上的获胜者,将要在这里等待着接下来的比赛结果,三个场次为一个阶段,争夺一柄钥匙,如果一方可以连胜三场,钥匙便是他们的。”
          战神叶狂浪今日显得很有耐心,仔细地解释了起来。
          小妖祖说道:“如果是两胜一负呢?两胜的一方直接获取钥匙吗?”
          战神叶狂浪并未回头,淡淡地道:“不。”
          小妖祖道:“哦?那应该如何计算?”
          战神叶狂浪回过头来,看了小妖祖一眼,冷森一笑,道:“两胜一负的话,三个胜者会被重新传送回擂台上,进行加场战,一直到其中一方的人,彻底死光,钥匙将归属于胜利的一方。”
          小妖祖一怔,旋即道:“这不公平,加场战岂不是要二打一?”
          因为是无规则的生死战,所以仙古擂台上,不会出现平局,两胜一负的结果,意味着肯定有一方最终有两人,而一方只有一人,加场战肯定是二打一。
          叶狂浪回过头去,淡淡地道:“修仙者的世界,从来没有什么公平。”
          小妖祖沉默了。
          这个时候,又有两道流光,从不同的偏殿里流射而出,落在了仙古擂台上。
          新的战斗开始了。
          依旧是仙君级的战斗。
          这场战斗结束的很快,大约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分出胜负,最终获胜的仍是来自于镇仙塔一方的强者,一个身形魁梧宛如铁塔的秃头大汉,使用一对锁链飞锤,活生生地将对手轰死,砸成肉酱。
          远处银色光团中,一边调息恢复,一边关注着战斗的流心真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镇仙阁连胜两场。
          这意味着不管接下来的第三场胜负如何,镇仙阁都居于绝对的优势地位,哪怕是加场战,以二敌一,也稳稳地占据着上风,活下来得到钥匙,进入仙古战场的概率,很大。
          连输两场,战神叶狂浪的情绪,没有任何的波动。
          很快,第三场擂台战开始。
          咻咻!
          两道流光从不同的偏殿中飞射而起,落在了仙古擂台上。
          李牧眼眸一凝。
          因为代表着诸神殿一方出场的人,赫然是曾经镇仙塔的天才弟子,后背叛镇仙塔加入诸神殿的灭无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