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中文网 > 圣武星辰 > 0755、青狐村的危机

0755、青狐村的危机


      “她已经离开【狐神之据】了,你们的算盘,打错了。”
  
      令狐神翼拄着拐杖道。
  
      他脸色青灰,生机弥留,整个人死气沉沉,体内的伤势,经过刚才的数次交手,旧伤未愈,再添新伤,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
  
      “呵呵,走了?”魏斯年冷笑了起来:“我怎么不知道?魔蛇渊的密探,暗中关注你们太长的时间了,令狐神翼,你以为,你将青狐神从神庙之中救出来,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吗?”
  
      令狐神翼一怔。
  
      知道他身份的人有,但也应该是青狐族的高层,却绝对不应该是魔蛇渊的人。
  
      最近有消息传出,青狐族父子,已经死在了天狐秘境之中,所以,这个村落,暂时是安全的才对。
  
      魔蛇渊抢在了青狐族之前,来到这里,血腥杀戮,想要找到碧言……事情有点儿不正常。
  
      “整个【狐神之据】的一切,都在我魔蛇渊的掌控之中,自从碧言觉醒了青狐神血脉之后的第一刻起,我们就已经在关注她了。”魏斯年微微一笑,道:“毕竟,觉醒了神灵血脉,体内就有了神血啊,蕴藏着成神的秘密,我魔蛇渊的吞噬之法,正好可以利用神血,呵呵,所以,你从青狐神庙救走重伤的碧言,然后躲藏在这里,自始至终,整个过程,都在我魔蛇渊的掌控之中,之所以现在才出手,只不过是在等待时机而已,现在,时机到了。”
  
      令狐神翼听到这里,一下子,就明白了很多事情。
  
      比如当日,他感应到了碧言的危险,前往青狐神庙救人的时候,就曾察觉到,事情比自己想象之中的顺利。
  
      好像是有人,在暗中帮助了他。
  
      现在看来,是魔蛇渊的人。
  
      他们帮助他救出碧言,然后再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将碧言抢走。
  
      这样,不会引起其他各族的怀疑。
  
      这样,风险最小,收获最大。
  
      很可怕的算计。
  
      令狐神翼看着魏斯年。
  
      天狐秘境之战,青狐少主,风行云,叶天邪,鬼蛊圣子等巅峰天骄,一一陨落,唯有这个人,却活着走了出来。
  
      不简单啊。
  
      幽深的城府,冷酷的阴谋,精密的算计。
  
      这才是当初紫薇星域的四大天骄之中,最可怕的一个吧。
  
      令狐神翼道:“如果你们真的密切关注着这里,那就应该知道,我已经将她送走了。”
  
      魏斯年笑了笑,一步一步地来到青竹院落之外,道:“令狐神翼,你昔年也曾是青狐族长,主宰过青狐神庙,知道六大族的秘密,也了解我魔蛇渊的底蕴,所以,不要做那些无谓徒劳的抵抗,也不要试图用这种言语上的诡辩,让我改变主意,我的要求很简单,交出碧言,我今日只取她一身神血,并不杀她,你还有救她的机会,这是你的最佳选择,你若是负隅顽抗,那这个村子里躺着的尸体,就是你的下场。”
  
      令狐神翼看着已经被大火焚烧,再难回到过去的村子,眼中有悲哀悲恸的神色。
  
      昔年追随着他,哪怕是在他被算计,不得不禅让了青狐族长之位之后,依旧死心塌地效忠于他,陪伴他生活在这个小村落之中的青狐修士,今日一战,几乎全部都战死了。
  
      “就算是我交出碧言,你也不会留下任何的活口。”令狐神翼压抑着心中的悲哀和愤怒,道:“因为你不想让其他种族,知道碧言神血的下落。”
  
      在这样的时候,曾经身为青狐族长的他,心中无比的冷静,清晰地判断局势。
  
      魏斯年又笑了笑,并不意外:“不愧是当年仁义智计的青狐族长,可惜了,当年你若不是妇人之仁,如今天狐族的风云,还在你身,何至于,连亲信心腹妻子儿女都保不住……你说的也许对,但你并没有别的选择,不如试一试,也许我会一时心软,网开一面呢?”
  
      “杀。”一位站在令狐神翼身边的青狐修士,怒吼一声,出剑,飞刺向魏斯年。
  
      寒光一闪。
  
      这个年轻而又富有天赋的青狐修士,化作一团血浆爆裂开来。
  
      魏斯年甚至都没有出手。
  
      是他身边的王级护道人,只是屈指一弹,就将青狐修士击杀了。
  
      “三弟!”
  
      “我和你拼了。”
  
      又有两个年轻的青狐修士怒吼着冲出小院去战斗。
  
      令狐神翼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并没有阻止。
  
      这都是青狐族最优秀和最忠诚的年轻人啊,可惜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了。
  
      小院落的阵法,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院子里的草木已经开始枯黄,泉水已经干涸,青竹篱笆也黄叶飘落,只怕是再有一炷香的时间,阵法一破,院子里的所有人,都会死,而且为了逼迫出碧言的下落,魏斯年会用什么样的可怕手段,不敢想象,所以,此时战死,未必是最惨遭遇。
  
      嘭嘭!
  
      两个年轻的修士,被轰成了血雾飘散。
  
      “怎么,还要让忠诚于你的老人的后裔血脉,继续这样战死吗?”魏斯年不紧不慢地笑着,施加压力。
  
      令狐神翼叹了一口气,道:“他们是为了青狐神血脉而死,死而无憾,今日,就算是杀尽我们,青狐神也不会出现的,你就……”
  
      话音未落。
  
      轰隆!
  
      天空之中,一道奇异的震响传出。
  
      然后虚空涟漪荡漾,一袭青衫的身影,从虚空涟漪之中走了出来。
  
      风姿绰约,碧翠如玉。
  
      正是青狐神碧言。
  
      “碧言,你……”令狐神翼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惊,一脸的绝望。
  
      这几日以来,为了防止碧言真的去做傻事,为了那个叫做李牧的男人去送死,他不得不出手,将碧言封印在村落最后小世界里面,希望等到风波过去之后,再放她出来,徐徐图之,没有想到遇到了魔蛇渊袭来,本以为小世界可以掩护碧言,谁知道碧言竟然强行从里面破封而出。
  
      这一下子,全都完了。
  
      而魏斯年的脸上,果然是也露出了无比开心的笑容。
  
      “太好了,主动送上门,这一下子,不用有任何的顾忌了。”他挥了挥手,道:“强攻,攻破小院阵法,将这个女人,给我拿下。”
  
      魔蛇渊的高手瞬间齐齐出手,轰击阵法。
  
      “碧言,你……他们都白白为你牺牲了。”令狐神翼又惊又怒。
  
      碧言看着眼前这位老人,和印象之中的父亲形象,逐渐重合,但却又有些陌生。
  
      “父亲,贪生怕死不是青狐神所为,若今日不能庇护村落,那战死又何妨?李公子说过,这世间,每一个生灵,生来平等,不应该由其他人为我牺牲,神明的责任是庇护信徒,而不是让信徒为自己牺牲。”碧言神色坚定而又从容。
  
      令狐神翼还想要再说什么。
  
      碧言正色地看着他,道:“父亲,我尊重您的牺牲,但是,请你也理解我的坚持。”
  
      令狐神翼一下子就说不出来话了。
  
      而也是在这一瞬间,轰鸣声之中,小院落的阵法,轰然崩碎。